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大最专业的纪实作品网站!
纪实中文网 申请入会 文学志 文集出书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作家作品 >

《挪威的森林》应译《挪威产家具》? 村上不认同

发表时间:2013-03-22 17:10 内容来源:文汇报 作者:

缘何不见森林只见树木?

面对成名作《挪威的森林》的译法应为《挪威产家具》的质疑,村上春树作出回应——

记者 陈熙涵

日本作家村上春树深受中国读者熟悉和喜爱的成名作《挪威的森林》曾在出版后面对书名翻译方面的质疑。在最新随笔集《无比芜杂的心绪》中,村上首次披露了当年《挪威的森林》在日本出版后,有人质疑其译法应为“挪威产家具”或“北欧家具”,随即村上春树就此事件作出了自己的回应。

罕见回应出人意料

熟悉村上春树的读者都知道,《挪威的森林》书名来自于甲壳虫乐队的一首歌曲。当年,《挪威的森林》出版后,有种意见认为Norwegian Wood译为“挪威的森林”是误译,本义应为挪威产家具。因为“挪威产家具”之说在之前阿尔伯特·高德曼撰写的约翰·列侬传记中出现过,似乎作为一种定论流传颇广。村上春树写道,“但若问这见解是否百分之百准确,我想大概有些可疑。假如允许我作为译者阐述一下个人见解,我认为Norwegian Wood的正确释义就是挪威的森林。”

作家对来自外界的不同声音和质疑作出回应,是十分稀松平常的事,但对村上春树来说却属罕见而又出人意料,他很少对自己的作品作出解释。据日本著名村上研究学者、翻译家藤井省三昨天在上海披露,村上春树行事低调,常年远离媒体视野,为了集中精力写作,每年的大部分时间,村上均生活在国外,过着非常严苛而又规律的起居生活。特别是每年10月诺贝尔文学奖揭晓的前后,村上都要远离日本出去躲清静,避免大量蜂拥而至的记者的打扰。因此,在《无比芜杂的心绪》一书中,村上春树发表《只见挪威树木,不见挪威森林》是村上少有的一次对外部事物和不同声音的回应。

断章取义的直译不可取

村上春树说到,检视一番甲壳虫乐队的歌词,就可以看到Norwegian Wood这个词语ambiguous (模棱两可)的影响,支配了整首歌的词与曲,对它进行明确定义难免牵强。这个词含义之一为挪威产家具亦即北欧家具的可能性的确存在,但并非就是全部,这种狭隘的断章取义的翻译是一种“只见树木不见森林”。

据村上披露,当年列侬就Norwegian Wood说过一段话,大致的意思是这首歌中包含着列侬当时一段不愿被人知晓、特别是不愿被妻子知道的关系。他在歌曲中闪烁其词地描绘这种关系,连他自己也不明白是怎么想到“挪威的森林”这个词。村上认为,这段发言相当明确地暗示了Norwegian Wood不等于“挪威产家具”。假如事实果真如列侬说的那样,则意味着Norwegian Wood代表的是一种暧昧模糊、大有深意的意象,这是无法直译或解释的意向和观念。村上春树进而有几分戏谑地表示,如果把这首自己十来岁时常常在收音机里听到的歌曲,翻译成《挪威京·武德》或《北欧家具真正好》之类的标题,只怕绝不会在歌迷心中留下如此深刻的印象。

据悉,关于Norwegian Wood还有一个趣味盎然的说法。在纽约的一个派对上,一位女子告诉村上,列侬的歌名一开始叫“Knowing She Would”,表达的就是一种暧昧不清的意象,但被唱片公司否决了。于是约翰·列侬当场玩了一个语音游戏,把“Knowing She Would”改成了Norwegian Wood。其实,这个歌名就是一个玩笑。而在多年后,谁也没想到一炮而红的村上的小说会引来学界严肃的批评和争论,这实在是关于直译和意译的一个饶有趣味的经典案例。

相关链接

《无比芜杂的心绪》(随笔集)

随笔集收录了村上春树以作家的身份出道30余年写下的69篇随笔。内容涵盖序文、致辞感言、音乐、翻译、人物、写作、答问等层面,未曾以单行本发表过的文章为数可观。

2009年2月,他前往耶路撒冷领取文学奖,得奖感言《高墙与鸡蛋》道出了他作为一位世界公民,对个人应有的道德勇气和体制霸权的深刻反思。

书中还收入了村上数十篇对欧美作家的阅读感受,其中有中国读者耳熟能详的塞林格、钱德勒、斯蒂芬·金、保罗·奥斯特、卡佛、菲茨杰拉德、海明威等,特别对他耗时14年译完全集的卡佛一往情深。村上说自己写小说时没有老师,也没有伙伴,29岁那年开始写作时,心中敬爱的作家不是已故就是地位太高,但比他年长10岁的卡佛,是他见过面、也成为亲密朋友的作家。此外,书中还披露长篇小说《1Q84》中女主人公青豆名字的来历。

《眠》(小说)

小说描写了一名患有严重失眠症的家庭主妇,为了消磨“完全没有睡意”的漫漫长夜,她一边读着托尔斯泰的《安娜·卡列尼娜》,一边端详丈夫入睡的脸,逐步检视着自身。逐渐的,女子的现实世界已无异于睡梦,村上春树写出了如常的表象下,变形的日常生活。

村上春树在《无比芜杂的心绪》后记中回忆了自己写首部女性小说《眠》的经过:写这本小说时,他遭遇了人生的低潮。“心变硬,变冷了”。那时,他和太太在罗马租了间公寓,却无心写作,便和摄影师到希腊、土耳其旅行,来年春天心中的冻结渐渐变得柔软,几乎一口气写成了《眠》。村上表示,他是借着这篇短篇小说“重返小说家的轨道”,因而对他的意义非凡。

有意思的是,村上的写作向来对具有日本特色的传统视而不见,而是更多地出现西方的爵士乐、西餐馆、食物和服装。

本文链接地址:http://www.zgbgwx.com/a/20130322/16389.html

(责任编辑:武晓勤)

作者申明: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同意"中国报告文学网"网站发表此作品,同意"中国报告文学网"向其他媒体推荐此作品。未经"中国报告文学网"或作者本人同意,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一旦传统媒体决定刊用,请"中国报告文学网"及时通知我。在不发生重复授权的前提下,我保留个人向其他媒体的直接投稿权利。

本站申明:本站全部作品版权为原创作者所有,页面版权为中国报告文学网所有!

热点资讯

评论区

精彩推荐

精彩推荐

纸磨坊文化 | 中国报告文学网 | 纸磨坊图书网 | 麒麟纪实中文网 | 麒麟文学网 |

关于我们 | 版权信息 | 合作伙伴 | 招聘信息 | 业务合作 | 投稿指南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本网站长信箱:zgbgwx@126.com 征文信箱:zgbgwxzw@126.com 投稿信箱:zgbgwxtg@126.com

Copyright(c) 2008 www.zgbgwx.com 中国报告文学网 版权所有

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主办 京ICP备0900800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060170

监督电话:400-618-2066 中国报告文学作家群:100487922 中国纪实文学群148038398 欢迎您的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