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大最专业的纪实作品网站!
纪实中文网 申请入会 文学志 文集出书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文学馆 > 散文 >

何建明:纯美与壮美

发表时间:2014-04-03 10:23 内容来源:中国作家网 作者:何建明

题图设计:蔡华伟
  美是每个人都向往和可能有的东西。很多时候,美是需要创造的,需要在追求事业和理想的过程中获得和升华。我以为,人的 心灵和精神之美,常常可以超越自然万物之美。清明前夕,当我走进南京雨花台革命烈士纪念馆,去抚摸一个个先烈的灵魂时,我发现这样的美竟如此纯粹与壮丽 ——
  一位年仅16岁的烈士,名叫袁咨桐,是著名教育家陶行知创办的晓庄师范学校附属中学的学生,也是该校共青团地下组织的支部书记。 1930年,学生们在南京参加了声势浩大的反帝反政府的示威游行,袁咨桐被特务抓进了监狱严刑拷打,让他招出地下党员。袁咨桐毫不畏惧,软硬不吃,让敌人 不知所措。按当时的“法律”,未满18岁不能判死刑,恼怒的敌人朱笔一挥,将袁咨桐的年龄由16岁改为18岁。
  袁咨桐于这年9月17日被敌人枪杀于雨花台。他在留给哥哥的一封遗书中写道:“……一个人到了不怕死的地步,还有什么顾虑的?有了这种舍己为公奋斗的精神,还怕理想事业不能成功?我觉得自己的人生走得很美、很美!”
  袁咨桐的青春之花过早地凋谢却独放其美。为了信仰而英勇献身的人生之美,如万丈光芒,它足以让一个冰寒的世界融化成碧波荡漾的暖江,也可使一棵小苗长成参天大树,这样的美,令人敬仰和崇拜。
  19岁的烈士曹顺标,走向刑场前,向难友吐露了心声:“死不可怕,我从入团的那天起就准备随时牺牲。我死了,只有两件事遗憾:一件是再不能革命了;一件是只活了19年,我还没有恋爱过。”
  曹顺标从小就接受革命教育,1932年在一次援助东北义勇军、反对上海停战协定的活动中被捕。狱中,曹顺标为了掩护同志,冒名顶替了复旦大学一位青年团地下组织的负责人,结果作为“要犯”被移解到南京宪兵司令部。
  一拨拨“劝导”者假惺惺地要给他“找对象”,条件是:你得“出去”才行,而“出去”之前要办个“悔改手续”。曹顺标冷笑道:烦你们操心,本人不用“出去”,因为我心中早已有了“对象”。敌人无奈,于是枪决的名单上有了“曹顺标”。
  小伙子的心中确实有一个他暗恋的“对象”,那是他的一位女同事。1932年10月1日清晨,曹顺标带着对心中恋人的那份深情,微笑走向雨花台。就义后,被他暗恋着的那位女孩,特意将自己的名字改为“纪均”(纪念我君之意),以示永恒的纪念。
  普希金说过,有爱的人最美。爱情是每个人最宝贝的一份感情,而当爱情处在朦胧和绽放光彩的时刻,它应当是最美的,这样的美令心发颤、血沸腾。
  恽代英,中国青年运动的领袖,周恩来誉之为“中国青年的楷模”。1921年加入中国共产党的恽代英,是党的早期领导者之一,1926年担任黄埔军校政治主任教官,参加并领导了南昌起义和广州起义。
  20岁时,恽代英与同乡女子沈葆秀成婚。1918年,沈葆秀因难产而死。悲痛万分的恽代英“跪于岳父前申明不复娶”,在之后寻求救国的十年征程中,他始终独身一人生活。
  就在恽代英专注于革命工作时,一个小他十岁的女子对他产生了感情,她就是沈葆秀的胞妹沈葆英。多年来,沈葆英将恽代英看作生活中的亲人、尊敬的老师、革 命的引路人,而恽代英在夜以继日创办《中国青年》时,不忘教育葆英思想进步,引她走上革命道路,成为一名年轻的中共党员。
  1927年1 月,恽代英约葆英一起来到亡妻的墓前。十年南征北战,埋在他心头的那份对妻子的感情如汹涌波涛,一泻而出。一场痛哭,撼天动地。恽代英说道:“四妹现在长 大了,也成了一名无产阶级革命战士。为了实现我们共同的理想,我希望她能和我并肩战斗。亲爱的妻子,你九泉有灵,会同意我今天的心愿吧?”
  守身十年的革命青年领袖恽代英又结婚了,这在革命军里成了轰动新闻。当有人向恽代英提问他的婚姻是否符合革命立场时,他道:“我们是为了一切人都得到自 由、平等、幸福来干革命的。要是有人只顾到什么自私的恋爱,而使你最亲近的人受到痛苦,要是连那为你做过牺牲的人,你都不能使得她幸福,我们还干什么革命 呢?”
  是的,革命者不是冷血动物,也该是爱情的享有者和拥有者。拥有事业、拥有理想,又有爱情的人才有真正的美、圆满的美。
  1930年5月,在一次罢工中恽代英被捕。几个月后,被关押到南京的国民党中央军人监狱,后被大叛徒顾顺章出卖。1931年4月29日,恽代英被敌人秘密枪杀。
  “爱,既要美,又要有价值。”恽代英以自己光辉而短暂的生命,鼓舞和激励了千千万万革命青年走上革命道路。
  在雨花台革命烈士陵园,有一片清明前后芬芳盛开的丁香树。陵园的工作人员告诉我,这是为了纪念一位名叫“白丁香”的女烈士而栽的。
  烈士纪念馆工作人员介绍,丁香是个弃婴,当年被苏州基督教监理会的外籍女牧师收养。15岁时,小丁香到东吴大学学习。听了萧楚女关于反革命军阀统治下的中国向何处走的演讲,她如痴如醉,热泪盈眶,坚信革命是拯救中国的唯一出路,庄严地将理想献给了共产主义。
  “我们是老乡呵!”一天,东吴大学的校园小径上,丁香被一位高大英俊的男同学挡住了道。“我祖籍苏州太仓的,我们认识一下……”他把手伸过来,又说:“我叫乐于泓,大家都叫我阿乐。”
  丁香羞色满面,因为她常听人说,有个叫阿乐的青年,不仅参加罢工闹革命勇敢,而且能拉一手好二胡。一双温暖的手握在一起。两颗火热的心撞出了爱情的火焰。
  1932年4月,组织批准了丁香和阿乐的结合,俩人在简陋的小屋里秘密成婚。新婚给地下工作带来不少方便。他们借着阁楼小巢,为党组织传送情报,召集秘 密会议。丁香的钢琴、阿乐的二胡,则成了他们向同志们传递平安与情况的工具。每当丁香的《圣母颂》响起,同志们的心情是舒坦和安宁的;每当阿乐的《二泉映 月》传出,同志们便警惕地远远散去。
  5个月后,丁香带着三个月身孕去北平参加秘密活动,却再也没能回来。卑鄙的叛徒把刚到北平的丁香给出卖了。敌人秘密杀害了丁香。这年她才22岁。
  阿乐得知噩耗,悲痛欲绝。然而,他并没有倒下,他把对敌人的仇恨化作战斗的豪情。
  1951年,独身18年的阿乐,发现了一名与丁香长相十分相近的女兵——钟曼。1954年5月,他与钟曼结成伴侣。后来两人还有了宝贝女儿——乐丁香。
  1982年,在丁香牺牲50周年的日子,阿乐带着女儿来到雨花台,在一条幽静的小路边,亲手种下一棵丁香树。
  1989年,81岁的阿乐最后一次来到雨花台。他端坐在丁香树下,接过女儿递过来的二胡,那执弦的手臂左右开弓,胡琴传出如歌如泣的万千思恋,让无数游人驻足拂泪……1992年,阿乐病逝。次年,妻子钟曼带着女儿,将阿乐的骨灰和灵魂一起埋在了那片丁香树下。
  雨花台的丁香树如今已成片成林,那条幽长的“丁香路”也成一景,每每参观者步入烈士陵园,总要在此驻足留影,而丁香的革命事迹与她和阿乐的爱情故事,则更像一曲经典歌谣,在人们口中广为传唱……
  丁香和阿乐的爱情,唯美而动人。相信只有真正的革命者才会有这般唯美的爱。唯美的爱,像一座丰碑,更是一片永不散去的芬芳,沁人肺腑。
  中共南京特委书记李耘生被捕的时候,敌人一直不知他的真实身份。敌人设下毒计:将李耘生两岁的儿子抱到监狱,让孩子隔窗相认。李耘生一眼望见自己的亲骨肉,肝肠欲裂,依然强作镇静,不露声色地转过身去。哪知,狡猾的敌人,偏让孩子面对面地冲着李耘生相认。
  “爸爸!爸爸!我要爸爸!”孩子看到了日夜思念的爸爸,边哭边张着小手,呼喊着。
  敌人在狂笑。李耘生的心碎了……他昂起头,双手从铁窗内伸出,紧紧抱住自己的儿子,一遍遍抚摸,一次次亲吻,直到敌人强行将孩子从他身边夺走。
  “这回你可别怪我们了,是你儿子告诉了我们——你是中共南京特委书记李耘生!”雨花台的刑场上,刽子手得意忘形。
  “我是中国共产党南京市特委书记李耘生!我的儿子是好样的,他没有认错他的爹。我为他骄傲,同时也为他和千千万万个中国孩子的明天而死,我感到无上光荣!”李耘生面对敌人的屠刀,仰天大笑。
  英雄无悔地躺在雨花台上,牺牲时年仅27岁。他的爱、他的死,如此壮美!
  为儿、为女、为妻、为夫而死,死得其所,死得坦然,死得轻松,这是人的美——人生命中最高尚、最无私、最不计量度和浓度的美,它是人的生命之源的清澈之美。
  这份美,是对革命青春的最好注解,更是对理想与信仰所描绘的赤诚华彩。自然万物界,找不见一种美是用生命之血涂染的,而革命者以牺牲自己的生命换取千千万万人的幸福生活,便是这样的纯美与壮美……

本文链接地址:http://www.zgbgwx.com/a/20140403/19603.html

(责任编辑:武晓勤)

作者申明: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同意"中国报告文学网"网站发表此作品,同意"中国报告文学网"向其他媒体推荐此作品。未经"中国报告文学网"或作者本人同意,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一旦传统媒体决定刊用,请"中国报告文学网"及时通知我。在不发生重复授权的前提下,我保留个人向其他媒体的直接投稿权利。

本站申明:本站全部作品版权为原创作者所有,页面版权为中国报告文学网所有!

热点资讯

评论区

精彩推荐

精彩推荐

纸磨坊文化 | 中国报告文学网 | 纸磨坊图书网 | 麒麟纪实中文网 | 麒麟文学网 |

关于我们 | 版权信息 | 合作伙伴 | 招聘信息 | 业务合作 | 投稿指南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本网站长信箱:zgbgwx@126.com 征文信箱:zgbgwxzw@126.com 投稿信箱:zgbgwxtg@126.com

Copyright(c) 2008 www.zgbgwx.com 中国报告文学网 版权所有

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主办 京ICP备0900800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060170

监督电话:400-618-2066 中国报告文学作家群:100487922 中国纪实文学群148038398 欢迎您的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