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大最专业的纪实作品网站!
纪实中文网 申请入会 文学志 文集出书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纪实文学 > 纪实文学 >

一个普通少先队员的光辉

发表时间:2014-04-14 11:40 内容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张志杰

        张子静,今年13岁,是忻州市第五中学初一六班的一名女学生。她有一双大而明亮的眼睛,象两盏闪亮的灯镶嵌在俊俏的脸庞,放射着智慧,刚毅和善良的光芒,掩藏不住心底那火一样的热情和爱-----对生活的爱,对同学的爱,对班集体的爱,对祖国的爱。她是以全班第二名的优异成绩考入第五中学的。不久便被选为副班长,少先队中队长。在老师、同学和家长的心目中,她是一个好学生、好干部、好同学、好队员、好孩子。然而,她认为,自己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中学生和少先队员,既没有感人至深的豪言壮语,也没有惊天动地的辉煌业绩。那些发生在她身上,让她难以忘怀的小事,有的出于偶然,有的则纯粹是心底世界的自然流露,就像一串珍珠,每一颗都无意去闪光,却又那么诱人。就像公路上的里程碑,默默地告诉别人,她在前进。这些小事记述了一个普通少先队员的成长历程。
         那是一个冬天的晚上,子静办完班里的板报已是七点半了,班主任老师把她和另外几个同学送出校门口,她向东独自骑着自行车回家,刺骨的寒风扑面而来,路上行人和车辆稀少,路灯在风沙里也变得朦朦胧胧,当走在和平路和新建路的十字路口,向左拐弯时,迎面来了一辆桑塔纳轿车向左拐,她赶忙用近乎冻僵的手握车闸减速,对面的车也减了速,但她的车子不听使唤,就急忙向右,边拐边跳下来,慌忙中觉得自行车后胎碾到一块砖头或是什么上,但终于跳下来了,站在那儿,自行车倒在地上。汽车在她的左边停下来。司机见她站着,从车窗里探出头来,笑笑说:“小朋友,让你受惊了,要我帮你扶车子吗?”她马上镇静下来,冲司机笑笑说:“没关系,我自己来”,司机礼貌地按了两声喇叭开车走了。子静向司机招了招手,转身回来扶车。书包掉到两米远的路边。她把自行车扶起来支好,去捡书包,看见离书包不远处有一个黑呼呼的东西。她想,准是刚才绊倒她的那块砖头。不把它搬到路边,会绊倒别人的,于是就走了过去。走近一看,才看清是一个砖头大小的长方形皮包,她把皮包捡起来,仔细端详着,拉链紧紧地拉着,皮包的棱角已磨去了皮。子静脱了手套,在寒风中用手指捏了捏皮包,里面象是有纸在轻声嚓嚓响,这时,她犯嘀咕了。看皮包的样子,不像是有钱人的,里面可能有文件或资料什么的,怎么办呢?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一时没了主意,是返回学校送给老师,或是回家交给爸爸妈妈,还是在这儿等失主?这时她的耳边响起了幼儿院阿姨教的一首儿歌:“我在马路边,捡到一分钱,把它交给警察叔叔手里边•••••••”对,交给警察叔叔吧!这样也能早点回家,她盘算着,父母正望眼欲穿等她回去,成堆的作业等她去做,就这么办。当她回头张望十字路口,哪有警察的影子,现在快8点了,交警同志早已下班了,她在路边焦急地徘徊着。西北风猛烈地刮着,寒冷袭来,冻得她直打颤,她索性把书包和拾到的包放入车篮,推着自行车来到路灯下。霓虹灯的光使她感到了一丝温暖,她又思索起来:这包是谁丢的?如果里面有贵重的东西,失主一定很着急,何不打开看看,没有什么值钱东西就把它带回家,明天贴张招领启示算了。正在这时,一个骑着摩托车的人冲她这边开来,她用期待的目光注视着来人,但那人只向她瞟了一眼就走了。周围又恢复了宁静,她想,失主马上就会来的,还是不打开包,失主来了,完璧归赵,倒也来的干净。
        寒风不停地刮着,时间一分一秒地过着,子静的肚里咕咕直叫,等待是焦急的!几次她心中闪出:回到温暖的家里,吃着热腾腾的白馍,坐在海绵椅子上做作业的念头,但一想到失主焦急不安的神情,就打消了回家的念头,继续等下去。9:23点,一个两鬓斑白的老人骑着一辆旧自行车走来,边走边向路两边张望。她猜想,来人准是失主,看样子他也不知道自己的包是在哪儿丢的。老大爷走近她,下了车问:“小姑娘,这么晚了还不回家,在这儿等什么?”问话让她有点儿失望,便反问到:“大爷,您这是干什么去?”老大爷见她只问不答,便苦笑着说:“孙女住医院,我去取钱去”,她马上意识到来人大概就是失主。便追问道:“你在路上象是找东西?”大爷的眼睛中顿时露出希望的光芒,但顷刻就消失了。只是淡淡的说:“我去医院的路上丢了一个包”子静一听,激动地向前走了两步:“大爷,我等了您好久了,您的包是什么样的?”“黑色的,有点旧了,里面有孩子的病历本和钱”。大爷惊喜地说。子静把包从车篮里取出来,递过去说:“是这个吗?”大爷接过包,借着灯光看了又看,声音略带沙哑地说:“孩子,天这么冷,把你冻坏了吧!”说着,脱下他那羊皮大手套,用干涩而热呼呼的大手拉住子静说:“你把这双手套戴上吧?你那手套太薄了”。子静婉言谢绝了大爷的好意,推起车子准备回家,见大爷正拉开皮包看什么,象是取什么?她忽然觉得应该给大爷说点什么?至少应该说清楚,自己没有打开过包。当看到大爷从包里取出一大叠钱,抽几张向自己走来时,她明白了大爷的用意,原来大爷并不是清点里面的钱。子静赶忙跨上自行车,飞快地走了。她是被钱吓跑了吗?不,子静是十分珍惜钱的,过年的压岁钱,她都舍不得花存起来。大多买了书; 偶而也买点零食吃;去年,曾响应学校的号召,给全省公路绿化捐50元零花钱,但就因为大爷追着给钱,使她对钱有了新的认识和感受,也因为同样的原因,那天晚上的事她从未对人谈起,包括对自己的父母,也没有写入日记。后来,关于那一天的细节她似乎渐渐淡忘了,也无心思去反复回味。她从大爷善良的目光中,已得到了最终的答案。使她惊奇的是,那天,是什么给了她那么大的勇气和胆量,敢独自一人在漆黑的夜晚等了那么久,万一有个歹徒出来,可怎么对付,当时,为什么自己一点也没有想到这一点,归还了皮包后却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更让她奇怪的是,那天爸爸妈妈没有责怪自己晚回家。妈妈还给煮了两个荷包蛋。而另一回,她的妈妈却狠狠批评了她,让她受了一肚子的委屈。
        那是去年寒假前的一个晚上,子静坐在写字台上做家庭作业,其中有几道数学题最伤脑筋,是数学李老师布置的几道较难的方程题。临近期末,各科作业都比较多,难题也多起来。从早上六点就上学的学生们,几乎忙的喘不过气来,好学生也感到吃力,差等生就更不用说了。那天,学习了一天的子静已感到浑身无力,坐在台灯前直发呆,脑子里空荡荡的,什么一筐苹果若干人分,什么一批零件先加工三分之一,统统去它姥姥家去吧!这时,电话铃声响了,她赶忙跑到电话机旁,抓起听筒,是好朋友黄贞打来的。黄贞是她的同班同学,是从乡下考入第五中学的,成绩较差,平时有什么难题常打电话,或直接跑到她家来问,子静几乎成了黄贞的半个家庭教师了。黄贞打电话是问那几道数学题怎么做,她也正为这事犯愁呢。电话使她清醒了许多,便重新打起精神来,挺直腰板,做出了一副不攻下这几道题誓不罢休的姿态,她想,自己还做不出来,怎么去教黄贞呢?窗台上的水仙花开的正灿烂,飘来阵阵清香,写字台上的闹钟正单调地滴答滴答地响着,既像草原上驰骋的马蹄声,又像上夜班工人听到的机器轰鸣声。子静把目光从水仙花移向写字台上玻璃板下的座右铭:“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便再次正了正姿势,开始了新一轮的思考。经过十几个小时的学习和奔波,她已没有一点思绪了,眼皮不自觉地打起架来,时间已是十点半了,突然,眼前一片漆黑,她睁开眼睛一看,是台灯熄灭了------停电了。于是,她从椅子上站起来,伸了伸懒腰,从壁柜的抽屉里,取出蜡烛点着,把它放在写字台上的台灯下,重新坐好,两只胳膊搭在写字台边上,趴在写字台上,认真地思索起数学题来,想着想着便进入了梦乡••••••。
         黄贞坐在她的旁边,她拿出一张稿纸列方程,黄贞专注地看着纸上的方程,她边写边讲解,忽然一只小狗从腿下钻出来,伸出舌头舔椅子,她笑了,黄贞也笑了。
        “子静,子静”恍惚中,听见有人叫她,推她,她猛然抬起头,睡眼惺忪地睁开眼睛,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写字台上的蜡烛快要燃尽了,台灯的半圆形灯罩被蜡烛烧开了一个大缺口,缺口下有几根象冰柱一样的针尖。她母亲站在她身后,指着蜡烛大声说:“快把写字台烧着了,你不要命了!”说着眼泪就掉下来,滴在了子静的手背上。
        子静完全清醒了,看着写字台上堆积如山的书和快要燃尽的蜡烛,背心透出一股冷汗,好险哪?这些书和写字台要是燃烧起来,会多么可怕。妈妈批评的语调慢慢低下来,给她重新换了一根蜡烛,向她唠叨开大道理了。劳逸结合呀,向四十五分钟要效益呀,全来了。这些话让她耳朵起茧了,这阵儿还满肚子委屈呢!母亲的话她几乎一句也没入耳。只是目光注视着台灯上的“冰柱”,象画家欣赏自己的作品一样出神。忽然,她眼睛一亮,对呀!老师不是说要找等量吗?顺着这个思路,几道题一会儿就做完了。已是十一点了。她拿起电话,一字一句地把那几道难题的解法告诉了黄贞,放下话筒,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快乐,就像登山运动员经过艰难跋涉,爬上了一座山峰。
        第二天早上,爸爸来到她的卧室,看见那盏台灯,温和地笑了笑说:“子静,给你买只新台灯吧!”她摇摇头答道:“爸爸,不用了,这就挺好的。”妈妈也附和着说:“留着它做个纪念吧!让她永远记住这次教训。”她爸爸不再说什么了。那只台灯就成了子静生活的伴侣,照亮她前进的道路,当遇到难题的时候,当踢足球、长跑累了的时候,当教室的暖气漏水,别人已下学走了,而她一个人扫水的时候,当办板报写稿子无从下笔的时候,她总是想起那只台灯。

作者简介

张志杰,男,54岁,山西省忻州市水保科研所高级工程师。业余喜欢文史哲,著作《恒星引力与世界历史》于2008年由吉林人民出版社出版。中篇小说《水鸟》于2007年《五台山》杂志4期发表。诗歌《小猫》于2014年 1月 2 日,中国报告文学网发表。

本文链接地址:http://www.zgbgwx.com/a/20140414/19901.html

(责任编辑:武晓勤)

作者申明: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同意"中国报告文学网"网站发表此作品,同意"中国报告文学网"向其他媒体推荐此作品。未经"中国报告文学网"或作者本人同意,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一旦传统媒体决定刊用,请"中国报告文学网"及时通知我。在不发生重复授权的前提下,我保留个人向其他媒体的直接投稿权利。

本站申明:本站全部作品版权为原创作者所有,页面版权为中国报告文学网所有!

热点资讯

评论区

精彩推荐

精彩推荐

纸磨坊文化 | 中国报告文学网 | 纸磨坊图书网 | 麒麟纪实中文网 | 麒麟文学网 |

关于我们 | 版权信息 | 合作伙伴 | 招聘信息 | 业务合作 | 投稿指南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本网站长信箱:zgbgwx@126.com 征文信箱:zgbgwxzw@126.com 投稿信箱:zgbgwxtg@126.com

Copyright(c) 2008 www.zgbgwx.com 中国报告文学网 版权所有

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主办 京ICP备0900800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060170

监督电话:400-618-2066 中国报告文学作家群:100487922 中国纪实文学群148038398 欢迎您的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