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大最专业的纪实作品网站!
纪实中文网 申请入会 文学志 文集出书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报告文学 >

浩劫

发表时间:2017-07-05 09:46 内容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林晓云


大山深处的廊桥
浙南泰顺是浙江省南部一个山区县,秀丽的山城地处洞宫山脉东南翼侧。东北接文成,西北接景宁,南与福建省为邻,总面积1700平方公里,素有"九山半水半分田"之称。境内群山叠翠,奇峰争峙,千溪练流,万瀑飞泻,云雾缭绕。
“群山万道,不可寻省”
“遥前山相对语,跨溪绕涧数里程”。
一座座群山一条条溪流阻断通往外面世界。
——山那边是什么呢?                                         
怀着一种隐秘的想望
有一天他爬上了那个山顶
可是,他却几乎哭着回来了
——在山的那边依然是山
山那边的山啊,铁青着脸
给他的幻想打了一个零分!

是的,他曾一次又一次地失望过
当他爬上那一座座诱惑着我的山顶
但他又一次次鼓起信心向前走去是的!人们啊,请相信——
在不停地翻过无数座山后
在一次次地战胜失望之后终会攀上这样一座山顶
而在这座山的那边, 
是一个全新的世界。
       多少晨曦暮霭,我们的祖先悬身崖间,腰缠吊索,用简陋的工具削山切壁,肩找背驮。破土架桥,削木做模。用自己的非凡智慧在这深谷断涧破解溪流阻隔.凌空飞架。
       三条巨木为主梁跨溪架设成一座木桥。该桥位于洲岭乡和垟溪乡交界溪上。为叠梁式木拱廊桥。长26.63米,宽4米,离水面高10米,建桥屋11间,明间五架柱梁,柱头有蝶形莲花瓣头拱座。该桥起源较早,据泰顺《分疆录》记载,道光年间修建时曾发现唐朝贞观旧瓦,是泰顺县文献记载历史最早的桥梁。由原先三条巨木跨河为桥而得名。木栏板上有一首没有署名的词--"点绛唇"给人一种无限的遐想:"常忆青,与君依依解笑趣。山青水碧,人面何处去?人自多情……"。
       至此后泰顺先祖们的“交通规划”,逢山开路,遇水架桥 。在相隔一定里程的大路(石砌路)边上,建上一座座供人歇脚的风雨亭。
       以梁木穿插别压形成桥拱,因形似彩虹而名。桥的基本组合单元是六根杆件,纵向四根、横向两根,平面呈"井"字形。利用受压产生的摩擦力,构件之间越压越紧。这种结构,不用钉铆,只需用相同规格的杆件,别压穿插,搭接而成。从力分析,上端的纵梁压在横梁上,横梁又压在相对一根纵梁上,上下两根纵梁夹住一根横梁,摩擦力使得横梁不能滑动,结构简单而奇妙,这种结构,整体为拱形结构,因此沿拱心线整体受压,不会产生弯矩,就每一根杆件来说,又是最简单的简支梁,承受两种集中荷载。桥的构件统一,无特殊,异形的构件,伐下的树木只需经少量人工即可制成合格构件,而且,装卸方便,拆桥时可以做到不损构件,且可重复利用。小杆件便于运输,用小构件形成大跨度。
       泰顺祖先利用这原理在相隔一定里程的大路(石砌路)边上,筑建廊桥。以解决乡人出行难的问题。这种桥兼具桥梁和路亭的复合功能,不仅供人行走,同时也供路人歇脚,遇到刮风下雨,还可在此避风躲雨,所以在泰顺当地人也叫它“风雨桥“。建桥是一种公益工程,在古时一般由宗族组织族人集资营造。家族中有名望的人出来“挑头”,乡民们有钱出钱,有力的出力,对一个地方来讲,造桥就是本乡的盛事,通过造桥可以凝聚人心,体现乡人的集体荣誉感,一座桥造好了,就要立碑勒石,碑刻的内容一般有两部分,一是请当地的文人作序记之,二是密密匝匝地记录捐资造桥者的姓名。
       廊桥的建造过程包含着丰富的民俗文化,如选梁材、择吉日、祭木工神、祭梁神、抛梁等,如选梁材就有许多讲究,要求树长在向阳出;砍伐时不能着地;发运时得请村里的秀才或其他有功名的人物。在廊桥的建造过程中,几乎每个程序都充斥着人们的祈愿,以达心理上的慰籍,同时也构筑了对美好人生的唐、宋、明、清代的木拱廊桥达30余座。编梁木拱廊桥、八字撑木拱廊桥、木平廊桥、石拱廊桥等几类,其中编梁木拱廊桥最具文物价值。数量之多、工艺之巧、造型之美以及与周边环境之和谐,在世界桥梁史上堪称一绝,是《清明上河图》中虹桥结构的再现。座座廊桥如瑰宝般镶嵌在群山之间,引起了国内外专家的关注,同时也迎来了泰顺廊桥特色旅游的热潮。其中19座廊桥在2005年被列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15座廊桥于2008年被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在中国桥梁史上,它的地位很高。
每一座廊桥风情万种,型态各异,都滋一段传奇,都养一个故事。
       北涧桥,为叠梁式木拱廊桥,位于浙江省温州市泰顺县泗溪镇下桥村,为"姐妹桥"之一,被誉为"世界上最美的廊桥"。横跨北溪之上的北涧桥整体结构合理,气势如虹,桥屋灰瓦红身,飞檐走兽,桥旁古树掩映,桥下二水交汇。青山、碧水、虹桥、古树,相互辉映,构成一幅迷人的风景画。国家文物管理局的桥梁专家杨道明教授亲临考察指导,他感叹道:"四百多年前我国劳动人民就知道运用力学原理建造这种叠梁式木拱桥,这是我国劳动人民智慧结晶,是中国桥梁史中的'双碧'"。所以他亲手题了"古建文物,民族精粹"八个大字,制成双匾,高悬桥之两首。穿过长长的卵石路,来到了北涧桥边。矗立在桥头的两棵参天古树掩映着廊桥和民宅,廊桥屋檐上的脊兽和民宅山花上的悬鱼在枝叶的摇曳中,若隐若现。一条小径从卵石路旁分道而下,借小石板桥延伸到溪的对岸去。在宽阔的溪滩上观赏青瓦红身的北涧桥,仿佛身处古意盎然的宋画之中,便能体会到人在画中游的美妙。
溪东桥 ,叠梁式木拱廊桥,位于泗溪镇下桥村。始建于明隆庆四年。清乾隆十年重表。道光七年重修。桥拱上建有廊屋15间,桥长41.7米,宽4.86米,净跨25.7米。处在"将军逗狮"风水模式中的溪东桥,当中几间高起为楼阁。屋檐翼角飞挑,屋脊青龙绕虚,颇有吞云吐雾之势。"虹气临虚,影摇波月"。
       溪东桥距北涧桥约一里,因横跨东溪而得名。桥的另一侧是一抹远山,近处是两座较高的山峰,一为狮子峰,一为将军峰。据当地人讲,此桥及周围环境正处于"将军逗狮"的风水模式。在这远山的衬托下,溪东桥更显秀美、轻灵。
       永庆桥为伸臂式木廊桥,桥墩青石砌筑,上置二层直角相交的挑梁木,面铺行道桥板,有廊屋12间,明间为二层重檐楼阁,内设扶梯上下,屋面回翼角高翘,造型雅朴,是县境内优美的古代木廊平桥。
       位于三魁镇的下溪坪,始建于清,是泰顺屋式木平桥中造型较为优美的廊桥,桥长36米,宽5米,高5.2米,二孔跨径19.12米,桥屋12间,桥中有神龛。
       建造永庆桥的主要首事人为吴世江,家谱中记载此人秉性忠直,心淳良德,"生平持己勤俭,课子耕读,救人之难,济人之急。而且乐善好施,建桥梁,修碇步。"吴世江于嘉庆二年(1797),在他五十七岁时主持兴建永庆桥。夕阳西下,余晖脉脉,永庆桥风采依旧。物是人非,当初乐善好施的吴世江在桥建成十年后离开人世。永庆桥至今还起到重要的交通作用。
       综观桥粱建筑,普遍注重从其结构、功能出发进行营建,而不加过多的装饰。永庆桥廊屋内最具装饰性的是三架梁和五架梁。在这些梁木的两端上有几条流畅飘逸的线刻。这条线刻,细看似像鲤鱼须,俗称"梁须"。这其中有个传说。
       相传很久以前,有一位木匠领班,自恃技艺超群,不但手艺高,而且能算善断。但有一次,他在建造一座宫殿时,由于一时粗心,将大梁的料下短了。但上梁时日早已确实,不能更改,急得这位木匠团团转。若不按时日建好房子,是要定死罪的!他觉得没有办法了,不如一死。当他正想悬梁自尽时,忽然来了一位渔翁模样的人,手里提两条鲤鱼,问明情况劝他不要寻短见,先烧鱼喝酒吃饭,再想办法不迟。于是二人对饮起来。酒喝光了,那渔翁硬要这位木匠领班去买酒再饮。领班无奈,只好应从。等他走后,这位渔翁便迅速将两碗鱼对放,中间搁一根筷子,筷子两端分别插入鱼嘴中,然后迅速离去。等领班买酒回来,不见那位渔翁,但见桌上东西乱放,十分恼怒。但细细一看,却喜从天降,他情不自禁地说:"我有救了!"原来,这只筷子代表一根大梁,而两条鱼,则代表梁两端的柱子上挑出来的两个搁置点,搁住大梁,他想这位渔翁一定是"鲁班先师"的化身。房屋建成后,他为了纪念救命恩人鲁班,所以就在梁的两端刻上鲤鱼须。
       位于罗阳镇东北的仙稔。始建于明,是泰顺跨径最大的木拱桥。桥长41.83米,宽4.89米,高12.6米,跨径34.14米,桥屋18间。
       踏上泰顺著名古道"温州大路"罗阳至仙居的一段,沿途可看到许多具有深厚内涵的文物。仙居清代文人张天树曾作一首瑰丽的长诗描绘古道景物,题为《仙陵古意》,诗云:"罗山日暖春花吐,迎春门接仙源路。三阳过处是石亭,杨柳湾深锁烟雾。高低岭尽见清溪,长空一道飞虹度。松林隐隐隔烟村,此中应有高人住……"。
        "三阳过处是石亭",端庄浑朴的石亭伫立在山间距今已有480多年,始建于明正德十年。过了石亭,沿着逶迤陡峻的石阶山道往下行,沿途风景美不胜收。"高低岭尽见清溪,长空一道飞虹度。"句中的"飞虹"就是遐迩闻名的仙居桥了。仙居桥始建于明景泰四年(1453),现桥建于清康熙十二年(1673),系泰顺现存廊桥中历史最长、跨径最大的一座木拱桥。
        "凌虚千尺驾飞桥,势控长虹挂碧霄。返照入川波泛泛,暮云拥树路迢迢。晴光飘缈岸空阔,石色参差影动摇。断霭残阳横两岸,苍茫落日见渔樵。"(《长桥夕虹》)这是张天树状摹仙居桥的一首诗。自古以来,桥梁是文学作品的好题材,如"鸡声茅店月,人迹板桥霜"和"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都是描写桥梁的佳句。张天树的《长桥夕虹》并不完全着墨于虹桥,暮云、残阳、渔樵一一入诗来,展现充满意境的空间,使读者融身于美不胜收的山乡景色中。
群山,一座座廊桥如绸练飘在山腰,如云绕在山梁,如虹挂在天空,一个个天堑沟壑,经彩练而接,成就通途,一坐坐莽山绝壁,由白云而绕,出轴为径,不再是险道,难于上青天.这山,也不再是阻碍,山里山外的人,交流在平川,里程短了,世界近了,小了。
       那些来自天南地北的商旅行客,文人贤士,为了生存或出人头地,他们常常在鸡啼声中背井离乡告别亲友,踏着冷月寒霜匆匆赶路,跋涉于险山恶水,跨越一座又一座的无名小桥,一步一步地向目的地进发。“鸡声茅店月,人迹板桥霜”、“寒树鸟初动,霜桥人未行”, 人生多艰,岐路难行,但还是挡不住人们奔走脚步,悠悠廊桥路行走的不仅仅是商人和挑担人,还有求取功名的名人、艺人、政府官员、江湖术人等等,留下多少行色匆匆身影,构成行路文化历史长卷上不同的风景。就如同一位很有故事的老者。
       无论白天黑夜,四季轮回,散春风,亮春色。让山,让城,永栖春景。不论是晴天的,雨中的桥景,都会勾起你不同的念想,带给你不同的美感,让你痴狂。几块木板,几根长树,几条长石,肩并肩,脚靠脚,悠然怡然的支在小溪小沟上,没落萋萋芳草间,平实,淡然,安宁,犹如那乡村的人,那山野的花。春去秋来,喜与不喜,爱与不爱,在那里,它都无悲、无乐,无寂、无忧,平和纯净,就如一抹浅淡的笔墨,写意山水见识过泰顺的廊桥,你一定会想,会说:她们,是你一生中,最美、最刻骨的相遇,是漾起你心中,最美、最持久的悸动。
       孩童时光,童年的天空单调而阔远,就如河边的芦苇,兀自摇曳,兀自凋落,无人将目光萦绕,少了关爱,也多了空阔。假期是天堂,放下书包我就是快乐的鸟,没有少年宫、积木、五颜六色的画报收留我,门前的水波供我游弋,碧波上的宽厚大桥庇护我。蝉声在一个劲地叫着燥热,可我却清凉,躲在桥洞下,捶妈妈交与的衣服,刷洗碗筷锅盆,炽烈的阳光在不远处雪亮,我这里只有清澈见底的水,和悠悠不绝的凉风。阔大的桥洞足有二十平米,有时我们姐妹三人抢着净碗浣衣。劳作完了,不急着回家,在两边凸起的长长条石上坐上一会,或小寐。桥墩旁和中间的两个桥洞水深幽,也遍植身影,并且是那种大鱼,如白条鱼、鲶鱼、鳊鱼,我们就下水捕捉它们,在空灵的水中是无法得逞的,只能直捣老巢,它们喜悠游在清凉阁—石罅里,伸手进去,它们就成瓮中之鳖。不过要想得手也不是信手拈来之事,有时须耐心,它们缩于石缝的深处,等自认为天下太平才重新步到前庭,你这时才能收网,高唱凯歌。
       炎热的夏天是最热闹的,来不及扒一口饭,村民卷着裤脚来到桥上,东家长李家短地说开,直说到老婆大声喊来,地里的秧再不插就要焉了,才悻悻起身。晚间是长长的广场,都三三两两斜靠在桥栏上,将一日的烦热和疲惫卸下。
夜深了,你可以坐在廊棚下静思,可以沿溪畔寻梦,可以荡舟摇橹感受小桥流水的柔美,还可以在月淡星稀的夜晚,俯瞰古镇万家灯火,水声灯影,交相辉映的画面,你可以一个人默默地去感受.漫步走到桥头,抬头仰望星空,寻找银河两边的牛郎星和织女星,希望能看到他们一年一度的相会,“今日云耕渡鹊桥,应非脉脉与迢迢”。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闲作步上断桥头,到眼无穷胜景收。细柳织烟丝易,青屏拂鸟影难留。斜拖一道裙腰绕,横着千寻境面浮。投者近来忘俗累,眷怀逋客旧风流
许仙、白娘子因为偶然相遇、相知、相爱、以至相守……断桥凄美爱情,让它更沉淀出一份厚重与温度。一份感动,一份刻骨铭心,留在了心里,挥之不去,回味无穷……
       廊桥,是我们深深地眷恋着,追逐的美丽。只要有廊桥的地方,古往今来就会有不同肤色、不同种族的人们伴随着廊桥的美演绎出一幕幕真挚、浪漫、炽热、激情的爱情史诗,传颂着千古不朽爱情篇章,以及从廊桥遗梦里所读到的廊桥都给予我了一个最真的梦。我们不禁暗问,是什么让所有的        廊桥如此相似,是什么让廊桥充满柔情。是爱,是人类追求美好的愿望赋予了廊桥的的灵性。廊桥,记忆中最美的梦。
廊桥劫难    
       时光不会倒退,忆念却留在原来的地方,带着褪不去的亲情,久久缱绻。一度碎裂的内心,挣脱那段日子的阴影,重新连接、拼聚,牢固而坚实。
       去年9月15日凌晨,第14号台风“莫兰蒂”携风裹雨地在福建省厦门市登陆。莫兰蒂”将以每小时20公里左右的速度向西北方向移动,受其影响,从13日开始,浙江多地遭受暴雨肆虐.    9月14日8时至15日13时,泰顺县平均面降雨量240.6毫米,最高达 390.1毫米,为温州市最大。其中,单站雨量大于等于300毫米的8个站,最大的3个也都在泰顺县境内,有2个站单站1小时雨量大于等于100毫米,豆粒大的雨点密集地瓢泼而下,肆虐的洪水夹杂着折断的树枝和石块从山谷奔泻而下,平日清浅温顺的溪水,很快泛滥成浊浪排空的大河,水里裹挟着巨大的石块,地动山摇咆哮着,不断冲入早翻腾汹涌水流中,露出了狰狞的面目,滔滔洪水漫过了前面的桥面,像一头发怒的雄狮吼叫着向我们涌来。一下子呑食了整个桥面,让人心寒,所 到之处,满目仓夷,路面已变成了一片汪洋大海, 道路塌方,马路绿化带淹没了,斑玛线也不见踪影,人们不敢往前走,站在水中,不知水措。
       雨越下越大,透过窗户看外面,眼前就像有条瀑布。“很快,洪水一下子涨上来,里面夹杂着木头、家电、农具……横冲直撞。”一道道闪电划破沉闷天空,轰雷声悠长酸楚,如濒临绝境。作为文保专家钟晓波心里猛一下紧缩。凭直觉,廊桥可能要出事。”
       钟晓波打开泰顺廊桥保护者组建的微信群,急切地关注着群友发布的各地廊桥情况。季海波收到了第一个视频,当时薛宅桥附近的水位突涨,从脚腕涨到了脖子处,桥梁已经泡在了洪水中,他意识到这次的险情可能比想象得更大,当即向上级作了汇报。
  42分钟后,第二条视频发到了季海波的手机上。“打开视频的时候,心里是有准备的,但是看到薛宅桥从一边开始塌陷的时候,心里就有些泛酸。”季海波说,也许外人难以理解,但在泰顺人心里,廊桥是自小就在记忆里的。
       不幸的消息接踵而来——
       薛宅桥,位于三魁镇薛宅村,系贯木拱廊桥,始建于明正德七年(1512),后多次重建都毁于水患;现桥建于清咸丰六年(1856),横跨锦溪,古名“锦溪桥”。全长51米,宽5.1米,单跨29米,离水面高10.5米,单檐。该桥拱矢斜度较大,建桥屋十五间,桥头坡度30多米,是泰顺县内桥面坡度最大的木拱廊桥,造型古朴大气,巍峨挺拔,已被载入《中国桥梁史话》,在世界桥梁史上占有重要地位。
       11时58分,被洪水冲走——
        文重桥,位于筱村镇东洋村水尾,始建于轻乾隆十年(1745年),屡建屡毁,民国10年(1921年)重建,为伸臂梁木平廊桥。文重桥周边的环境非常优美。
       12时20分,被洪水冲走——
       文兴桥,位于泰顺县筱村镇坑边村,横跨玉溪之上,全桥长40.2米,宽5米,单孔净垮29.6米,距水面11.5米,为叠梁式木拱廊桥。
       该桥始建于轻咸丰七年(1857年)民国十九年重修。这是泰顺唯一一座左右不对称的廊桥。
       13时30分,被洪水冲走——

本文链接地址:http://www.zgbgwx.com/a/20170704/22179.html

(责任编辑:陈慧文)

作者申明: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同意"中国报告文学网"网站发表此作品,同意"中国报告文学网"向其他媒体推荐此作品。未经"中国报告文学网"或作者本人同意,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一旦传统媒体决定刊用,请"中国报告文学网"及时通知我。在不发生重复授权的前提下,我保留个人向其他媒体的直接投稿权利。

本站申明:本站全部作品版权为原创作者所有,页面版权为中国报告文学网所有!

上一篇:花草有情知我心

下一篇:没有了

热点资讯

评论区

精彩推荐

精彩推荐

纸磨坊文化 | 中国报告文学网 | 纸磨坊图书网 | 麒麟纪实中文网 | 麒麟文学网 |

关于我们 | 版权信息 | 合作伙伴 | 招聘信息 | 业务合作 | 投稿指南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本网站长信箱:zgbgwx@126.com 征文信箱:zgbgwxzw@126.com 投稿信箱:zgbgwxtg@126.com

Copyright(c) 2008 www.zgbgwx.com 中国报告文学网 版权所有

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主办 京ICP备0900800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060170

监督电话:400-618-2066 中国报告文学作家群:100487922 中国纪实文学群148038398 欢迎您的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