中国最大最专业的纪实作品网站!
纪实中文网 申请入会 文学志 文集出书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综合资讯 >

“昆仑之子”王宗仁: 生命和文学之根扎在宝鸡

发表时间:2019-04-29 09:38 内容来源: 作者:

当天,他没有出猎,在山坡上挖了个坑,将那只藏羚羊连同它那没有出世的孩子掩埋了。同时埋掉的还有他的猎枪……”当著名导演陆川在央视《朗读者》栏目的舞台上把散文《藏羚羊的跪拜》声情并茂地读出来时,收看节目的观众早已泣不成声。

这篇散文的作者叫王宗仁,从1955年在宝鸡扶风发表处女作以来,64年间,他奔波辗转于青藏沿线和祖国各地,定居北京,但他却总说:我的心在宝鸡,因为我生命的根和文学的根都扎在那里!”

再回首:故土难忘 六十年乡音无改

初见王宗仁,很难想象,眼前这个年高八十的老人,是个已离开家乡近一个甲子的人。因为无论是他身穿的毛线马甲,还是说话举止,甚至他与老伴之间的交谈对话,都让人觉得仿佛是在西府大地的某位老人家中采访。乡音无改,言必称“乡党”,在熟悉的乡音中,王宗仁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中。

王宗仁出生于宝鸡扶风县杏林镇长命寺村,这里是东汉著名文学家、史学家班固长眠之地,北有周原遗址,南有东汉经学家马融讲经之绛帐和北宋哲学家张载兴教之横渠,深深扎根于这块历史名人辈出、文化积淀深厚的宝地,王宗仁吮吸着千百年来八百里秦川积累下来的文化养分,如饥似渴,如饮甘露。

小学六年级,当很多孩子还在捏泥巴、扮鬼脸,王宗仁已经在《陕西文艺》上发表了自己的处女作《陈书记回家》。

因为从小喜欢写作,在小学时王宗仁的作文就常被老师当作范文来朗读,特别是小学四年级时,他的语文老师乌安民也喜欢写作,对他影响很大。有一次,王宗仁去乌老师办公室交作业本,在桌子上看到了一封陕西日报的退稿信,王宗仁在好奇的同时,也偷偷记住了上面的通信地址,便开始自己投稿。就这样,一年多时间里,王宗仁多次投稿,却不见刊登出来。“那时候想发表的欲望太强烈了,这也投,那也投,《陕西农民报》《陕西日报》来了以后,都是翻来覆去看。后来这篇《陈书记回家》在《陕西文艺》上刊登了,我激动了好几天。”说起往事,王宗仁回忆道。

初中以后,王宗仁遇到了人生的又一位良师——王瑞祥老师,这是一位从西安的学校作为右派被下放到扶风的语文老师,那时因为王宗仁发表过文章,所以他找王宗仁和另外两个同学一起成立了一个文学社,这对王宗仁的影响很大。“那时候也不知道什么是文学社、不知道什么是文学,王老师有时间就给我们补课,讲文学、文学创作的艺术规律,他讲文学和作文是两回事,从那时候开始,写东西受他影响很大,后来初中发表了好几篇很不错的稿子。”王宗仁说。

2004年,《中华文学选刊少年写作版》要刊登一些著名作家的少年作品,王宗仁找到自己的处女作和初中发表的另外几篇稿子,别人看了后都说,这哪像十几岁娃娃写的东西,太老练了!“我现在也不一定能写出来,语言特别棒,这都是老师们的功劳。”

正青春:奉献高原 百余次用生命与青藏交心

“尽回大地花千万,供养情天一喇嘛。”如今随着交通的方便,“318自驾”“西藏”“仓央嘉措”“八廓街”等关键词都成了文艺青年们的最爱。而在上世纪五十年代驻守高原的军人眼中,青藏高原却是“冰天雪地”“生命禁区”的代名词。

“我是1957年学校毕业,当年就当兵了。报名时也不知道去哪里就跟着走,走到半路才知道是去西藏,而且这一去就是七年驻扎、一辈子的魂牵梦绕。”王宗仁介绍说,入伍后他在汽车团当驾驶员,开着大汽车每年至少6、7次翻越海拔5300米的唐古拉山,年复一年地穿梭在祁连山—昆仑山—唐古拉山之间,日复一日就这样在极其艰苦危险中度过了自己的年轻时代,用自己的生命与青藏高原交心。

正如王安石所说:“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而人之所罕至焉,故非有志者不能至也”,文学创作也是如此。天天在这别人无缘接触的世界屋脊之“天路”上翻山越岭,洁白无暇的雪山、一望无际的草原,甚至最可爱的高原战士,都给了他无限的灵感和创作欲望。为了不影响战友们休息,驾驶室就成了他的写作间,而且时常一写就到半夜。

七年雪山寄文情,管他春夏与秋冬。在藏地奔波了七个春秋,王宗仁在做好军营本职工作的同时,其它精力全部专注于创作,大量散文、诗歌先后在《人民军队报》《高原战士报》《解放军报》《青海湖》《人民文学》等报刊上发表。其中,散文代表作《考试》于1964年2月8日在《解放军报》发表后,获得总政治部第一期征文优秀作品奖。

1965年,解放军报社要举办全军第9期新闻干部学习班,上级点名通知要让王宗仁参加。半年的学习之后,他被调到总后勤部政治部宣传部任新闻干事。从艰苦的高原要到首都北京了,这样的“天壤之别”,本是件高兴的事情,但王宗仁却有些担心,他怕自己会忘记高原、忘记雪山和草原、忘记可可西里与唐古拉。殊不知,一日高原行,终生高原情。此后,又任总后勤部政治部宣传部创作组创作员、创作室主任,人虽然离开了青藏,但他的笔永远没有离开过让他魂牵梦绕的高原。

很多人一生的梦想之一就是去趟青藏高原,心心念念还总是实现不了,美其名曰“还没有准备好”,而王宗仁就像那个蜀鄙之僧一样,凭“一瓶一钵”,四十年间竟然上百次赴高原采访,哪怕是退休后,他还坚持每年进藏。“那时候年轻,家经常也顾不上,有时间就往青海、西藏跑,一待就是很长时间。”王宗仁说。

正是有这样的精力和用心,王宗仁的《传说噶尔木》《雪山无雪》《情断无人区》《苦雪》《拉萨跑娘》《藏羚羊跪拜》等代表性作品,才会让读者沉浸其中,一次次从字里行间领略到青藏高原神美和悲壮。

望故乡:怀揣“愧对” 八十老翁句句真情露心声

“我是当兵的,一辈子当兵,今年81岁,我还住在部队大院里。过去也有其他单位叫我去任职,都没有去,一辈子就是干了写作一件事,也没当什么官。现在年纪越来越大,就越怀念家乡。我很想把一些书稿和藏书留给家乡的乡党。”

“宝鸡是片沃土,随便拿脚一踢,弯腰捡一块石头都是文学,都可以出好作品。那块土地你去了以后就能写东西,就是咱们周原大地。”

“很惭愧,我的作品百分之八九十都是写青藏高原的,所以有时我会觉得愧对家乡,家乡写得少,一个人精力总是有限的。”

……说起家乡,这位八十老翁句句真情。

正因为一直怀揣这份“愧对”,王宗仁格外关心宝鸡青年作家,尽自己最大能力指导和帮助,宝鸡籍青年作家卢文娟、扶小风、刘省平……甚至农民作家汪润琳、张天峰等,不管是新书作序还是开研讨会,王宗仁都异常上心,力所能及地有求必应。“中国散文学会名誉会长王宗仁作序或推荐”已成为众多宝鸡特别是扶风作家作品的“标配”。“愿他们能为宝鸡创作出更多优秀作品来弥补我的遗憾,这是我的希望。”王宗仁笑着说。

对于当前宝鸡正在进行的“四城”建设,王宗仁满怀期待,他同时也给出了自己的建议:“宝鸡历史文化资源丰富,一定要好好保护和打造,深入挖掘。例如扶风有点将台遗址,有苏若兰和《璇玑图》,还有杨贵妃故里野河山,这些历史文化元素或许和炎帝故里、周秦文化发祥地比起来小了不少,但还是不容忽视。特别是苏若兰这样的才女,在全世界都是少有的,我也计划今后想为苏若兰写部书。还有扶风的“班、马、耿、窦”四大家族,都需要进一步挖掘,用更多形式来展示,否则就太可惜了!”

本文链接地址:http://www.zgbgwx.com/a/20190428/22512.html

(责任编辑:陈慧文)

作者申明: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同意"中国报告文学网"网站发表此作品,同意"中国报告文学网"向其他媒体推荐此作品。未经"中国报告文学网"或作者本人同意,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一旦传统媒体决定刊用,请"中国报告文学网"及时通知我。在不发生重复授权的前提下,我保留个人向其他媒体的直接投稿权利。

本站申明:本站全部作品版权为原创作者所有,页面版权为中国报告文学网所有!

热点资讯

评论区

精彩推荐

精彩推荐

纸磨坊文化 | 中国报告文学网 | 纸磨坊图书网 | 麒麟纪实中文网 | 麒麟文学网 |

关于我们 | 版权信息 | 合作伙伴 | 招聘信息 | 业务合作 | 投稿指南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本网站长信箱:zgbgwx@126.com 征文信箱:zgbgwxzw@126.com 投稿信箱:zgbgwxtg@126.com

Copyright(c) 2008 www.zgbgwx.com 中国报告文学网 版权所有

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主办 京ICP备0900800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060170

监督电话:400-618-2066 中国报告文学作家群:100487922 中国纪实文学群148038398 欢迎您的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