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大最专业的纪实作品网站!
纪实中文网 申请入会 文学志 文集出书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文学馆 > 小说 >

古城斗鸡

发表时间:2015-03-19 14:14 内容来源:原创 作者:李金山


      古城开封有大大小小的斗鸡场数十处,听说这种斗鸡的习俗已流传有上千年的历史,斗鸡竞技成为当地群众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乐趣。
      早晨旭日初升,太阳像一个刚刚睡醒的胖娃娃,迷糊着眼睛披着一层薄雾轻纱,斗鸡场上如泉水一样,从四面八方涌来,斗鸡场渐渐热闹起来。晨风徐徐,雄鸡的鸣叫声打破了七朝古都的宁静。那咯咯咯的叫声和拉着长长嗓门的高亢而嘹亮的歌喉,把生活在这里的人们带入一个神秘的世界。
       杨大伯一大早就提着鸡笼从居住的老巷子里走出来,工作退休了,改革开放给城里带来了优越,不但在他的心里觉得十分轻松,在他的脸上也绽放出快活的笑容。他在家里给他的芦花鸡喂一些米粒,再往一个小水碗里添些自来水,让鸡吃饱喝足后,便提着鸡笼里的芦花鸡悠然自得地来到热闹的斗鸡场。
       斗鸡场上,闫局长早已等待着杨大伯。他的鸡是一只枣红色的大公鸡,尾巴上已经脱光了羽毛,光秃秃的屁股上长着明显的几块黑斑,像几只黑色的小虫爬在上面,他的鸡很肥大,在斗鸡场上十分引人瞩目。这只雄壮的公鸡看上去很威武,鸡冠很大,脖子上长着丰满的羽毛,松蓬着的羽毛红的相当耀眼。闫局长退居二线,工作闲下来,日子过的空虚,于是也加入了斗鸡的行列。杨大伯的芦花鸡和闫局长的枣红公鸡相比较,已是小巫见大巫了。他的鸡不大,鸡脖上的羽毛已在多次参战中被敌方锋利嘴巴啄光了。鸡冠很小,那累累伤痕已在鸡冠上结痂,红色的冠,黑色的痂痕以及那光秃秃的脖子,让人看上去很不协调。背部的羽毛也没有闫局长笼子里的枣红公鸡丰满,两只鸡的大小,肥瘦形成较大的反差。
       场子里的人们七嘴八舌,有人赞誉闫局长的这只枣红公鸡“这鸡一看就有战斗力,看它威武的样子,在战场上肯定所向披靡。”大肚子房产商说。
       “这只鸡来头不小,看样子不是一般的鸡。”杂货店的老板津津乐道。
       “杨大伯的鸡是已经久经沙场,估摸着这次肯定会败下阵来。”满头黄发的街头混混二顺子说。
       在居委会退休的李大婶说:“两只大小不一样,差距太大了有点不公平吧!”
       闫局长得意洋洋地笑着说:“有什么不公平,现在社会,肥和瘦都有它的特色,各有各自的区位优势,比赛是靠实力展示,不分肥瘦,战场上见分晓!”他趾高气昂的脸神,仿佛是在大会上做演讲似的。
       杨大伯淡淡的微笑着,沉默的脸上带着一种平和的神态。
       闫局长把枣红色的公鸡从鸡笼里取出来,弯下腰放开双手大喝一声:“出战!”杨大伯蹲下把早已抱在怀里的芦花鸡用手向前一推“冲,别怕!”
       两只鸡开始了战斗的较量。枣红色的公鸡一出场就显示出不屑一顾的样子,显然它没有把芦花鸡放在眼里,它居高临下把一只脚抬的很高,形成金鸡独立的态势,显得英姿飒爽。鸡头来回摆动着,向四处张望。大而红的鸡冠颤颤悠悠着,嘴里咯、咯、咯地叫着,好像在说:“小的,看我怎么教训你吧!”芦花鸡虽然没有惹起枣红公鸡的重视,它已做好了战斗的准备,两只眼珠只盯着面前的敌人不放,一种仇敌相见,分外眼红的样子。它把双翅抖动扬起,向着敌人猛烈扑去。枣红鸡没有来的及提防,就遭对手的突然攻击,它也不肯示弱,双脚一起跳起嘴巴向着芦花鸡啄去。闫局长急不可耐的样子,双目紧紧盯着两只鸡打斗的态势,嘴里不停的为他的枣红鸡鼓劲:“上,上,使劲啄,啄它的头。”他的眼珠瞪得浑圆,眼珠随着两只鸡的拼杀不停地转动。杨大伯也为他的芦花鸡助阵,“别怕,冲、冲!”杨大伯的脸上也随着两只鸡的打斗而变化着神态。
红鸡把两个翅膀抖开,好像是两把铁扫帚,扑扑棱棱地扫得满地尘土飞扬。芦花鸡双翅腾空,用两脚的爪子向着敌人的头部抓去,红鸡猛然跃起,用高大身子的优势挡住了芦花鸡的攻击。它猛地跳起嘴巴向着芦花鸡鸡冠猛地啄了一口,这一口不轻,芦花鸡鸡冠上立即渗出鲜红的血迹。“啄的好,啄的好!”房产商和二顺子高呼着。
       闫局长也大叫着:“继续啄,继续啄,多啄几口!”
       杂货老板和李大婶也在那里喊:“躲开,躲开!”
       他们是在为芦花鸡提防红鸡的攻击而呐喊。芦花鸡使出全身的力气,挣脱枣红鸡的猛烈袭击,再次跳跃腾空,向着枣红公鸡的脖子猛的啄去。枣红鸡脖子上的羽毛掉下七八根。两只鸡你来我往,一跃一跳,双方你啄我一口,我啄你一口厮杀开来,战场上硝烟弥漫,围观的人越来越多。
太阳微笑着脸升起,古都一派勃勃生机。红鸡靠着自己强大的体力在战斗中毫不示弱。而芦花鸡像似斗红了眼的英勇战士,并没有让敌人强大气势而吓倒。两只鸡战斗正酣,双方的鸡冠却都流出血来,两只鸡在厮杀中互不示弱、虽然它们两个在体重上差距很大,但打斗不分胜负。斗鸡场上洋溢着不同的评论声:“我敢说红鸡肯定打败芦花公鸡。”房产商用手抚摸一下肥大的肚子说。
       “别让它们再斗下去了,看那血淋淋的太残忍了。”李大婶沉着脸色说。
       “不一定,芦花鸡久经沙场,冠以铁嘴之美誉不会败下阵来。”杂货店老板说。
       “再斗几个回合,芦花鸡体力会消耗完的。”这是一个中年厨师的声音。
       “杨大伯你就认输吧,你要是赢的了闫局长那就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二顺子嘴里叼着一支烟眯着眼洋洋得意地说。
       杨大伯冷冷一笑,沉默不语,闫局长自信的脸神,正处在春风沐浴之中。
       “禽类也在这样厮杀,太可悲了,阿弥陀佛,善哉!善哉!”相国寺的和尚嘴里说着,手中的佛珠不停地捻动着,两眼眯出一条线,白白胖胖的脸上神色十分凝重。
       大鸡和不起眼的小鸡,瘦鸡和肥鸡,是一场体力不对等的较量,让围观的人为杨大伯的芦花鸡心中捏一把汗。
       红鸡靠着强大的体力一直都占据上风,而芦花鸡逐渐显示出在战场上的劣势,多次受到红鸡的猛烈攻击。“好,好,啄,使劲啄,跳起来骑到它身上啄”房产商和二顺子喊叫着。
       “躲开,快扭转身子调过头去。”这是一个带着近视眼镜的教授的声音。
       芦花鸡遭到了红鸡的几次攻击后,它好像意识到不是红鸡的对手,它先躲避红鸡攻击的锋芒,寻找战斗中的绝佳时机。当红鸡跃着跳着向它扑过来的时候,它猛地把头一偏,身子一扭,把头和脖子躲藏到红鸡的翅膀之下,红鸡一时失去战斗目标,在芦花鸡翘高长尾巴的羽毛上无法下嘴。芦花鸡在红鸡翅膀下溜到红鸡的尾巴后,猛然转过头来,奋力向着红鸡的屁股啄去,它在红鸡光秃秃的屁股上拼命地啄着,把红鸡啄的咯咯嗒嗒叫着,那红鸡痛苦的叫着,扑棱着翅膀,把地上的尘土和鸡毛拍打的四处纷飞。任凭红鸡旋转身子,芦花鸡就是死死地啄着它的后腚不放,这时枣红鸡败下阵来。闫局长跑过去,用手抱起红鸡,把芦花鸡打落在地,红鸡屁股掉下一块肉来,鲜红的血流到闫局长粗壮的手指头上,那一小块肉还在芦花鸡嘴里叼着。闫局长笼拉着脑袋,脸上乌云骤起,脸色好似霜打了一样,阴沉着脸,一只手抱着那只枣红色的鸡,一只手提着鸡笼,垂头丧气的离开了斗鸡场。杨大伯抱着那只芦花鸡,脸上洋溢着胜利者的喜悦,真是出乎人们的意料,人们看着闫局长的背影渐渐消失在晨光里。戴着眼镜的教授说:“斗鸡不是光靠强大的体力,机动灵活地战术也是决定胜败的根本。”
       太阳红着脸蛋儿渐渐离开了树梢,早晨的薄雾轻纱消失的无影无踪,人们纷纷散去,斗鸡场上渐渐恢复了平静。

本文链接地址:http://www.zgbgwx.com/a/20150319/22058.html

(责任编辑:陈慧文)

作者申明: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同意"中国报告文学网"网站发表此作品,同意"中国报告文学网"向其他媒体推荐此作品。未经"中国报告文学网"或作者本人同意,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一旦传统媒体决定刊用,请"中国报告文学网"及时通知我。在不发生重复授权的前提下,我保留个人向其他媒体的直接投稿权利。

本站申明:本站全部作品版权为原创作者所有,页面版权为中国报告文学网所有!

上一篇:老焉泪

下一篇:没有了

热点资讯

相关资讯

评论区

特别推荐

谁在背后:道
[摘要]《谁在背后》讲述官商[详细]

精彩推荐

精彩推荐

纸磨坊文化 | 中国报告文学网 | 纸磨坊图书网 | 麒麟纪实中文网 | 麒麟文学网 |

关于我们 | 版权信息 | 合作伙伴 | 招聘信息 | 业务合作 | 投稿指南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本网站长信箱:zgbgwx@126.com 征文信箱:zgbgwxzw@126.com 投稿信箱:zgbgwxtg@126.com

Copyright(c) 2008 www.zgbgwx.com 中国报告文学网 版权所有

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主办 京ICP备0900800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060170

监督电话:400-618-2066 中国报告文学作家群:100487922 中国纪实文学群148038398 欢迎您的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