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大最专业的纪实作品网站!
纪实中文网 申请入会 文学志 文集出书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作家访谈 >

乔叶:为了钓鱼岛去砸车 是典型的文革风

发表时间:2014-03-05 09:38 内容来源:腾讯文化 作者:

[摘要]作为公民,一旦变成群氓,失去辨析力,被裹挟到运动中去,就会变得疯狂起来。人性中灰色、比较晦暗的部分,不足以用法律来命名的,可能只能用道德来命名。
张晓刚《血缘:大家庭之二》
乔叶著《认罪书》,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

        作为乔叶“写得最辛苦的作品”,《认罪书》讲述了一个关于沉沦与救赎的故事:某地官员梁知在省委党校进修期间与“80后”女孩金金发生婚外情,却在进修结束后抛弃金金。已经怀有身孕的金金由爱生恨,在步步为营的报复计划中,她不仅挖掘出这个家庭的一段隐秘家史,更在自我情感历程和对自我遭遇的审视中,将每一个人逼到了生死边缘……该书曾夺得2013年度人民文学奖长篇小说奖等重要奖项。

对话乔叶:《认罪书》,两条河流的交叉

腾讯文化:你是否认可70后作家集体向历史书写靠拢这种说法?

乔叶:我想评论界可能是为了方便起见,所以这样命名,比如说“70后”。实际上,代际命名是相对粗暴、简单的,每个人的个体差异很大,创作面貌和状态都有很大区别。

怎么叫历史书写?其实所有的写作,某种意义上都是在回忆。不论是从小的切口进入,还是宏大的历史选择,都算是历史书写,区别在于表达方式不一样,有的是现实的,有的先锋,有的比较传统,有的偏重于日常生活。

人们对70后作家以前的印象,是日常书写这种琐碎的表达。现在慢慢进入了以前不常涉及的主题,这是很必然的一个选择。

腾讯文化:《认罪书》这部小说最开始是写家庭伦理的,为何转而写到文革?

乔叶:这就像是两条河流,突然有交叉了。之前我对女性心理可能把握比较多,个人兴趣也偏重这方面,以前的《打火机》等都是这方面的作品。包括最近发的一个《黄金时间》的短篇。

所以当时考虑的是一个家庭伦理题材,但慢慢地又不断接触到文革,我又看到阿伦特的“平庸人的恶”,对这个也蛮感兴趣的。当时差不多已经写了十万字,后来我就想,光是女性书写偏“轻”。那么就历史书写来说,我又没有合适的载体,于是这两个就结合到一块了。你说他“两张皮”也好,我当时就是这么一个很执拗的想法。

我设置的主人公“金金”,是一个很物质的女孩,是今天当下人的象征。(写文革时)我不能说从此到彼,但我可以从彼到此地反向历史书写。作为一个写作者,文革时我不在场,我可能只能如此选择。这就是两条河流,家庭伦理的河流,文革的河流,两个结合在一起了。我尽量想把它融合好,也尽了很大努力,但是还是有不足的东西,有思想储备上的,也有历史认识上的。感性上我觉得问题不大,女性自身的体验啊,还有对当下生活的质感,我还是有能力去把握的。但是切开“壳”进入“核”之后,有些东西是超出我能力之外的。但是写作很有趣的一点,就是要写大于自己的东西,要写自己不能承受的东西,要挑战自己。如果总是写自己游刃有余的东西,肯定构不成挑战,也没多大意思,作家总要不断扩充自己的边界,哪怕做得很不理想。他们都说我用力过度,用力过度是我的态度。这也是我必然的选择。如果开头就怕用力过度而不使劲,对我来说是不可能的。

腾讯文化:《认罪书》谈到文革,关于文革,陈小鲁和宋彬彬道歉,以及后来引发的讨论你是否注意到?由这些事看,现在人对文革的反思有哪些不足?

乔叶:(他们道歉)我都注意到了,以前的我都有所了解,不是很新鲜的话题。现在出现的各种各样的言论都没有太出乎我的意料。文革后,从伤痕文学不断反思,到后来的余秋雨事件,文革话题并不是因为陈小鲁而突然成为热点,大概隔几年就有一个小的反思高潮。可能因为这种东西太少了,所以隔一段会成为一个新闻点。

我在写这个小说之前因为觉得历史储备不足,也做了很多功课,看各种各样的学术论文。包括书里有个教授叫申明,他的观点是我对各方面观点的融合。

腾讯文化:有评论家认为这部小说主要是道德上的追问,忽略了政治性的追问,你是否接受这种看法?

乔叶:政治性的追问,社会的考察,这不是我的兴趣。一个作品不可能什么都照顾到。总要你有感兴趣的东西,重点表达的东西,我的重点就是大运动中个人应该承担什么责任。作为公民的个人,你是不是把所有的责任都推脱到外面去,推脱给一个更有力的阶层或者怎样。就说“他们比我力量大”,这样就可以作为理由了吗?那你自己该承担的在哪里?个人应该担承的部分在哪里,这是我们大家能规避的问题,但也是非常致命的问题。所以我就侧重了平凡的个体。

我觉得人性中灰色、比较晦暗的部分,不足以用法律来命名的,可能只能用道德来命名。这部分晦暗不清,是不是就忽略过去,大家都沉默?实际上里面有非常丰富的人性的矿藏,可以去探测,可以去呈现。

腾讯文化:你认为文革遗留下来的毒害,在现代社会中主要体现在哪些方面?

乔叶:很多都可以,比如网络上的语言暴力。再比如为了钓鱼岛事件砸日本车,这都是很典型的文革风。作为公民,一旦变成群氓,失去辨析力,被裹挟到运动中去,就会变得疯狂起来。

腾讯文化:现在国内的文学评奖不少,你也曾获得不少奖项,想请问你觉得目前国内的文学奖存在哪些不足?

乔叶:个性不够鲜明,可以个性更鲜明一点。比如蒲松龄短篇小说奖,就是针对短篇的。郁达夫文学奖对于获奖者有一定要求,就是强调漂泊,在异质文化之间的这种精神呈现。

腾讯文化:现在正在评选的首届腾讯书院文学奖,希望借助网络的力量,让人们重新关怀纯文学,你对这个奖项有什么建议?

乔叶:这个好,我很期待。让我想起华语文学传媒奖,他们依靠媒体,做得很纯粹的奖项。我觉得腾讯也应该有这样的品质。

我希望评奖是公开、透明的。评委怎么讨论这个奖项,初评怎么做,终评是怎么做的,包括评委之间的讨论,也都可以公布。这对民众来说,是文学普及很好的一个过程。

让网民也参与到评奖过程中来,也让评论家更负责,人情关系的影响降到更低。可以采用类似于茅盾文学奖的那种实名投票,我投他为什么投他,你要承担你选这个人的结果,这会相对公正一些。

作者简介

乔叶,女,汉族,河南省修武县人。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河南省文学院专业作家,河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散文选刊》副主编。在《人民文学》《收获》等刊物发表小说八十余万字,数篇作品被多家刊物及多部年度小说选本转载。出版散文集《天使路过》等十二部,以及小说专著《最慢的是活着》等十三部。曾获庄重文文学奖、华语文学传媒大奖、《小说月报》“百花奖”、十月文学奖、北京文学奖、人民文学奖以及中国原创小说年度大奖、首届锦绣文学奖等多个文学奖项。

本文链接地址:http://www.zgbgwx.com/a/20140305/18507.html

(责任编辑:武晓勤)

作者申明: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同意"中国报告文学网"网站发表此作品,同意"中国报告文学网"向其他媒体推荐此作品。未经"中国报告文学网"或作者本人同意,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一旦传统媒体决定刊用,请"中国报告文学网"及时通知我。在不发生重复授权的前提下,我保留个人向其他媒体的直接投稿权利。

本站申明:本站全部作品版权为原创作者所有,页面版权为中国报告文学网所有!

热点资讯

评论区

精彩推荐

精彩推荐

纸磨坊文化 | 中国报告文学网 | 纸磨坊图书网 | 麒麟纪实中文网 | 麒麟文学网 |

关于我们 | 版权信息 | 合作伙伴 | 招聘信息 | 业务合作 | 投稿指南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本网站长信箱:zgbgwx@126.com 征文信箱:zgbgwxzw@126.com 投稿信箱:zgbgwxtg@126.com

Copyright(c) 2008 www.zgbgwx.com 中国报告文学网 版权所有

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主办 京ICP备0900800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060170

监督电话:400-618-2066 中国报告文学作家群:100487922 中国纪实文学群148038398 欢迎您的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