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大最专业的纪实作品网站!
纪实中文网 申请入会 文学志 文集出书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报告文学 >

霹雳起舞中国梦(之五)

发表时间:2012-12-18 09:33 内容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罗范懿

一个化疗“金癌病毒”不见硝烟战火的恐惧梦

三路队伍从三个不同方向朝着一个目标向井冈山一步步进发……

一个月前,研究院经得“著名”师长点化,特将“活动赞助邀请函”中的“赞助”改为“冠名”,邀请企业和实业家冠名协办活动、冠名为井冈会师文物路一路树立里程碑,个别熟且有过交往的还单独发函发信,时间截止在8月底。今天,活动已出发了,除安仁有一家房地产公司在打彩旗随安仁队上井冈山外其余的渺无音讯。

冠名条款表明:凡赞助1万元的企业为“活动协办单位”,赞助3万元的企业可在浏阳、安仁、平江三地任一上井冈山纪念“秋收起义”、“湘南起义”、“平江起义”一路上井冈山文物路的每一块里程碑上刻上“立碑单位”,赞助9万元的企业可在三路文物路每一块里程碑刻上“立碑单位”……然而出发时,连安仁队那打彩旗的赞助资金也没到位,为了工作顺利开展,安仁几个负责人自己先垫资为所有安仁队员统一购迷彩服和补贴上山生活费,于是方案自费原则被好意打破,为此安仁也赞助研究院1000元办公经费,我们决定也绐其他5位安仁之外的队员每人补贴生活费200元,来文家市的3位队员先已发给,平江队朱步成、卢成锡两人的已告知井冈山上再发:意在让他们途中自备的节俭、上山后也添个小小喜乐并保证有差旅费回家。

研究院也启用第一批注册研究员和会员会费开始启动活动。我们的出纳看着手里的银行账号卡频频摇头,笑不出声:“苦心经营,却不够我麻将桌上放一炮。”这句话却不经意又勾起我前不久先后躺在两个医院的病床上那一阵阵心身绞痛:

因为躺在医院病榻上办公的电话,我左右的病友也知道我是做什么的了。一个是本地的农民,因城建失去了土地,现在一个小区为物业做保安,妻子开个洗衣店,说生日不行倒亏,只占个店面,常常靠手技打麻将和买各种名目的“彩”来弥补,究竟输赢多大只笑保密,碰运气。另一个是位钢铁工人,自己住院医保不愁,但愁工厂腐败,领导与职工工资悬殊太大,严重不公,自己胞弟也是一个中层干部,每天歌舞升平、花天酒地,厂里脏活累活都请民工,给民工的钱更是少得可怜,做一个月拿到一千多块钱,不够厂领导夜宵喝杯茶?还一个是位党委接待处的副主任,才40出头,已肝昏迷、肝硬化几次死里逃生,这是每年的几次例行住院,已一脸的猪肝色,不言而喻,明白他频频摇头的若衷,这个岗位得为官场酒文化赴汤滔火,上面下面来的都得迎奉陪醉,陪得对方那些白天在主席台的“正人君子”们都夜里东倒西歪搂搂抱抱说老哥老妹你才优秀……他们都带着病体向我说了又说,个中用意我都明白,同当年江西农民70多岁的老支书带人几百公里追赶我们文化长征队向中央递上访报告一模一样的心情……百闻不如一见:我在医院窗口排队抽血化验,稍不留意,我的血还没抽完手机倒先被人抽走了?我也只好跟病友说说。后来我又被转到省人民医院住院,新买的手机放在枕边床头小柜上,白天输液睡着了,临床病友的陪护人亲眼看她拿走手机,先以为如此泰然自若的一位美女肯定是我的亲人来了,待美女出门、他一提醒,电话向医院派出所报案的回答是:谁教你睡觉?这样的情况太多了,一般抓不到。也可理解,精力都集中在大案要案上,一部手机本来就不应该报案。然而,为几十元几百元都勇于去冒风险,还有什么不想要、不敢要的呢?我就又想起那时长征路上到处高悬“抢到就是赚到”的巨幅广告标语,我在讲堂讲得喉咙冒烟也还有受众给我递纸条:“这有什么错?”……

这也许是我们还不具备当下“抢”的能力?或也许是我们主办活动本身有错?这个中国革命85年才有一次的整体纪念井冈山大会师的民间公益活动,随着今天活动的出发也同时宣告“向有权的借权、向有钱的借钱、向有人的借人”的“三有”基本落空。

说“基本”,是因为安仁领队马上来信息报告:县委、人大、政协领导主持并参加了出发仪式,除7名正式队员外,还有30多名志愿者一并整装送队伍出安仁县界,仪式壮观、队伍浩大,目送群众数百,为掩护朱德上井冈山牺牲的烈士后代饱含热泪……

因为钱,我一路看陈赞文写出的那条文物路里程碑编号心里发虚……这一次探路都如此捉襟见肘还会有“立碑”的下一回吗?

第一天,我们晚上8点才在上栗县城附近的金山镇“金山宾馆”入住,行程38公里。江西路旁家庭旅店甚少,一路7人普通农家难以住下,只好往前赶,出发就拖苦了队员,入店脱鞋一瞧,张峻一只脚上四五个血泡,有的早破,鞋底见血。除了陈赞文和两位农民兄弟,其他都不同程度受伤,我这老兵也难逃一劫:左后跟磨出血泡,屁股两胯烧烂。苦了陈赞文一个个去清伤口、涂药水、缚创口贴。

头一天可把队伍拖垮了,后面的路怎么走?……我躺在床上对身上的伤口烧辣发愁。

信息铃声:

2012.9.9.20:28(朱步成)

没有经济实力支撑,本来专利让我头痛,没信心来。现在缺口又大,不是我没决心,决心不能当钱用。看来明天从你那调来一个人。

安仁队伍报告前已到达茶陵枣市,平江队伍在平江安定镇落宿。可平江队落宿安定不安定:段、朱两人都发信息说住宿费最低每晚上一人30元一个床还难找到,段亮彩也是农民,300元被扒,朱步成说口袋里只有160元了。我已信息做工作并反复说明:我们都是两人一床,再有困难你们三人一床,我们在长征路上就三人住,总比当年红军的条件好?

这时,朱步成却又来信息了:

2012.9.9.22.06

我给老婆作保证给我五百元会够了的,要不然也不让我来。但是现在真做不了!我和你都没预计到,我要朋友帮我,他要16号才发工资,远水难救近火。

没预计到我是有责任的,当今是一天一个价,我用9年前走长征路时的物价算今天的账,加上预算多了又担心老战友走不出来。他为四个专利的研制、实验、申报、评审、办证一路已花费家里不少钱,虽已有两项国防专利即将拿到专利证,但也不是拿到专利证书就能看到钱,还得有商家认购、军工厂生产才行。再说他纪念红军长征70周年时就是背着老婆孩子出走的,从老婆手上取了4000元本是去深圳包一个木工工程(他是木匠),中央红军长征出发的那天(2004.10.16),他却带着钱不声不响一人来到江西的瑞金起步一路365天走到陕北吴起镇。因此,老婆要管住他也确实有她充足的理由。我们都可以理解,这位只有初中文化的普通农民,很有毅力,很有理想、抱负,很有事业心,被授予了“湖南常德市十大新闻人物”,虽然作为会师的一支领队提出中途退出来是不应该的、是错误的,但精神再强悍也得物质来支撑呀,没有物质支撑的精神终究是要崩溃的。像这样的农民我们应该要有社会的力量来扶助!?

三路会师刚刚起步,一支三人的队伍,两人不稳定,领队还想退出队伍当“逃兵”,这是大事,我同陈赞文商量,实在留不住就派他去平江领队,他答应了,但我们心里却总有说不出的滋味……

又是信息铃声:

15915730623:2012.9.9.22:40

老师,您现在是不是在途中住着帐篷,谈着当年的革命事迹呢?天空应该有满天的星星吧?您若安好,便是晴天,这段时间一直都晴天啊,所以肯定是安好的。在路途中你们要注意安全哦。明天教师节,节日快乐啦!

今天起步,天公作美,一路晴天多云,确是徒步行军的好天气。学生的一条慰问信息正提醒了我是位“老师”,不可轻易让一个人落伍掉队,是钱的的问题我马上汇款(良苦用心本先已告知),是思想问题我再发信息---

“嘀嗒嘀嗒……”手机又发报机一样响起……

2012.9.9,22:22(朱步成)

说实话,困难见真情,我除了感动没什么好说的!

本文链接地址:http://www.zgbgwx.com/a/20121218/15951.html

(责任编辑:武晓勤)

作者申明: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同意"中国报告文学网"网站发表此作品,同意"中国报告文学网"向其他媒体推荐此作品。未经"中国报告文学网"或作者本人同意,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一旦传统媒体决定刊用,请"中国报告文学网"及时通知我。在不发生重复授权的前提下,我保留个人向其他媒体的直接投稿权利。

本站申明:本站全部作品版权为原创作者所有,页面版权为中国报告文学网所有!

热点资讯

评论区

精彩推荐

精彩推荐

纸磨坊文化 | 中国报告文学网 | 纸磨坊图书网 | 麒麟纪实中文网 | 麒麟文学网 |

关于我们 | 版权信息 | 合作伙伴 | 招聘信息 | 业务合作 | 投稿指南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本网站长信箱:zgbgwx@126.com 征文信箱:zgbgwxzw@126.com 投稿信箱:zgbgwxtg@126.com

Copyright(c) 2008 www.zgbgwx.com 中国报告文学网 版权所有

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主办 京ICP备0900800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060170

监督电话:400-618-2066 中国报告文学作家群:100487922 中国纪实文学群148038398 欢迎您的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