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大最专业的纪实作品网站!
纪实中文网 申请入会 文学志 文集出书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文学馆 > 小说 >

谁在背后:道尽官商勾结的中国式潜规则

发表时间:2014-04-03 09:46 内容来源:腾讯网 作者:

[摘要]《谁在背后》讲述官商博弈、潜规则、黄赌毒、夜总会、黑白江湖,一本书写尽社会、写尽官场,剖析中国式潜规则。一个险恶的官商勾结的利益世界抽丝剥茧被最终揭开,背后更有着不为人所知的阴谋。
《谁在背后》 鲁言著 东方出版社
 
本文摘自《谁在背后》,作者:鲁言,出版社:东方出版社,出版时间:2014年3月

第三章 夏人杰——从“赵云”到“孙悟空”

         夏人杰在区里机关做事,官不大,只是个科长,不过当官这回事,重实力,不重虚名,北京城里一个砖头掉下来,砸到十个人,能倒下十一个官,可要论实际,大多还不如山高皇帝远的一个乡长,夏人杰当的,便是一个很实际、也有实力的小官。

        夏人杰今年四十四岁,辽宁大连人,大连出大汉,但夏人杰例外,小骨头架、矮,一看小时候也是穷孩子。大连人说话嗓门大,话里带着海蛎子味,夏人杰又是个例外,一口南方普通话,像刚摘下来的嫩红菱,又粉又糯。四十岁之前,夏人杰瘦,爱读三国,常以赵云自居,做人做事,风风火火,雷厉风行,在单位里虽只是个小职员,荣誉拿得比谁都多。但问题恰恰就在这里,光有荣誉,没有奖励,一屋奖状,不如存折一张,工作了二十年,从小夏变成了老夏,从没挪过窝。虽说后进来的同事都尊称他一声“夏大哥”,可“大哥”这个称呼,如果背后没有权力和地位做基础,那就是浮云。夏人杰也知道问题出在哪,有赵云,可惜没有刘备。没有刘备,赵云就是常山下一个身强力壮的农民,有心报国,无力杀贼。但刘备哪是那么容易遇到的?正如“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刘备没遇着,曹操倒遇着几个,但夏人杰看不上曹操们,觉得他们都是些蝇营狗苟之辈,不屑与之为伍。

        没想四十岁那年,夏人杰遇到了一个贵人。人背运的时候,黑夜好像没个尽头,待到运转,发迹也就是转眼的事情。夏人杰回想起这过去四年,自己从一个一文不名的小职员,到一个实权在握的部门领导,身材也由清瘦精干到大腹便便,感觉恍如隔世。做小职员时,夏人杰见人爱提成绩,拉着人能说个三天三夜,现在地位高了,倒不提了,一旦有人提起,忙阻止:“都是为了工作,区区小事,不足挂齿。”又拍拍肚子,感叹道:“我老了,现在还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啊!”于是大家都说夏人杰是个低调的人。

        夏人杰遇到的这个贵人,是广州的一个处长,姓马,今年五十五岁,广东肇庆人,胖,个子不高,待人和气。

        四年前,夏人杰去广州公干,晚上马处长设宴招待他。其实招待的也不是他,而是别处来的几个年轻干部,因为夏人杰和马处长之前打过几次交道,有些熟悉,所以马处长也叫上了他。夏人杰本不想去,出席的人之中,除了这个马处长,年龄数他最大,级别数他最低,但又不好拂了处长的面子,还是硬着头皮来了。

        吃饭的人多,有十几个人。人多,吃饭就谈不了正事,酒过三巡,大家开始各自一拨说笑话。马处长平时也爱读书,恰好夏人杰又坐到了边上,两人便聊上了。知道夏人杰爱读三国后,马处长摇摇头:“少不读水浒,老不读三国,你呀,问题就出在这。”

        夏人杰听懂了这句话,但听不懂这话里的意思,趁着马处长兴致高,赶紧请教。

        马处长用筷子指指对面几位年轻干部,问:“你看他们是什么?”

        夏人杰打量了一圈,有人勾肩搭背,低头耳语,有人高声喧哗,称兄道弟,也有人啥也不说,闷头吃喝。想了想,说:“青年才俊。”

        马处长压低了嗓子:“狗屁,我看是一群妖魔鬼怪。”

        夏人杰吃了一惊,忙问:“什么意思?”

        马处长说:“我倒没有骂人的意思。你啊,不要读三国了,要读,就读西游。”又抿了一口茶,说:“西游才是正道。妖魔鬼怪,皆有后台。后台之上,还有后台。后台之下,分而治之。”夏人杰还想问,马处长摆摆手:“今天就说到这了,回去后好好琢磨吧。”

        回去后,夏人杰连夜买了本《西游记》,晚上挑灯夜读,以前觉得这不过是本鬼打架的书,经马处长一点拨,越读越能察觉出其中的玄机,又找机会向马处长请教了几次,马处长见他上道,也是有心笼络。半年后,夏人杰升任副科长,再半年后,又升成了科长,捞到了一个肥缺,管装备,下面几个派出所的装备,都得他批。二十年没有完成的目标,现在一年就实现了。升了科长的夏人杰不再以赵云自居,他现在的偶像,是孙悟空。

        戴绮和夏人杰能遇见,也是偶然。那天戴绮失业,又刚和前一个男人分手,正处于事业感情的真空期,晚上去酒吧买醉,恰好遇到了郁郁不得志的夏人杰,两人不知怎么就聊上了。离开酒吧,夏人杰请戴绮吃了人均二百六十八的海鲜自助餐,这放到平常,对戴绮来说不过是毛毛雨,但关键是夏人杰身上一共只有六百块,就敢拿出五百多请戴绮吃饭,钱虽不多,豪气冲天,这就打动了戴绮。当天晚上的房费还是戴绮主动付的,一上床,戴绮才意识到夏人杰的好。夏人杰看起来清瘦纤弱,实际却是野性十足,硬件、软件、操作系统都是超一流,一夜下来,眼不花,腿不软,依然兴致勃勃,弄得戴绮最后只得求饶了事。

        夏人杰发达以后,钱捞了个盆满钵满,他捞钱的方法,和一般人又不同,一般人讲究“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他却从不从主业下手,夏人杰管装备,装备上的事情,一是一,二是二,不看人也不看钱。他下手的地方,都是副业,而且还要看人,不相信的人,给再多钱都不要,几年干下来,名有了,钱也有了。

        另外,自动送上门的女人也不少,夏人杰虽然谈不上守身如玉,但对戴绮的感情,始终和别人不同。人穷的时候,是追着“性”跑,人要是富了,“性”会倒过来追。夏人杰现在有女人不算啥,之前落魄的时候有,才是真可贵。其实也不光是恋旧,夏人杰图的,更是能听到一句真话。人的肚子一旦凸出来,欲望就会缩回去,发福后的夏人杰,早已不复当年之勇,其他女人看不到他的肚子,只看得到他的屁股,床下一味做作,床上一味奉承。唯独戴绮不同,不仅不做作不奉承,更能主动出击,公开场合,戴绮毕恭毕敬称呼“夏老板”或者“夏科长”,私下相处时,喊“老夏”或者“大东西”,这么挪闪腾移之间,竟把夏人杰玩弄于股掌,弄得夏人杰欲罢不能,两人的关系比之从前,倒更进了一步。

        晚上是夏人杰约的戴绮,约好八点见面,等戴绮赶到“梦巴黎咖啡馆”时,已过了八点半。

        等了半个小时,夏人杰倒也不急,坐在包间里,先叫上一壶碧螺春,一盘瓜子,喝一口茶,嗑一颗瓜子。人胖,茶热,半壶热茶下了肚,脸上风平浪静。倒是戴绮,匆匆赶来,一头的汗。进了包间,戴绮放下包,一屁股坐到夏人杰对面的沙发上,先嚷嚷:“热死了!不好意思啊老夏,今晚上有点事,给耽误了。”又抱怨:“你这挑的是什么地方啊,真难找,的士司机都不知道在哪!”

        夏人杰先招呼她:“不急,坐下来先歇会儿。”又说:“一个朋友的店,图个清静。”又关切地问:“这几天很忙吧?”

        戴绮叫了一大杯冰镇啤酒,咕咚一口就下去一半,舒服地打了个嗝:“还行。说吧,急着找我来有什么事?”

        夏人杰喝了一口茶,说:“戴绮,这次请你过来,是想请你帮个忙。”

        戴绮一愣,她没想到这次谈话会这么开头,也没想到夏人杰会这么客气,私下里夏人杰喊她“小绮”,更进一步,喊“宝贝”。“戴绮”或者“戴经理”,是场面上的称呼,遇着熟人喊“戴绮”,遇着生人喊“戴经理“,客气中皆拉开距离。

        戴绮之前不是没有帮过夏人杰的忙,夏人杰送钱,自己几乎不出面,戴绮是中间人,这些事,瞒着老婆,却不瞒着戴绮。戴绮到“左岸夜总会”上班,大半也是夏人杰的意思,平时互通了不少消息,但基本上有事一个电话就能搞定,这么郑重其事,倒让她有点紧张,开口也就有了谨慎,她小心试探着问:“什么忙?”

        夏人杰点上一支烟,又递给戴绮一支,戴绮接过烟后,夏人杰又拿起打火机,啪的一下给戴绮点着:“帮我对付一个人。”

        戴绮吐出一个烟圈,问:“什么人?值得你这么兴师动众?”

        夏人杰又掏出一张照片,递给戴绮:“这个人,你认识吧,我就对付她。”

        戴绮接过照片一看,大吃一惊。照片上是个女人,四十来岁,个子不高,画着浓妆,海藻一样的长卷发,上身穿一大嘴猴的T恤,下面穿一条超短热裤,露出小半个屁股,黑色高跟鞋,脚趾上涂了鲜红的指甲油。戴绮吃惊的不是这人的装扮,而是这人的身份。吃惊之下,语调又高了一分:“你为什么要对付她?到底要干什么?”

        夏人杰摆摆手:“这个你不用管,按我的吩咐做就行。”

        戴绮摇摇头:“别人我不管,但这个人不行,风险太大,弄不好会引火烧身。”停了停,盯着夏人杰的眼睛,说:“你不告诉我实情,这事我没法干!”

        夏人杰沉默良久,说:“好吧,我也不当你是外人。告诉你可以,但这个忙,你一定要帮。”

        原来这事,还是和马处长有关。

        世界上没有平白无故的贵人,贵人也不会平白无故地帮你。马处长点拨夏人杰,一是看他比较上道,属于孺子可教型。更重要的,是马处长当时已经知道自己即将调去上海,从省会到直辖市,还是处长,名字一样,但级别不同,算是升迁。越是升迁,越得小心,须先给自己找个忠心的下属。上海滩鱼龙混杂,人生地不熟,没个靠得住的部下,一个空降兵,别说有所发展,能不能站稳脚跟都是个问题。马处长虽也有后台,但如果让后台知道你是个废物,那后台就不再是后台,而变成了后妈。夏人杰能干又不得志,刚好是可以笼络的不二人选。所以贵人不会从天上掉下来,也不可能守株待兔,只能是正确的时间遇到了正确的人。

        马处长认识夏人杰时,一个是唐三藏受命准备去西天取经,孤身一人,前路凶险;一个是孙悟空被压在五行山下喝了五百年西北风,两眼一睁,一片迷茫。算起来,夏人杰对他的帮助并不比他对夏人杰的提携少,毕竟虽无前途,但衣食无忧,比被妖魔鬼怪吃了好,因此两人算是患难之交,也是双赢。待他取到真经,修成正果以后,后台硬了,圈子有了,朋友多了,有人再想来投靠,已经不缺鞍前马后的了。一次两人吃饭,马处长用筷子点夏人杰:“你这人,一点就通,看事挺长。”也是喝多了,又说:“别的人都是扯淡,凭我们的交情,只要我在,少不了你的好!”

本文链接地址:http://www.zgbgwx.com/a/20140403/19596.html

(责任编辑:武晓勤)

作者申明: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同意"中国报告文学网"网站发表此作品,同意"中国报告文学网"向其他媒体推荐此作品。未经"中国报告文学网"或作者本人同意,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一旦传统媒体决定刊用,请"中国报告文学网"及时通知我。在不发生重复授权的前提下,我保留个人向其他媒体的直接投稿权利。

本站申明:本站全部作品版权为原创作者所有,页面版权为中国报告文学网所有!

热点资讯

相关资讯

评论区

特别推荐

谁在背后:道
[摘要]《谁在背后》讲述官商[详细]

精彩推荐

精彩推荐

纸磨坊文化 | 中国报告文学网 | 纸磨坊图书网 | 麒麟纪实中文网 | 麒麟文学网 |

关于我们 | 版权信息 | 合作伙伴 | 招聘信息 | 业务合作 | 投稿指南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本网站长信箱:zgbgwx@126.com 征文信箱:zgbgwxzw@126.com 投稿信箱:zgbgwxtg@126.com

Copyright(c) 2008 www.zgbgwx.com 中国报告文学网 版权所有

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主办 京ICP备0900800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060170

监督电话:400-618-2066 中国报告文学作家群:100487922 中国纪实文学群148038398 欢迎您的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