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大最专业的纪实作品网站!
纪实中文网 申请入会 文学志 文集出书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作家访谈 >

韩寒:我不喜欢重复他人,不怕被人说俗

发表时间:2014-04-18 09:13 内容来源:中国新闻网 作者:

韩寒在片场发现一个好玩的“悬崖”,自己也要去玩一下。
冯绍峰在微博发了一张他闭着眼睛听韩寒讲戏的照片。
韩寒喜欢冷色调,剧组拍的许多工作照都是黑白色。
韩寒说选择和投资人方励(左)合作,是因为对方能尊重他的决定。
  在电影局官网2013年12月全国电影剧本备案、立项公示的通知中,韩寒首执导筒的电影《后会无期》位列其中。随后,新京报独家报道了这个消息,韩寒也在自己的微博上证实了此消息。其实,近年早已耳闻韩寒有意当导演,但正式启动之时,第一次当导演的韩寒,却比想象中的更加低调。
  韩寒导演处女作《后会无期》计划一个月左右后关机,冯绍峰、陈柏霖、钟汉良、袁泉、陈乔恩等担任主演,其实还有惊喜主演并未曝光。4月11日,新京报记者来到了正在上海车墩拍摄的《后会无期》剧组,两天的时间里,记者旁观了韩寒在片场的工作状态、参加了一次剧组讨论会议,当然,也有了一次两个多小时与韩寒面对面的交谈。
  虽然这是记者第一次采访韩寒,但是我们的对话气氛却让人感到自在和自由,甚至会坐在地毯上、大口啃着苹果。成名之后,韩寒接受的采访并不多。他说,并不是自己要刻意保持神秘,而是他很容易信任别人,所以反而担心自己说得太多。常常有真性情被拿来当枪使的经历,这让他觉得失去了很多意义。也因此,此次专访的定稿,体现了韩寒的率真,也会有韩寒作为公众人物的一种谨慎。
  韩寒曾说,对于女儿韩小野的成长,他一直觉得所谓爱,就是陪伴。所以他会公开发布女儿的照片,为的是可以大方带着女儿出门。拍电影如此长的周期,在上海拍摄时韩寒也是尽量住在家里,太太也偶尔会带着女儿来片场探班。每当小野的身影出现,片场便响起一片“岳父大人”的叫声。
  ■ 韩导的n个侧面
  顽皮 片场自找乐趣玩起来

  一堆水果、一听可乐、一个手机充电宝,这是韩寒在片场的监视器旁一直会摆放的物品。两天的接触里,韩寒重复的最多的一件事情就是找充电宝,因为他的手机总是处于快没电状态。剧组人员说韩寒的确是一个丢三落四的人,东西交给他,转手就没了。剧组的对讲机总是不够用,韩导对此功不可没。而更能体现韩寒这一特点的事情是,某天他一觉醒来发现裤子不见了踪影。于是,他的微博上出现了他穿着睡裤到片场的照片。
  拍摄现场虽紧张,但韩寒完全没有紧绷的状态,还总能找到乐趣。一次,韩寒边说话边拧着身边一个片场大灯的螺丝,结果大灯滑落,在紧贴韩寒头部的位置停了下来。全剧组人都吓坏了,定了神儿之后的韩寒却笑言:幸亏我长得不是很高。
  在片场,也能看他顽皮的这一面。一场有群众演员参演的戏,监视器前的韩寒原本聚精会神地看着画面,却突然笑出了声。原来一个群演的手机响了,他赶紧掏裤兜欲关掉手机,因为太紧张,在兜里摸索了半天也没关掉。副导演有些不好意思地小声问韩寒:“要不要喊停?”韩寒笑着答道:“没关系,正好让演员再熟悉一遍台词。”
  温和 从未对剧组人员发火
  很多剧组工作人员说,影片拍摄已近尾声,但从未见过韩寒发过火,即便发生了状况,也从未见过他一脸怒气大声说话,“韩导笑起来是无害的,毫无攻击力”。
  韩寒与主演之间的交流亦是如此。记者在现场的观察,以及在剧照师的海量照片里,韩寒都是喜欢在演员的耳边说悄悄话。对此剧组工作人员也私下戏言:韩寒与男演员交流像是在“搞基”,与女演员交流则像是在泡妞。其实针对演员身上共有的敏感、脆弱,韩寒这种与演员沟通的方式极好地照顾到了演员的情绪。当然,如果想让演员一遍遍重来,这种方式也更容易让演员无怨言。
  相处得时间长了,主演对韩导逐渐信任,也渐渐呈现出自己放松惬意的一面。趁着换场景的空当,对车也很着迷的冯绍峰会与韩寒交流心得,从手机里翻出心仪的越野摩托车照片给韩寒看。虽然《后会无期》里有大量驾车行驶在路上的戏份,但韩寒决定全片不采用漂移等炫技场面,不过常常在拍摄结束后,韩寒便把冯绍峰从车里拽出来,自己钻进去来个漂移或者甩尾解解瘾。
  克制 喜欢冷色调不爱煽情
  韩寒自小就对影像非常着迷,现场他也常常拿着莱卡相机四处拍摄。记者观察,韩寒此次的影像风格偏向低饱和度和冷色调,连群演自行车上挂着的红色塑料袋,他也要求拿走。在画面的构图上,韩寒也有着自己独特的味道,并不追求刺激夺目,而是比较喜欢缓缓不留痕迹的运动镜头。其实韩寒也是个对技术很着迷的人,正如他在微博上写道:“我们的电影耗资巨大,使用大量最新技术,特制的高性能跟拍车,flying cam和国内罕见的变形宽荧幕镜头……”在记者参加的关于片中一个非常重要的道具的制作讨论会上,韩寒非常具体且清晰地给出了对于这个道具的形态和意境的描述,液压、爆破、切割等专业术语,让人像是错入了一个有关工程技术的会议。
  这次到现场探班的戏份,赶上的是主演冯绍峰和袁泉的对手戏,也是袁泉在《后会无期》里的杀青戏。从监视器里看这场戏,有种告别时的忧伤,但韩寒将这种很容易煽情的情绪处理得干净利落,一个远去的背影之后,便不再有下文。这与韩寒的个人喜好有关,他很不喜欢给人矫情酸意之感,一如他的文字。
  坚持 在决定之前纠结完毕
  工作人员笑言,韩寒有多动症,坐不下来,经常站着看监视器。他很喜欢暴走,有时候各部门都准备好了,却唯独找不到导演,其实他是喜欢在暴走的过程中想明白问题。而一旦做出决定,韩寒就会非常坚持,因为在过程中产生的纠结或者不确定,他都已经在做出决定之前完成了。所以,除非你能给出一个更好的理由,否则很难说服他。
  不过韩寒的变通能力很强,思路也非常敏捷,比如涉及一个专业领域很强的话题,当相关技术人员告诉他其中有无法实现的部分时,韩寒就会立刻说出第二个甚至第三、第四个备选方案,并以一种委婉却坚定的交流方式,让人最后总能实现他的一个想法。
  我少年的时候,在一晚上看完《生死时速》《真实的谎言》《侏罗纪公园》《终结者2》这四部电影,完全把我震惊到了。实际上,这四部电影甚至对我的写作风格也产生了一定的影响。
  电影 30岁后,拍电影是最想做的事
  新京报:如果写小说是你与世界对话的一种方式,赛车是你与自己对话的一种方式,那么拍电影呢?
  韩寒:是我跟自己跟世界对话的另一种方式。我是一个特别讨厌重复的人,所以我比较喜欢拉力赛,不喜欢场地赛,虽然我的场地赛成绩也还不错。人生特别有限,老在回头看自己做过的东西,我会觉得无意义、虚度光阴。
  20岁我做了赛车手,到了30岁我已经拿了几次总冠军,我挺满意。我从小就喜欢影像,在写小说的时候其实脑子里过的都是影像画面,有时候恨不得连环轨都已经铺好了,写两人的对话脑子里也全都是正反打。所以30岁以后,拍电影就成了我最想做的事情,我差不多在二十四、五岁的时候就开始准备了,拍电影也算是我生命计划中的一部分。
  新京报:你曾说,写小说、赛车、拍电影是你儿时的三个愿望。儿时的你,因为什么对电影产生了情结?
  韩寒:我少年的时候,家里买了录像机,爸爸就租了四盘录像带给我看,《生死时速》《真实的谎言》《侏罗纪公园》《终结者2》。我是在一晚上看完这四部电影的,完全把我震惊到了。我觉得这四部电影节奏把控得都非常好,而且带有一些人文气息,蛮有情怀。
  我也喜欢很多台湾电影,只是睡前看着火车开动了,睡醒了还在开;舒淇念信,睡醒了还没念完,当然听舒淇念信也是一件感觉很美好的事情。虽然这些台湾电影会让你想起童年忧伤、故乡情怀,但对我影响最大的还是美国电影和香港电影。
  很多人不屑于提及一些热门电影,比如《无间道》《大话西游》之类,我就觉得很好看。我也喜欢《告白》《他人的生活》,这些都算相对通俗的电影,我不会为了让大家觉得我很高雅高深而给大家说一堆很生僻的欧洲文艺片。
  新京报:这四部商业元素很强的电影成为了你的电影启蒙教育,是否担心有人会说与你文艺男青年的气质不符?
  韩寒:我完全不怕别人说我俗。能吸引、打动我的电影,就是好电影。有些电影有时候会让观众产生一种自虐心理,比如看一个女人叠三分钟床单,一百个观众会有八十个看不下去,坚持看完的二十个观众中,某几个就会说一些让你想起了生活中的某些小片段感慨万千之类的话。其实你已经无聊了三个小时了,你肯定要为你浪费的这三个小时找理由嘛(笑)。但我就不是特别喜欢这种电影,情绪推动铺垫很慢、说一些装逼的话:往年这里有十二棵樱树,今年只有十一棵,我不知道那棵去了哪儿,就像我不知道这十一棵未来也会去哪儿。
  实际上,这四部电影甚至对我的写作风格也产生了一定的影响,我忍受不了两三页纸里面没有出现亮点、对话中没有高潮。当然,前提是尽量不要影响叙事。
  “(《1988我想和这个世界谈谈》)其实创作的过程还是蛮痛苦的,我的赛事又多,又想对自己的叙事做一些改变,所以断断续续花了很长时间。但是到后来我就不想再继续下去了,我往往在做事情的时候兴高采烈,但在这个过程中热情也就随之过去了,对我来讲已经完成了。”
  编剧 跟别人阐述想法不如自己写
  新京报:《他的国》《1988我想和这个世界谈谈》你都是想拍电影早于想写小说的,没拍成是什么原因?
  韩寒:现在想这两部作品拍成电影不一定会很好看,但当时我的确有拍成电影的想法,而且已经很有画面感了,其实《后会无期》里面也有一两个“1988”的桥段。没拍成有很多原因,除了当时的电影环境,也有我自己的原因。其实创作的过程还是蛮痛苦的,我的赛事又多,又想对自己的叙事做一些改变,所以断断续续花了很长时间。到后来我就不想再继续下去了,我往往在做事情的时候兴高采烈,但在这个过程中热情也就随之过去了,对我来讲已经完成了。
  新京报:这次为什么没有选择拍自己的小说?《后会无期》拍完后会写成小说吗?
  韩寒:不会。观众看完了,无论说书不如电影拍得精彩,还是电影没书写得好,这两种说法对我来说听着都不舒服(笑),所以不如拍一个全新的。
  新京报:是什么触动了你决定写《后会无期》这个剧本?
  韩寒:最开始是想写小说的,但后来觉得既然早有拍电影的想法,也别浪费了(笑)。其实在我几个想拍成电影的故事里,《后会无期》是相对最容易操作的,适合做一部电影导演处女作。我现在已经被另一个故事触动,而且开始构思了,跟一个历史事件有关。
  新京报:你的小说不会突出强烈的戏剧性,而是散漫的叙事。但是电影往往强调故事性,这是否会影响到你的剧本创作?
  韩寒:如果让我写一个跌宕起伏、首尾相扣的故事,对我来讲并不擅长,也不是我特别喜欢的东西。这次在剧本创作中也的确存在这样的问题,很多细节和桥段做得不错,但故事不会那么环环相扣。我想就尽量让观众能够看得下去,至于其他方面,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新京报:为什么没有找专业编剧?
  韩寒:很难有人能跟我的风格搭得上吧(笑)。举个例子,我特别不喜欢MV式样的情绪段落,我认为所有的情绪都应该在事情发展过程中产生。比如表现一个人最喜欢的狗死了,传统的处理方式不外乎是:你叫狗的名字它没有出现;你看着它的照片神情特别失落;你看着外面别人的狗在跑,感觉很悲伤。而我可能会这样处理:狗的主人有强迫症,他每天要上十四个台阶,每次他都是走到第十个台阶,最后四个他必须是一步两个台阶跨上去。但是在他的狗死去的那一天,最后的四个台阶他是一步一步走上去的。之后这个情绪就结束了,我不会再去做其他的交代,因为我会觉得那些桥段比较酸。像这样的处理方式,很容易跟别人产生创作分歧,跟别人阐述自己想法的时间,不如自己写。
  新京报:这次剧本写了几稿?
  韩寒:一两稿,因为再多我就会厌倦。任何事情,对我来说失去新鲜感的话,就会失掉很多意义。
  新京报:在剧本创作过程中,是否有突然对之前的想法深恶痛绝,然后推翻重来的经历?
  韩寒:不会。虽然现在拍摄的剧本与我最初想写的故事差别还是蛮大的,但是我写的小说和剧本有一个共同的地方,就是拥有很多的闪光点。所以即便有的段落会做较大的改动,也起码能保证有原来百分之三四十的东西。
  创作 不会重复别人做过的事情
  如果看到某个地方与别人的东西相同,我就必须要绕过去……
  新京报:影片是有关青春、成长的故事。都说太阳底下没新意,韩寒的关乎青春的电影,有什么独特之处?
  韩寒:在开拍前我就跟摄影师定下了一个规则,就是坚持镜头不夸张进光,而且没有火车、双脱手骑自行车、医院,也没有悬崖边的呐喊、雨中的奔跑、铁轨边的迷茫,反正大家印象中青春片的这些元素我们都没有,我不喜欢重复他人做过的事情。
  新京报:《后会无期》这个片名很有离别之意。影片定位于一部公路片,公路片往往给人一种未知、冒险、迷茫、寻找的感觉,片中是否有类似的表达?
  韩寒:有类似的情绪,但我觉得还是有很多的不一样。片中也有很多喜剧元素,但我也找不出一部同样喜剧风格的电影。如果看到某个地方与别人的东西相同,我就必须要绕过去,人家是最后一分钟营救,我可能就是最后一分钟破坏。不过观众什么电影没看过,不可能你的东西就都是全新的,但至少在我有限的看片量里,不会重复别人的东西。无论如何,这部电影都是关于告别。
  新京报:定位于公路片,与你赛车手的身份有关系吗?
  韩寒:有。赛车教会了我很多东西,从事创作的人往往比较敏感,容易陷入焦虑、抑郁的情绪,而赛车必须遵守它的规则,这会对许多文化人身上的软肋形成一种克制。这次我比较得意的是,虽然片子里主角要驾车穿越各种各样的地形和环境,但我没有采用任何漂移、甩尾之类的方式来炫车技,我不想拿个人的喜好凌驾于故事之上。当然,这样做还有一个好处就是我不用客串出镜,《致青春》有一点做得特别好,赵薇在里面一个镜头都没有客串,否则观众一定会出戏。
  新京报:很多导演的处女作都会拍自己的故事,《后会无期》也有很多重场戏是在你的家乡亭林镇取景,这部电影有自传色彩吗?
  韩寒:几乎没有。选择在老家拍摄主要是因为好操作,我们找到的一个仓库相比一些拍摄棚要便宜一些。我所有的青春回忆在我的书里面都已经表达完了。
  新京报:你性格中的几面性在角色身上是否有投射?
  韩寒:一定有,每个人都有多面性,我性格中的几面性也就是你性格中的几面性,类似你看似坚强,其实内心脆弱,看似冷漠,其实内心热情,看似清纯,其实内心狂野。这些话总会在某个时候击中一个人,所以这绝不是创作手段,而是泡妞手段。
  片场 和演员都是耳边说戏,很小声
  我不喜欢在现场大声喊开机,那是现场副导演的事情,我只负责什么时候停。
  新京报:你是一个对任何事情都亲力亲为、事无巨细的导演吗?
  韩寒:创作上的沟通主要做在开拍前,到了片场,你要让别人在自己的职位上有存在感。我不喜欢在现场大声喊开机,那是现场副导演的事情,我只负责什么时候停。就像我不喜欢计较排名先后,或者拍照时一定要站在最醒目的位置,我觉得真正的地位是无需靠你站的位置来获得的,而你越在乎这些,也就说明你还没在那个地位上。当然我现在还没有达到这样一个能量或者才能,归根结底还是要靠你的作品和成绩说话。我在意的事情,我就会干涉其中一切事物,创作就是要在绝对谦逊地学习聆听磨炼之后实施绝对的独裁。
  新京报:所以在片场你也不会发火骂人。
  韩寒:从来没有。包括我赛车时跑到最后一圈车坏了,我也不会骂技师,这样做并不能改变事实。人都有不痛快的时候,但绝对不能放在表面上,因为这绝对不是你真性情的表现,而是一种不负责任的表现。剧组几百号人,你分分钟就崩溃了骂人了随意指责他人,这样的男人也不会拿到比赛总冠军。
  新京报:你在微博上写道:尽量减少手持和肩扛,只为冷静克制地叙事。这意味着会有大量的长镜头和全景吗?
  韩寒:影像风格上我不喜欢大量的手持,不喜欢无序的运动。这次片子里只设计了一个长镜头,我觉得是一个必要长镜头。我不认为长镜头是一个特别炫技的方式,长镜头必须要有信息量,如果三分钟的长镜头让观众感觉很舒服,像看了一个30秒的运动镜头,这种感觉就比较好。比如《地心引力》的长镜头,你不仅不觉得长,反而希望不要停。但无论镜头怎么处置,只要电影好看,都对。
  新京报:你与演员是怎么沟通的?作为新导演,你靠什么博得演员们对你的信任?
  韩寒:我比较喜欢在他们的耳边说话,很小声。有时候也会指定他们的动作,比如这个时候你的嘴角要上扬多少。他们都是聪明人,很有经验,他们对电影最终呈现的质感一定都是有自己的认知,如果他们觉得不好,在表演上也一定会表现出他们的担忧,情绪上也会有一定的影响。到目前为止,我相信他们对我们的团队还是很认可的。当然,结果是最好的维系情感的方式,这个世界非常现实,尽管我不愿意承认。
  新京报:往往自己担任编剧的导演,不太允许演员改剧本,你呢?
  韩寒:我是不接受演员现场发挥改台词的,因为我的台词里没有水词。包括呢、啊这样的语气词,出来的效果会截然不同。但我也不会固步自封。因为他们对角色也有了感情,有时候,有些词他们的想法比我写的更好,我会欣然接受。他们都是有才华的演员。
  信心 电影不会票房口碑分化
  我的读者和受众与一般的粉丝不太一样,他们的智商和想象力也是让我蛮自豪的一件事,我也根本忽悠不了他们。
  新京报:要给你投资拍电影的人剧增,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韩寒:《泰囧》和《致青春》之后。
  新京报:拒绝了很多大的电影公司的投资,而是选择与方励和路金波合作,是否也有你不喜欢与不熟悉的人合作这个原因?
  韩寒:有。倒不是拒绝与陌生人合作,但之前有过太多次的不愉快。他们有优点,自然也有缺点,但他们能够给予我创作上的自由,我认为这也是最基本的合作基础。当然我也会听取别人的意见,只要你能说服我。
  新京报:中国电影有一个很现实的现状,就是票房论。你会对《后会无期》做票房预期吗?
  韩寒:我当然希望票房越高越好,但电影需要天时地利人和,我没办法预估票房,这虽然是客套话,但也是大实话。
  新京报:票房和口碑二选一,你选哪个?
  韩寒:我的读者和受众与一般的粉丝不太一样,他们的眼光、判断非常独立,会很客观冷静地去审视你的作品,并不盲目。他们的智商和想象力也是让我蛮自豪的一件事,我也根本忽悠不了他们。所以我相信,如果我的电影票房很好,那么口碑也一定不会差,不会出现票房口碑两极分化的情况。
  新京报:你曾就很多人误以为《一座城池》是你导演的而做了声明,你是不是很在意?
  韩寒:导演当初找我,说没拿到我的版权就拿不到投资,我就授权给他了。其实到现在他们公司也只付了定金,其余还没给我,我也没去管人家要,真的纯粹是希望一个年轻导演获得机会。既然是帮助新人,肯定有一定风险。过程中我也不会有任何的干涉干预,因为要给其他创作者自由。所以我选择了完全放手。但以后所有自己的作品都尽可能会自己来操作。
  新京报:所以以后你不会再给新人授权了?
  韩寒:不一定(笑)。我有性格缺陷,一种莫名其妙的很傻很蠢的救世主情结。其实最后你发现自己什么都不是,救不了任何事。
  跨界 应该感谢郭敬明和《小时代》
  《泰囧》《致青春》《小时代》的出现对我的导演处女作是有一定的帮助的,他们都取得了很好的票房,这也让我的第一部电影获得了更多的自由度。
  新京报:《小时代》之后,找你拍电影的是不是更多?
  韩寒:对啊,格外多(笑)。
  新京报:《后会无期》注定会拿来与《小时代》做比较,况且《小时代3》也会在年内上映,如果后期制作周期允许,也许市场更希望看到两部影片同期上映。
  韩寒:曾有人提议把两部电影捆绑营销,但我特别反感。我知道这样的问题一定躲不过去,但彼此调侃一下,开个玩笑,都无妨。到电影宣传时大家都会各做各的事情,大家都和和气气的挺好,都在努力追求自己想要的东西,我不觉得我们之间会有特别交恶的情况发生。其实《泰囧》《致青春》《小时代》这些片子的出现对我的导演处女作也是有一定的帮助的。郭敬明的电影可能争议大一些,但他们都取得了很好的票房,这也让我的第一部电影获得了更多的自由度,而他们作为先驱者也许会更辛苦。在这点上我很感谢他们。没有这些新导演的成功,我可能不能获得那么多的资源和自由度。
  新京报:你觉得《小时代》拍得怎么样?
  韩寒:没有传说中的那么差。
  新京报:郭敬明为《小时代》的营销宣传是非常卖力的,你会这样做吗?
  韩寒:我肯定不喜欢,不过我一定会适应。拍电影要为投资人负责。其实采访过我的媒体都挺喜欢我,因为我经常胡说八道,从我嘴里能够说出新闻标题来,不像好多明星说话都是严丝合缝滴水不漏。但是性情如果被别人当枪使,就没了意义。
  新京报:你的性格是自由不受束缚的,当你饱受争议的时候,你是怎么面对的?
  韩寒:我从小到大最受不了三件事:逼我、催我、冤枉我。我一定会以最强硬的态度去反击和对抗。我觉得我的情绪调整能力不错,原因就是我从很小的时候就受到了太多指责、争议,诬蔑,一直到现在,各种争议就没断过。不过这也练就了我快速调整的本事,一般人需要五天,我只需要一天,但绝不代表我不难过。不过任何外界的打击都比不过我发现自己不适合做一件事情时的打击,比如游泳,我学了好久都游不好,对我打击很大。
  三人行
  自己实在邋遢

  新京报:从曝光的片场照来看,男演员造型都很邋遢,那么片中的女生呢?
  韩寒:也好不到哪儿去(笑)。其实我觉得男生不算邋遢吧,可能是因为我自己太邋遢了。
  新京报:比如你穿着睡裤到片场。
  韩寒:那是因为我一觉醒来,发现裤子找不到了,而且我当时只带了一条裤子,当然这条裤子有时候还兼做围巾(上图)。
  孩子让人轻松
  新京报:被称为“国民岳父”的感受?
  韩寒:刚开始觉得有点怪,但知道大家都没恶意就释然了,在片场很多人也叫我岳父。以前都叫韩少,现在连个过渡都没有,反差太大了(笑)。
  新京报:以前你有要小孩的想法吗?
  韩寒:有啊,我一直都说我会很传统地结婚生子。有了女儿之后,我在赛车时速度更快了,也更稳定了,这跟很多人是相反的。我是觉得自己的基因已经有了保留和延续,反而让我更加放开手去做。我希望小野十五六岁时我还能赢得比赛,让她觉得很自豪,也能感受到这份情感,然后我再考虑退役。
  老婆管钱管账
  新京报:你赚的钱交给老婆管吗?
  韩寒:对啊,我觉得这是应该的,我是上海男人嘛(笑)。也幸亏是我老婆管钱,不然我肯定不知道都丢哪儿去了。当然,她也不会限制我随身只能带多少钱之类,这就太过了。我的个人观点是,一个把钱管理得井井有条,把账记得分文不差的人,可能不太会创作出特别有想象力的作品。

本文链接地址:http://www.zgbgwx.com/a/20140418/20048.html

(责任编辑:武晓勤)

作者申明: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同意"中国报告文学网"网站发表此作品,同意"中国报告文学网"向其他媒体推荐此作品。未经"中国报告文学网"或作者本人同意,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一旦传统媒体决定刊用,请"中国报告文学网"及时通知我。在不发生重复授权的前提下,我保留个人向其他媒体的直接投稿权利。

本站申明:本站全部作品版权为原创作者所有,页面版权为中国报告文学网所有!

热点资讯

评论区

精彩推荐

精彩推荐

纸磨坊文化 | 中国报告文学网 | 纸磨坊图书网 | 麒麟纪实中文网 | 麒麟文学网 |

关于我们 | 版权信息 | 合作伙伴 | 招聘信息 | 业务合作 | 投稿指南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本网站长信箱:zgbgwx@126.com 征文信箱:zgbgwxzw@126.com 投稿信箱:zgbgwxtg@126.com

Copyright(c) 2008 www.zgbgwx.com 中国报告文学网 版权所有

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主办 京ICP备0900800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060170

监督电话:400-618-2066 中国报告文学作家群:100487922 中国纪实文学群148038398 欢迎您的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