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大最专业的纪实作品网站!
纪实中文网 申请入会 文学志 文集出书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作家访谈 >

夏志清:沈从文从不改造自己

发表时间:2014-02-10 09:50 内容来源:凤凰网 作者:

        在学术地位之外,夏志清颇像一位预言者。在张爱玲几乎被遗忘的1960年代,他把张爱玲推到了一个令人不解的高度,但他从来不看这几年整理出来的张爱玲晚期作品,认为“写的都是老东西,现在很多人靠张爱玲吃饭”;他欣赏的沈从文、钱钟书,他们的作品依然在被人阅读,“如果不是《中国现代小说史》,大陆还是台湾都要把沈从文忘记了”。与此同时,夏志清把许多作家从神坛上拉下来。以历史的后见之明而言,当时两岸各自出于政治和意识形态需要而曾推崇的作家,许多人的确只成了文学史上的一个词条。

        在纽约曼哈顿,夏志清已经住了半个世纪,在他老旧的公寓里,他接受了《上海书评》的专访。尽管很多人认为夏志清对左翼文学的批评是出于偏见,但夏志清说,他的判断标准一向是文学标准,没有什么意识形态、政治立场的原因,比如他推崇的张天翼和萧红就是左翼作家。

您认为在中国现代小说家里,还有谁被低估或者忽略了?

       
夏志清:我的《中国现代小说史》着重讲了四个人,张爱玲、沈从文、钱钟书、张天翼。前面三个人的书,大家现在都还在看,可是对张天翼大家都忽略了,这是大家的损失啊,怎么能不关注呢?鲁迅妒忌张天翼,因为张天翼的讽刺能力比鲁迅还厉害。鲁迅是一直在变的,有些方面懂的不多。可能是张天翼的左翼作家身份让大家现在对他不感兴趣了,他虽然是左翼作家,但他是同时代作家里短篇写的最好的,尤其是写人的阴暗心理以及喜剧。

       
 去年是张爱玲诞辰九十周年,无论大陆还是香港、台湾都很热闹地去纪念她。

     
 夏志清:我讲的很多人,说他们的书好或者不好,都是有道理的。我认为,中国从来有没有像张爱玲这样的作家,我看了《金锁记》感动得一塌糊涂。我是为了写《中国现代小说史》才开始看张爱玲的,因为以前不读中文书,到了美国读书和工作,为了写书才看中文小说,之前只看一点点周作人、沈从文,一些鲁迅,其他不太看的。我说张爱玲好,果然是好,你看大家到现在都还在看。在我看来,《金锁记》是中国文学史上最好的小说,但是人家不敢讲这样的话。中国人就是喜欢客气,什么都要讲之一,好就好,有什么之一!

在美国的时候,我是和张爱玲联系最多的人。她这人你们都知道的,不大理别人。我这里留着不少她的信。其实我很早就见过张爱玲,那还是在上海的时候,那个时候我可没有注意她,因为我不读中国文学嘛。

这几年挖掘出了那么多张爱玲晚期作品,您看过吗?

夏志清:我都没有看过。我只听说,写的都是老东西,都是以前她小说里写过的内容,而现在很多人靠张爱玲吃饭。有时候,我觉得自己确实伟大,那个时候大家都说张爱玲是什么汉奸作家,台湾那边认为她是1949年之后才过去的“大陆作家”,但我就发现了她。有的人,没有勇气、魄力,所以看不出来张爱玲的好,就算觉得好,也讲不出道理来。你看,现在普通读者还去读的现代小说,还都是我书里面提到的那些作家,张爱玲、钱钟书、沈从文等几位,大家现在都不觉得他们落伍,这是我厉害的地方。《中国现代小说史》到现在还受到推崇,也说明我对了。

今年是鲁迅诞辰一百三十周年,上个月在中国大陆有一个很盛大的纪念仪式。我们都知道您对鲁迅在文学方面的评价一直是有所保留的。

夏志清:有一个观点我是不会改变的,我个人始终还是觉得,鲁迅在某种程度上被高估了,这可能跟毛泽东有关。我个人认为,鲁迅还是胆子不够大,他当时名气那么大,其实可以做更多事情。对于他个人,我也是有保留的,他爱钱,对原配夫人也不够好。鲁迅跟弟弟周作人年轻时候关系那么好,翻译上的事情鲁迅一直找周作人,两人配合得很好,可是后来两人闹翻了,我觉得是互相妒忌。周作人出了书做了教授,鲁迅还是写杂文,当然还写了本《中国小说史略》,这本书不怎么样,引用原文然后在后面写几句话,怎么能这么写东西呢?那个时候他还年轻,哪有时间看那么多中国古代小说,他看的也都是短篇而已,更不用说读外国小说了。

鲁迅他们那代留学生里面,周作人、郁达夫、梁实秋是好的,他们外语都很好。郭沫若后来的东西没办法看,我到中国大陆去一次,什么地方都有他的名字;茅盾这个人很规矩,老舍这个人又自杀。鲁迅并不聪明,书念的不多,比他弟弟周作人少多了。周作人就是人太好,做人太客气,后来被“冤枉”当作汉奸。哥哥太好了,作为弟弟的周作人真是吃亏。

您的《中国现代小说史》里没有提到萧红,最近几年萧红开始在大陆又红了,今年还是萧红诞辰一百周年。

夏志清:端木蕻良和萧红都是我朋友。其实我一开始要写萧红,但没有写好,就写了端木。开始写端木,那你一定要研究萧红,你就发现萧红太厉害了,张爱玲下来的女作家就是她了,《生死场》和《呼兰河传》都是非常好的小说。后来我决定要去写萧红的时候,我找了柳无忌,因为她妹妹柳无垢跟萧红是好朋友,所以我通过柳无忌找他妹妹,了解萧红的情况。这个时候,柳无忌告诉我,他的学生葛浩文也在将萧红作为博士论文的题目写。我想要是我把萧红写了,他就没得写了。所以,我最后没有写萧红,之后我还写了书评捧葛浩文的这本关于萧红的书。结果大家都以为我没有写。但我挺欣赏葛浩文的,因为他英文、中文都好,对中国也很有感情。所以在他写萧红的时候,我也没告诉他,我本来也要写的。葛浩文后来对萧红研究还是有很多贡献的。但我可以说,在我之前,真没有人写过文章说萧红的好,这就跟我之前写张爱玲的好一样。萧红和张爱玲,都是我看文章看出来的,钱钟书也是我第一个看出来的,以前人家说他是学问家不是小说家。

除了萧红,我在书里李劼人也没有讲,这也很遗憾。主要是,我那个时候到美国时间不长,生活条件也不好,手头资料非常有限,都是从图书馆借回来的,有些是凭着以前的记忆。由于我在耶鲁大学受到完整的英语文学研究的教育,所以再回头来看中国现代小说,肯定不一样。

您对老舍后来评价不高,这让我们很意外的,因为老舍在大陆地位始终是很高的,当然他的自杀有一定原因。

夏志清:老舍是很好的,最初他是英美派,开头他是很有骨气的人,可是后来不知道为什么,他在运动中自己改造自己。另外,我对《四世同堂》是批评的,这么厚的一本书,其实内容很空。相比老舍,你看沈从文从不改造自己。但我想说,要是没有我这本《中国现代小说史》,无论大陆还是台湾都要把沈从文忘记了。

您骂中国古典文学中很多名着,批评左翼文学,但又对左翼作家代表张天翼非常推崇,那你的标准到底是什么呢?

夏志清:当然还是文学标准,没有什么意识形态、政治立场的原因。所以一度我被看作“反共”学者,我自己都很奇怪,你看我推崇张天翼、萧红吧。所以,还是剔除政治立场之后的文学价值,所以我又会说,普通散文家里,像朱自清、冰心的书,都用不着太认真读。

您和余英时先生好像有一些共通点——都喜欢骂。

夏志清:我和余英时确实都喜欢骂,但他比我凶。其实我跟余英时没有联系的,我的作风跟他很不一样。他讲中国思想的好处,我觉得中国没什么思想。他是不会说中国和中国思想坏的,我是一直认为中国传统思想是坏的。我骂中国传统思想,所以大陆不喜欢、台湾不喜欢,美国也不喜欢。我说中国文学一无是处,跟西方文学不好比。但有人就会把《红楼梦》搬出来,我看得都腻死了,一天到晚讲《红楼梦》,我的朋友都写《红楼梦》,一本本书出来。《水浒传》、《三国演义》和《西游记》也都是没什么好写的。

您哥哥的《夏济安日记》前几天又重版了。

夏志清:我哥哥的日记,也就是《夏济安日记》当年很流行,很讨女孩子喜欢。我哥哥可怜,女孩子不爱他。真可惜,那个时候他还没有名气。哥哥去世之后,我发现了日记,然后帮助出版的。他同情共产党作家。他很有才,可惜死得早。

采访手记

        纽约曼哈顿西113街,离哥伦比亚大学不远,夏志清在这栋有百多年历史的公寓里住了差不多半个世纪。夏先生的太太王洞说,平时每天最多让先生见一次客人。夏志清毕竟已经九十岁了,仅比他最推崇的张爱玲小一岁。

         每个房间都堆满了书,餐桌被挤到了房间过道上一角,放一副碗筷都有些困难。年初,夏志清过了九十岁大寿,客厅里挂着马英九送来四个字:绩学雅范。不过夏先生自己开玩笑说,他也不知道什么意思。有意思的是,字上写着的是:志清院士九秩嵩庆。夏志清直到2006年才当选为台湾“中研院”院士,也是目前“中研院”中最年长的一位。有人说,夏志清早该是“中研院”院士了,一直没有评上,是因为他经常说国民党和台湾坏话。

         胡适曾在公寓不远处的哥伦比亚念博士,夏志清在哥伦比亚大学任教;胡适当北大校长时,夏志清也正好在沪江大学毕业后去北大任职,但胡适并不待见夏志清。尽管如此,夏志清会不时说,胡适是个好人。在夏志清的评价标准里,只有好人与坏人,好小说与坏小说等等这样清晰的判断。正如此,他以“敢说”闻名,用他自己的话说,不想做老好人,得罪人没有什么。也正因此,一直以来,大陆和台湾很长时间都不喜欢夏志清。他并没有非常鲜明的政治立场,他大体上反对上世纪的左翼文学,可是又对左翼文学旗手之一的张天翼非常推崇,放在张爱玲、钱钟书、沈从文一个级别。同样的,他对鲁迅的偏见也是自始至终的,无论是对鲁迅的文和人,相反,对鲁迅弟弟周作人却推崇之至。

         1961年,《中国现代小说史》出版,这部着作与正统的文学史观有着较大的差异,对以前被忽略和屏蔽的作家钱钟书、沈从文、张爱玲等人给予高度的评价,张爱玲的《金锁记》被称为“中国从古以来最伟大的中篇小说”,钱钟书被推崇为吴敬梓之后最有力的讽刺小说家,张天翼是“这十年当中最富才华的短篇小说家”。有评论称,《中国现代小说史》是中国现代小说批评的拓荒巨着,不亚于一次文学的革命。从这本书以后,中国现代文学研究才进入西方高等院校。
 
          由于《中国现代小说史》对鲁迅评价比较低,捷克著名汉学家雅罗斯拉夫.普实克(JaroslavPrusek,1906年-1980年)立刻写了书评《中国现代文学的根本问题和夏志清的〈中国现代小说史〉》,批评夏志清《现代中国小说史》的分析方法不够“科学”,文章指出其他所有现代作家都缺乏鲁迅之所以成为鲁迅的特点:“寥寥数笔便刻画出鲜明的场景和揭示出中国社会根本问题的高超技艺。”夏撰文反驳,这两篇长文都刊在布拉格东方研究院的杂志Archiv Orientalni上,现在已经成为研究中国现代文学的必读之作。

         1986年唐德刚与夏志清发生红楼风波。唐《海外读红楼》行文之中提到了夏志清,说“吾友夏志清教授熟读洋书,以夷变夏,便以中国白话小说艺术成就之低劣为可耻,并遍引周作人、俞平伯、胡适之明言暗喻,以称颂西洋小说态度的严肃与技巧的优异”。遂引起两人笔仗,直到1986年10月18日《中国时报》报道:“喧腾海内外的唐、夏之争,数天前已告结束。据闻,10日晚上在纽约文艺协会的一次宴会上,唐、夏二人已握手言和,尽弃前嫌。”

        2009年的一场中风,让老先生卧床许久。直到今年,听一位纽约朋友说,在一个影展上看到了夏先生,才得知老先生身体恢复得非常好。不过身边的太太王洞则说,因为影展上电影看得太多,看得太累,导致后来小病一场R院笏凳裁匆膊换崛盟?敲蠢哿恕O南壬?谏虾J本褪怯懊裕?还??不兜亩际 1960年代以前的电影。提起之前在影展上看的电影,夏先生说,周润发的《孔子》不好。

         夏志清已经九十岁了,他当年在《中国现代小说史》里推崇的几位作家依然流行,如张爱玲、沈从文等,说到这,夏先生总会显的很得意,他的口头禅就是,“我真是聪明”,“我真是伟大”。一旁的太太王洞则不断提醒,别这么说,不好意思的。

         聊了一个多小时后,夏先生的精神开始差起来,太太王洞要夏先生吸点氧气,“夏先生今天算精神好的,平常说半个多小时就没力气了。” 

本文链接地址:http://www.zgbgwx.com/a/20140210/17541.html

(责任编辑:武晓勤)

作者申明: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同意"中国报告文学网"网站发表此作品,同意"中国报告文学网"向其他媒体推荐此作品。未经"中国报告文学网"或作者本人同意,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一旦传统媒体决定刊用,请"中国报告文学网"及时通知我。在不发生重复授权的前提下,我保留个人向其他媒体的直接投稿权利。

本站申明:本站全部作品版权为原创作者所有,页面版权为中国报告文学网所有!

热点资讯

评论区

精彩推荐

精彩推荐

纸磨坊文化 | 中国报告文学网 | 纸磨坊图书网 | 麒麟纪实中文网 | 麒麟文学网 |

关于我们 | 版权信息 | 合作伙伴 | 招聘信息 | 业务合作 | 投稿指南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本网站长信箱:zgbgwx@126.com 征文信箱:zgbgwxzw@126.com 投稿信箱:zgbgwxtg@126.com

Copyright(c) 2008 www.zgbgwx.com 中国报告文学网 版权所有

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主办 京ICP备0900800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060170

监督电话:400-618-2066 中国报告文学作家群:100487922 中国纪实文学群148038398 欢迎您的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