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大最专业的纪实作品网站!
纪实中文网 申请入会 文学志 文集出书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作家访谈 >

科幻作家陈楸帆喻科幻为“公汽” 可自由上下车

发表时间:2014-03-27 10:40 内容来源:腾讯网 作者:

[摘要]以前我们有一个比喻,科幻就像一辆公共汽车,科幻迷就像乘客,随着年龄、兴趣与生活环境的变化会不停地上车下车,而一直赖着不走的就是最专一的核心读者。
2014花地文学榜·年度类型文学金奖得主 陈楸帆
 
陈楸帆简介

上海最世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签约作者,北京大学文学/艺术双学士,香港大学/清华大学整合营销传播(IMC)研究生。现供职于Google。中国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金奖获奖者。

2014花地文学榜·年度类型文学金奖颁奖辞

陈楸帆是“科幻现实主义的先行者”,他的作品总是追根究底地探索人的复杂内心世界。《荒潮》从电子垃圾这个全球化的问题入手,通过故事思考了东西方在后冷战时代的全新关系。《荒潮》刻意强调了小说的故事性,并将丰富深厚的科技知识与细腻精致的文学笔法、厚重深远的人文哲思巧妙地融为一体,兼有严密的逻辑和奇幻的想象,加倍突出了科幻小说特有的惊竦和迷惘;同时,在主题上深切关注人类文明的危机,以“寓言”的方式,给享受高技术福利又被高科技压迫的当代人提出警世危言,这也使得他的《荒潮》当之无愧地站在了近年科幻写实文学超越主流文学的巅峰。

科幻是科学从“魅化”走向“祛魅”的副产物

问:19世纪,在科学发展迅猛的时代,许多科幻小说赞美未来、赞美人类的勇敢与智慧;20世纪60年代以来,全球出现了环境污染、人口过剩、能源危机等问题,许多科幻小说呈现出悲观主义的色彩。你的作品《荒潮》展现的也是一种可怕的景象,环境恶化、族群冲突、技术对人身心的异化交杂其中,你为何选择这样一个角度来创作这部作品?

答:如果站在某一个高度上来俯瞰人类历史,我们可以看到,人类社会经历了不断建筑、发明、生产“乌托邦”——也就是对未来世界美好想象的图景,以及随后无法避免的乌托邦溃败、崩塌乃至于完全走向“反乌托邦”的过程。无论古今中外,这个过程不断地循环轮回上演,正如尼采所说的“永劫回归”,具体例子就不多举了,比比皆是。

科学也是人类所创造出来的巨大“乌托邦”幻象中的一个,但并不是说我们要完全走向反对科学的一面,科学乌托邦更加复杂的一点是它本身伪装成绝对理性中立客观的中性物。但现在大家都知道,没有绝对所谓“理中客”的存在,科学的背后是意识形态、权力斗争以及利益驱动,资金的流向、项目的废立、战争的需求都可以彻底改写科学史的版图。

小的幻象泡沫不断破灭新生,大的幻象依然坚固。而科幻便是在科学从“魅化”走向“祛魅”过程中的副产物,借助文字媒介,为大众构筑起某种关于科学的想象。它可以是积极正面的,也可以是充满怀疑与批判的,完全取决于我们所处的时代。而我们当下社会正是处于这种旧的幻象崩塌,而新的幻象尚未完全建立的过渡期中,因此有了《荒潮》。

问:你自己相信笔下所描绘的未来的景象吗?你在作品中提出了问题,但未给出解决的方案,如果真的出现,你觉得应该怎么做?

答:其实在中国许多地方,我所描绘的未来,便是他们所生活的现实,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仿佛笼罩整个华北平原上空经久不散的雾霾,当我在2006年写下《霾》时,并没有人想过,小说中描绘的景象竟然有一天会成为现实。

《荒潮》中确实没有给出解决方案,因为我认为科幻小说或者说科幻作家不应该具备解决问题的功能,当然我们可以提出建议,但这些建议是否存在可执行性我深表怀疑。科幻最大的作用是提出问题,提出那些传统文学所没有提出的问题,思考那些行走于坚实大地上之人视野无法企及之处的问题,甚至超越了时空的界限,所以科幻也许是最具有“问题意识”的文类。科幻作家就像是杞人忧天里的杞人,可能很多人会视其为疯子,但确实会有很多人因为他的疯言疯语而开始每天仰望星空。

中国科幻小说没有突破西方的审美范式

问:西方不少科幻文学都成了经典,甚至很多预言部分地实现了。中国的科幻文学与西方科幻文学有什么不一样?

答:在我看来最大的不同点就在于语言。中国科幻是用中文书写的科幻,这听起来貌似像一句废话,其实不然。“科幻”这个词与“科学”一样,都是来自西方的舶来品,它的精神内核是西方式的,中国科幻、日本科幻或者其他第三世界科幻都是从模仿中起步,慢慢发展出一些自身的特色,但并没有对整个审美范式上的突破与颠覆。

语言包含了一个民族的思维方式,是人类认识世界、描述世界所不可或缺的工具,因此用中文写作的科幻,哪怕你写的是外国的事情,甚至数百万年后遥远宇宙深处的故事,只要你用的是中文,便无法避免地会带上中国文化的印迹。当然近些年来加入中国背景和中国元素的西方科幻作品也多了起来,这跟中国在国际地缘政治格局中的位置变化有关,我们喜闻乐见。

问:现在中国科幻作家创作群体的水平与生态环境如何?

答:以前我们有一个比喻,科幻就像一辆公共汽车,科幻迷就像乘客,随着年龄、兴趣与生活环境的变化会不停地上车下车,而一直赖着不走的就是最专一的核心读者。绝大多数的科幻作家都是科幻迷,由热爱到萌生灵感,开始自己动手写作,获得认可或者默默无闻,坚持数十年或者最后放弃,都是非常正常的事情。

目前看来,中国科幻受到的关注越来越多,加入科幻写作队伍的人也越来越多。但关键还是得建立起完整的生态链条,比如美国非常著名的“号角”科幻写作班,便培养了许多优秀的作家,目前国内这块还比较缺失。再比如从科幻小说到科幻影视,再到周边产品及娱乐产业、体验经济的整体带动,目前还没有成功的例子。

只有让中国科幻作家过上体面的日子,才能够指望他们写出体面的作品。

问:在电影市场里,科幻电影非常火爆,但绝大多数有影响力的原创科幻电影都是国外的作品,鲜见中国的科幻影视作品,你能分析一下原因吗?

答:国内拍科幻片面临两个问题:一是投资风险高、技术难度大;二是缺乏合格优质的科幻剧本。热钱涌动的行业最大的特点便是快进快出,所有人都希望趁着热潮,扎一笔钱,赚一笔走人,在这种心态下如何能踏实了解科幻片自身美学特点和思维特质,拍出水准之上的作品。

据我了解,欧美国家的科幻电影产业之所以发达,一方面是历史积累和成熟的行业配置,但密不可分的是对新人的培养,这其中十分重要的一环便是各地的科幻短片电影节:西雅图、波士顿、伦敦、爱尔兰、悉尼、温哥华都有类似的电影节设置,每年向科幻爱好者们征集作品,评奖颁奖,顺便办一场大的粉丝派对。比如2012年的科幻大片《钢铁苍穹》便是由一部导演制作的短片开始,在电影节上获得业内人士青睐,进而获得更大的投资及进军大银幕的机会。

我们不能寄希望于机械降神式的资本救世论,来一笔巨资,砸出一部大片,从此拯救中国科幻电影。这样的降临派论调我们已经听了太多太久,那些叫嚣“给我2亿美金我也能拍出《阿凡达》”的导演们最终还是只能在自己的乡村美学里打滚。我们需要自下而上的扶植和培养,让那些真正了解科幻、热爱科幻的人们有机会拿起机器、实现自己心目中或恢弘或细腻或惊奇的科幻场景,让他们成为中国未来科幻电影的生力军。

现在据我了解,许多热爱科幻、懂得科幻的人已经慢慢渗透入影视工业的各个环节,逐渐成为生力军力量,只有当这股力量足够强大时,中国科幻电影的崛起才成为可能。

广东是一个非常科幻的地方

问:你是广东潮汕人,《荒潮》是以广东农村为背景写的,为什么把故事的背景放在这里?你在广东度过了童年和青年时代,这片土地对你走上科幻文学的创作意味着什么?

答:《荒潮》中“硅屿”的原型是贵屿,离我的老家很近。媒体去年6月报道称,这个人口不足20万的小镇,遍布着3200多家从事电子垃圾回收的企业和家庭作坊,从业人员多达7.5万人。这个始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产业,在创造了一个个百万富翁、千万富翁的同时,也把这里变成广东污染最严重的地区之一。这种状况至今没有得到根本改善和解决。

选择以家乡为蓝本进行创作,这与我对中国现实的思考有关,将变化中的中国的痛苦书写出来,恰恰是因为我非常渴望看到它逐渐变好。而家乡的变化对于创作者来说是最为真切最为感同身受的,每一个写作者都无法逃避自己的故乡情结,就像人无法逃开自己的影子。

来到大城市之后会发现,家乡对于一个人的塑造是全方位的,且影响深刻到足以持续一生。广东是一个非常科幻的地方,可以说在这片土地上并置了从19世纪到21世纪中国发展中的所有的症结与希望,最先进发达的科技思想与最为落后保守的风俗观念并驾齐驱,它给了我许多灵感与启示。从历史上看,广东总是开时代风气之先,是诸多变革的源起之地,希望在21世纪的今天,广东同样能够成为中国文化及精神文明建设的前沿阵地,将影响力辐射到全国、亚洲甚至全球。

本文链接地址:http://www.zgbgwx.com/a/20140327/19383.html

(责任编辑:武晓勤)

作者申明: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同意"中国报告文学网"网站发表此作品,同意"中国报告文学网"向其他媒体推荐此作品。未经"中国报告文学网"或作者本人同意,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一旦传统媒体决定刊用,请"中国报告文学网"及时通知我。在不发生重复授权的前提下,我保留个人向其他媒体的直接投稿权利。

本站申明:本站全部作品版权为原创作者所有,页面版权为中国报告文学网所有!

热点资讯

评论区

精彩推荐

精彩推荐

纸磨坊文化 | 中国报告文学网 | 纸磨坊图书网 | 麒麟纪实中文网 | 麒麟文学网 |

关于我们 | 版权信息 | 合作伙伴 | 招聘信息 | 业务合作 | 投稿指南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本网站长信箱:zgbgwx@126.com 征文信箱:zgbgwxzw@126.com 投稿信箱:zgbgwxtg@126.com

Copyright(c) 2008 www.zgbgwx.com 中国报告文学网 版权所有

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主办 京ICP备0900800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060170

监督电话:400-618-2066 中国报告文学作家群:100487922 中国纪实文学群148038398 欢迎您的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