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大最专业的纪实作品网站!
纪实中文网 申请入会 文学志 文集出书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文学馆 > 散文 >

只待秋来

发表时间:2014-01-23 17:09 内容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刘巍巍

(一)

  我近乎是用一种朝圣者的心态,期待秋的到来的。思绪里没有任何的瑕疵,也不敢有任何不敬的微痕。而秋,也在我们毫无悬念的期待之中,在我们身边洒下一地的旖旎之后,飘然映入我们的眼帘。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一切也都是那么的惬意……
  飘浮而过的微风已经有了蕴含了秋的意境,缱绻、内敛、耐人寻味,更为重要的是,她让我们心境更加的安静而且祥和。廿载年华已经在我手中的掌纹里悄然逝去,对于秋风竟然有如此之大的能力,心里已经很释然了。这个季节的风,总是很绵软,充满了爱的气息,每于灵魂的罅隙里悄然摸进心门,都使人觉得一种贴心的温暖,和慰藉。
  于是,只待秋来。其实我不是惧怕夏天的无理炙热的,但是每到炎热的夏天即将卸下汗渍渍的装扮时,我总会像一个好奇的小孩子,躲在即将打开的秋色的门口,翘首盼望着秋的足迹早些归来。也许是因为这份姗姗来迟的凄美,也许是因为隐藏在山间花丛里的那些迟迟不肯露面的韵致,让我有着孩子般的窥视的欲望。秋,就是如此的让我爱怜。
  其实这都是些无关于花前月下,更是无关于红尘俗事的一种奢望罢了。记得有位哲人说过这样一句话“美是无处不在的,缺少的只是我们发现的眼睛。”的确是如此了。生活中各种各样的纷扰蒙蔽了人们原本的单纯的眼睛,因为眼前的世界,也变的让人琢磨不定起来。我是惧怕的,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如果原本的颜色凋谢了,前面的路还很长,我们该怎么走下去?只待秋来,秋也许不是秋,而是爱和美的化身,因为我们的身体里已经斑驳了很多,因此才需要借用一些来弥补。
有时候想想,人啊真的是可悲又可怜。明明自己走进了沼泽地了,却以为自己找到了珍珠玛瑙。殊不知,我们的眼睛已经被大打折扣,甚至已经接近了失明的危险边缘了。“吾日三省吾身”,可叹生活了一辈子,短短一秒钟的“省”都没有过。于是乎,尽管秋在生命里过了几十载,却毫无收获,白白地浪费掉了。

(二)
  
  喜欢黄昏降临的时候去河边散步,尤其是在这样婉约的秋意之中。不是刻意地去寻找些什么,只是一种不能相违的习惯。每每走在河滨,总是会碰到一些悠闲垂钓的老人,伴着夕阳柔和的照耀,一种宁静祥和的氛围渐渐渲染而出,使人心神进入参禅一般的意境中。于是,我总是脚步格外轻盈,生怕因为我的不小心而使这般情景打了折扣。
  那是怎么样的一种滋味呵!毋庸置疑地,那完全是一片纯洁的天地,一切都是那么的和谐,一切都是那么的富有滋味。坐如磐石的垂钓者,修长的鱼竿,以及含情脉脉的夕阳,构成了一副浓墨重彩的画卷,使人陶醉,也是人惊叹。如若不是身临其境,也许的真不会相信,此时此刻,竟然会萌生别样的情愫:美是此刻,更愿长久和美……
  垂钓者并不是为了钓上鱼,而只是一种属于鱼和垂钓者之间的一种游戏。“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即便是如此了,鱼和人,此时完全融为了一体,分不清究竟谁是人,而谁又是鱼。他们追求的,只是一种在玩这种游戏的时候,那种使人快乐,也使人忘却烦恼的乐趣。心若淡然,灵魂才会苏醒,我们自己也才是真正的自己。静美之秋,如此而已。
  而围观的人,亦如我,也不是想看到垂钓者究竟能掉上来什么,我所欣赏的,是垂钓者那种专心致志的深情。我喜欢猜度垂钓者的心理,尽管这在一定程度上来说,是不道德的。我时常在想,这预期说是垂钓者而鱼儿之间的游戏,且不如说这是二者之间心与心之间的对话,灵魂与灵魂之间碰撞。
  因为老子曾说过:“子非鱼,安知鱼之乐?”于是垂钓者才有了和鱼儿对话的念头,也于是和鱼儿有了心照不宣的约定,在这样的时间里,独守自己的一方世界,和它们嬉戏玩耍,彼此诉说心灵的秘密,让人知道作为鱼的快乐,同时也让鱼儿走进人的心里来,探视一下人们已经被物欲所蒙蔽的心灵,相互传递快乐的秘密,让彼此释放自己的温暖。
  虽然这只是我的猜想,但是我想这一定也是垂钓者和鱼儿的想法。因为我每次看着他们怡然自得的神情,我心里的那种快乐滋味是渐渐在我骨子里和血液里弥漫开来的。既然我作为旁观者也获得了一些快乐,那么他们自然有着比我很多的快乐。每次,我都是带着愉快的心情走过他们身边的……
  
(三)

  而秋夜,因为少了更多的人声喧嚣,显得更加富有韵味,因此每于此时,也便成了我心中的挚爱。微风习习,铺一席于地,面对广袤的天空,数天上闪烁之星,听草丛当中鸣蛩之音,任悠然遐思无限遥远,不说千般妙处,也是别有滋味了。
  “桂魄初生秋露微,轻罗已薄未更衣。银筝夜久殷勤弄,心怯空房不忍归。”想此般情趣,现代人已经是少有感觉了。秋夜微凉,心魄悸动,自然融入其中,享受其中真意趣真滋味,已经能够让人产生更多的激昂心绪了。“不忍”二字便恰到好处地展现了此刻的心境。秋夜含情,使人流连忘返,一醉而“不忍归”。当然了,这也只是于感性之人而言了。
  当夜的帷幕渐渐拉开,她那尊贵的面容毫无保留地显现在我们的面前时,我们也许不会有惊讶,也不会有瞬间的眨眼,因为就在那一刹那的灵魂撞击中,无限的能量被释放出来,团团将我们包围,让我们自由的徜徉在其中,享受那份虚幻而妩媚的真实。而更多的,则是那种波澜不惊的恬淡,已经随着我们滚烫的血液,走遍了全身,也让我们内心的故事,走的越来越远……
  庄子曰:“水静则明烛须眉,平中准,大匠取法焉。水静伏明,而况精神。圣人之心,静,天地之鉴也,万物之镜。”在这里,庄子是以水之平静,比喻“圣人”之心。而今,俗事如潮,我们的心灵无时无刻不是在它的涤荡之下,于是我们便成了凡夫俗子,自然不能达到此种淡然的心境了。既然如此,我们又怎么会让自己彻彻底底地安静下来,能够有哪怕是一刻钟的时间来享受这秋夜的深味呢?
  心境如水,这是一种超然的人生境界。也许只有在我们深刻参透这里面的玄机之后,我们才能够享受到秋夜的纯洁,才能够让我们自己,长出自由飞翔的翅膀,游弋在属于我们自己的轨道上,书写我们自己人生的精彩。
  
(四)

  只待秋来。秋来了,于是我的愿望也就这样自然而然的实现了,这种等待的滋味有时候是折磨人的,但是一旦到来,又觉得是那么的幸福和满足,于是一切的怨言都抛之脑后,只管放纵自己享受这秋的美妙了。是的,人有时候是需要靠追求和渴盼来维系自己的精神世界的,但是也要懂得知足常乐,切莫让自己成为欲望的奴隶。否则,很悲哀。
  秋,是如此的神圣,我只是希望她的到来,并没有更多别的奢望,但是我往往能够受到她的指点,颇有诸多受益。虽无万分的极乐,只那一秒中的心动,就俨然成为了此生永远享之不尽的妙趣了。
  秋是那样明媚,澄净,亦如蓝天白云那般保持自然之美。没有任何的欲念,只有自我本色的坚守和发扬。彩虹之美,谁不渴求?但是彩虹之美,也只是那须臾之间给人带来的美感和赏心悦目。倘若时刻出现在我们面前,又岂能还有此种细味?于是,它们有期待,但是更多的是默默的等待,而没有急切的去需求它。尽管他们也知道,彩虹的美只是一时的,稍纵便逝了,但是那种朴实的美,却是永恒的,亘古不变。
  虽然,我们不能做到如此的境界,但是当我们奔跑了一段时间和行程之后,我们又何尝做到了歇一歇,让自己的灵魂重新返璞归真呢?我们心里、骨子里和灵魂里已经容纳了太多太多关于世俗的东西,于是我们的眼睛只有最前方那高高的金字塔。关于路旁的风景,关于路边的花草,俨然成为了室内的摆设一般。因为我们奔跑的脚步过于匆匆,这些原本为时光增加韵味的景致便也在我们的一呼吸的瞬间,遗失在了我们的身后,成为我们“犯罪”的证据。
  我们的胸怀真的不够宽广,甚至我们都能躲藏在蚂蚁的心窝里。我们的眼光太狭窄,即使站在长颈鹿的头上,我们也只能看到眼角一隅,远处的风景,已经淡出了我们的视野。而秋,却一直保守着这样的况味,愿意在自己扮演主角的时候来和我们一起分享,我们为什么还要将她拒之于心门之外呢?真的不应该呵,我们还要用尺子丈量自己的心胸。
  郁达夫曾在《故都的秋》中曾写下这样一句话:这北国的秋天,若留得住的话,我愿把寿命的三分之二折去,换得一个三分之一的零头。这是一种超脱灵魂的声音,更是一种对于秋渗入骨髓的眷恋。以生命的三分之二来换得秋三分之一的零头,此种情感是何等的深刻,又是何等的壮烈的情怀!想此种对于秋的迫切心情,是现在的人所不能理解和接受的了。
长久以来,我一直受着秋的熏陶,也许当她终有一天要走开的时候,我并没有获得很多,但是我仍然会感激,因为她这份无私的奉献,以及这种胸怀的坦荡,让我一直相信,我终究会在她的引导下,用最纯洁的眼光,看到这个世界的真善美……



简介:刘巍巍,《新诗》编辑,《作家导刊》编辑部主任。诗文作品散见《西北军事文学》《散文诗》《都市》等各类刊物,及部分诗歌选本。主编文学作品集多部。

本文链接地址:http://www.zgbgwx.com/a/20140123/17414.html

(责任编辑:武晓勤)

作者申明: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同意"中国报告文学网"网站发表此作品,同意"中国报告文学网"向其他媒体推荐此作品。未经"中国报告文学网"或作者本人同意,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一旦传统媒体决定刊用,请"中国报告文学网"及时通知我。在不发生重复授权的前提下,我保留个人向其他媒体的直接投稿权利。

本站申明:本站全部作品版权为原创作者所有,页面版权为中国报告文学网所有!

热点资讯

评论区

精彩推荐

精彩推荐

纸磨坊文化 | 中国报告文学网 | 纸磨坊图书网 | 麒麟纪实中文网 | 麒麟文学网 |

关于我们 | 版权信息 | 合作伙伴 | 招聘信息 | 业务合作 | 投稿指南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本网站长信箱:zgbgwx@126.com 征文信箱:zgbgwxzw@126.com 投稿信箱:zgbgwxtg@126.com

Copyright(c) 2008 www.zgbgwx.com 中国报告文学网 版权所有

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主办 京ICP备0900800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060170

监督电话:400-618-2066 中国报告文学作家群:100487922 中国纪实文学群148038398 欢迎您的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