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大最专业的纪实作品网站!
纪实中文网 申请入会 文学志 文集出书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纪实文学 > 纪实文学 >

李迪:玉碎

发表时间:2015-05-10 11:34 内容来源:人民日报 作者:李迪

 
  无锡老百姓爱骑电动车,便宜,方便,不怕堵车。这天,两个骑着电动车的姑娘相撞了。高个儿叫陈珍,矮个儿叫刘铃。刘铃骑得快,一超车,把陈珍别倒了。啪哒哒!车倒人翻,花容失色。陈珍开口就骂,你眼瞎啦?
  刘铃自觉理亏,忍了没吭声。
  还好,陈珍没摔坏,爬起来掸掸身上的土。就在这时,她惊叫起来,哎呀,我的镯子!
  她的镯子摔碎了。
  刘铃一看,也傻眼了。
  你赔!玻璃种的!
  赔就赔,你干吗骂人啊?
  谁骂你啦?
  你!你说狗杂种的!
  傻帽儿,我说镯子是玻璃种的!跟你说不清,走,咱们找警察去!
  陈珍扭住刘铃,两人来到公安局交通事故调解室。
  巧了,当班的是无锡市十大爱民标兵周五南。周家有九个孩子,他在男孩儿里排第五,父母就起了这个名字,南押男的音。周五南说,感恩父母啊,要叫周老五就坏了。叫着叫着,叫成周老虎,人家一听吓死了,还怎么做调解工作?周五南的工作,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做和事佬。来的都是平头百姓,过日子本来就不易,给双方搭一座桥,渡过纠纷河,化解不愉快。
  陈珍说,周警官,我这手镯是玻璃种的,是我男朋友从缅甸带来的,少了五万我不饶她!
  周五南接过碎玉一看,说,你先消消气,跟我到楼上去,我有话对你说。刘铃,你先在楼下坐一会儿。
  来到楼上,周五南说,陈珍,内外皆美的人才配得上这块美玉。你有个好镯子也不要盛气凌人,话要讲一半儿留一半儿。看打扮刘铃不如你,但她会一辈子不如你吗?你跟她吵了半天,说她是傻帽儿,不懂玉,可我有句话说了,你可别生气。
  陈珍说,说吧,我不生气。
  周五南说,这个镯子,如果真是玻璃种,你知道值多少钱吗?
  多少钱?
  打底一百五十万!
  啊?
  你这个镯子,我们叫水磨石。它不是翡翠,是一种翡翠的包裹体。值多少?要我说,六七百。
  陈珍的脸一下子白成纸,六七百?……不可能。
  周五南说,我不是专家,我的话只是给你做参考,让你心里有数。无锡有法院指定的玉石检测机构,我带你们一起去做第三方检测,好吗?
  陈珍惶惶不安。
  两人下了楼,刘铃也紧张得不行。周五南说,别紧张,事情发生了,总要面对。走,我们现在一起去做检测。
  刘铃心惊肉跳。
  一检测,正是水磨石。市场估价五六百。
  刘铃说,陈姐,我赔你,对不起啊!
  陈珍的脸紫成个茄子。
  周五南私下对她说,你答应我,回去不要跟男朋友吵架。他跟我一样,不是专家,难免会看走眼。但是,他那么老远带来,送你的是一片心意,心意无价!
  陈珍说,我答应你。又问,周警官,你怎么还懂玉呢?
  周五南笑而未答。
  想不到,第二天,又碰到一桩玉碎事件。
  苏老太是一位国学教授,八十八岁了,鹤发童颜,齿若编贝。她说,廉颇老矣尚能饭否?古人把能不能吃,当成老不老的标志。我现在一顿饭还能吃两个大馒头!问她秘诀,她哈哈一笑,秘诀不秘,饭后百步走,活到九十九!
  这天饭后,苏老太又操练秘诀,在小区里百步走,农民工小郑骑辆破车飞过来,一下子把她撞倒了。老太太扑通坐地上了,小郑吓得神经了,您您您……您了半天。想不到,奇迹出现,老人整个儿一活神仙,唰啦啦,自己站起来了,胳膊腿儿一点儿没事。小郑赶紧给她掸土,一低头,直了眼——
  一只玉镯,摔成三截儿!
  苏老太只有进气儿,没了出气儿。她不心疼自己,心疼玉,拿布包好了找到周五男。
  周五南一看,眼也直了,正儿八经的新疆和田玉,打瘸了小郑也赔不起!这可怎么办?他喘了一口大气儿,忽然转忧为喜——
  苏奶奶,我恭喜您啊!
  苏老太说,我倒霉死了,你还恭喜我?
  周五南说,我当然要恭喜您。您看,您说话九十高寿了,像您这一般年纪的老人,骨质疏松摔不得。屁股往下一坐,尾巴骨就断;腰往下一蹾,胯就断;手往下一撑,腕儿就断。您呢?半点儿都没事。这还不要恭喜吗?您老这是修得好,积了德啊!
  对,对,对,我一直资助穷学生,还养流浪猫。
  还有一点很重要,玉镯保佑了您!为什么人们都爱买玉戴玉,因为玉能避邪保平安。
  对,对,对,我老伴儿也这么说。这是我八十岁生日那天,他为我买的。我俩同岁,他身子骨儿赶不上我!
  您老伴儿真有眼力,生日不买别的,送您个玉!这说明什么呢?第一,您夫妻恩爱;第二,他祝愿您长寿平安。您看,都灵验了。八十八也是个坎儿,您摔一跤,玉碎了,您没事儿,玉保佑您过了这个坎儿!
  对,对,对,玉保佑了我!
  第三,您这玉是个好玉,正儿八经的新疆和田糖料,颜色跟红茶一样。这么好的玉碎了,您心疼,我也心疼。但是,我劝您不要心疼。为什么?它为你挡了灾,立了功,是大功臣!
  对,对,对,它是大功臣!
  这么好的玉,别说小郑买不起了,就算他买得起,再买个一模一样的,里头也少了您老伴儿的情分。您呢,离不开老伴儿,也离不开这玉。对不对?
  对,对,对,再买什么样儿的也不可心。可是……
  苏奶奶,您要说什么我知道。我告诉您,现如今玉器修补工艺一级棒,用金箍儿把断裂处一包,又是一个完整的镯子。金镶玉,您戴着更漂亮!
  苏老太两眼一下子亮了,啊,是吗?
  周五南说,是啊,还花不了几个钱,大说三四千。
  小郑抢着说,奶奶,我给您包!
  苏老太说,你这孩子!你先谢谢周警官,今天他帮你讲了多少好话啊。我呢,也表个态,原谅你了,下回你骑车多加小心!
  小郑说,奶奶,谢谢您!镯子就让我包吧。还有,往后您家里有什么出力的活儿,您就叫我,随叫随到。
  周五南说,苏奶奶,您就让小郑包吧。让他承担他的责任,也得个教训,更念着您的好!
  苏老太说,行,听你的!
  得,皆大欢喜。
  过后,苏奶奶问,周警官,你怎么还懂玉呢?
  周五南笑而未答。
  老天知道周五南懂玉,跟他干上了。刚化解了苏老太的玉碎,又来一档玉碎。怎么回事?打工妹丹丹骑着电动车去上班,刚到大门口,人称女汉子的刘霞骑着电动车突然从侧面拐进来,嘭的一声,两车相撞,二女尖叫,噼里啪啦!还好,都年轻,活鱼似的,谁也没摔着。
  人没摔着,可东西要了命。
  丹丹的镯子摔成一地碎玻璃,当时就哭起来。
  拐弯让直行,现场一看就是刘霞的错。
  刘霞一撇嘴,你多少钱买的玻璃玩意儿?二十块够不够?
  丹丹立马叫起来,什么玻璃玩意儿?我花一万六买的!
  哈哈哈!你能花一万六买镯子?怎么不说十万六呢!
  我为什么不能?我就是一万六买的!
  好啊,你想敲诈我!
  谁敲诈你啦?
  走,咱们找警察去!
  去就去!
  来到调解室,还是周家男孩儿排老五。
  丹丹说,周警官,她看不起人!我打工都八年多了,这个镯子是我去年给自己买的生日礼物,真的花了一万六……
  周五南问,有发票吗?
  丹丹说,买完镯子第二天钱包被小偷偷了,发票夹在里边。
  刘霞说,你编,你再编,当周警官是瓜娃子?
  周五南说,我瓜不瓜没关系,咱们还是说说这个镯子吧。要让我看呢,它是真的,是翡翠冰种,应该是值钱的。但我说的不算,咱们现在就去做个检测,行不行?
  刘霞说,去就去!
  周五南说,要是真的怎么办?
  刘霞说,我赔!
  不料丹丹却说,我不去!我买的就是真的,凭什么还要检测?她不赔,我上法院告她!
  周五南笑了,好,你不去就不去。我和刘霞去,你等信儿吧!
  来到检测机构。临进门儿,周五男问刘霞,你真的要做检测吗?
  刘霞说,真的!
  周五南又说,万一结果不是你想象的,你会反悔吗?
  刘霞丹凤眼儿一竖,反悔是小狗!
  周五南大拇指一伸,女汉子!
  检测结果出来了:翡翠冰种,估价二万六。
  刘霞二话没说,从银行取出二万六,让周五男转交。
  晚上,周五南找到刘霞,说我没完成任务。
  刘霞一愣,她想要多少?
  周五南笑了,丹丹说她还戴着美了一年呢,只留下一万四!
  刘霞的脸红成鸡冠。
  看她脸红了,周五南也不说什么了。胶多不粘,话多不甜。
  过后,刘霞问,周警官,你怎么还懂玉呢?
  周五南笑而未答。
  金秋十月,太湖涌碧。当我来到无锡市公安局深入生活,面对面倾听周五南讲玉碎时,他向我解开了懂玉之谜——
  李作家,说实在的,调解这碗饭不好吃,双方都是老百姓,都是我的亲人。要理解他们,亲近他们,要会说话,还要懂行。你当不成专家,起码也要当个杂家。嘴勤腿快,去跑,去问,去学,去长眼,去拜师。跑医院,跑得我都快成大夫了,摔了碰了伤筋动骨说起来我门儿清。玉石瓷器字画古玩更是水深得没底儿。人家开口说我那画是唐伯虎的,你都听不懂,还问人家是什么虎?人家再瞪你一眼,说东北虎,那你也太露怯了,还调解什么呀?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吧!一句话,老百姓是天,老百姓是地,咱要让天地待见,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本文链接地址:http://www.zgbgwx.com/a/20150510/22068.html

(责任编辑:刘水晶)

作者申明: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同意"中国报告文学网"网站发表此作品,同意"中国报告文学网"向其他媒体推荐此作品。未经"中国报告文学网"或作者本人同意,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一旦传统媒体决定刊用,请"中国报告文学网"及时通知我。在不发生重复授权的前提下,我保留个人向其他媒体的直接投稿权利。

本站申明:本站全部作品版权为原创作者所有,页面版权为中国报告文学网所有!

上一篇:的哥笔记

下一篇:洛水星光翡翠魂

热点资讯

相关资讯

评论区

精彩推荐

精彩推荐

纸磨坊文化 | 中国报告文学网 | 纸磨坊图书网 | 麒麟纪实中文网 | 麒麟文学网 |

关于我们 | 版权信息 | 合作伙伴 | 招聘信息 | 业务合作 | 投稿指南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本网站长信箱:zgbgwx@126.com 征文信箱:zgbgwxzw@126.com 投稿信箱:zgbgwxtg@126.com

Copyright(c) 2008 www.zgbgwx.com 中国报告文学网 版权所有

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主办 京ICP备0900800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060170

监督电话:400-618-2066 中国报告文学作家群:100487922 中国纪实文学群148038398 欢迎您的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