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大最专业的纪实作品网站!
纪实中文网 申请入会 文学志 文集出书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文学馆 > 散文 >

刺狼

发表时间:2012-02-29 09:58 内容来源:未知 作者:王照科

那年,我随电建队伍在一望无际的大草原上进行施工建设。

当时草原上野狼很多,晚上我们睡在房子里,经常听到围墙外有狼群在嚎叫,声音此起彼伏,仿佛我们已经陷入到了狼群包围的汪洋大海中。庆幸的是作为那个年代很知名的国营单位,国家为我们配备了几枝老旧的步枪,一是为了维护治安,二是为了防止草原上野兽袭击。有了这几支枪壮胆,我们在狼群的嚎叫声中,每个夜晚都睡得香香甜甜。几个小青年也曾为了尝尝狼肉是啥滋味打过伏击,但空费了子弹也没有射中过一只狼,大家说不是枪法臭,而是狼太狡猾。

草原上八月的夜晚很凉。我坐着老刘驾驶的吉普车,连夜到一百公里外的车站接一位专家。老刘是我们这支电建队伍中资格最老的人,当过兵,参加过自卫反击战,负过伤,复员后转到了电建公司工作。他身上有很多的故事,是我们之间的“传奇式”人物。

       由于草原上根本就没有正式的道路,所以我们的车在老刘熟练地驾驶下一直在草地中自由穿行。我正闭目调养精神,老刘突然踩了急撒车。“出了什么事?”我感到这次刹车不同寻常,揉着眼睛问老刘。老刘“嘘”了一声,用手指着前方。在吉普车大灯的直射下,我看到在车前十几米的距离,一只狼蹲在那里,几乎有一米高,眼睛射出幽幽的绿光,露出牙齿咆哮着不让我们前行,全然不顾老刘随后用汽车大灯照射和反复按动喇叭恐吓。

“加大油门冲上去,轧死他!”我怂恿老刘。老刘比我更干脆,他拿起旁边的步枪“咔嚓”一声子弹上膛,愤愤地说:“早被这帮畜生夜里嚎叫声烦透了,今天我要看是狼脑袋硬还是我的子弹硬”。 “呯”,枪声划过夜空,狼应声栽在地上。打中了!我正想恭维老刘的枪法,但透过汽车的玻璃,我惊讶地看到那只狼经过几次抽搐后,又慢慢重新蹲了起来,血从胸口的弹洞不断涌出来。我想它接下来一定会选择回头逃跑,却没想到它仍是一副寸土不让的架势蹲在前面,眼中泛出的绿光愈发让人心生寒意。

        老刘也许被没能一枪致命激怒了,也许是纯为活动一下筋骨。他没有对狼再次扣动扳机,而是就像战斗打冲锋一样,嘴里怪叫着挺着上了刺刀的步枪迎着老狼冲了过去。而那只狼也似乎下定决心以死相拼,嘴里捧着血沫、呲着白白森森的牙齿迎着老刘就狠狠地扑来。于是,在那个夜晚,在那辆汽车的大灯照射下,我见证了人和狼之间的一场大战,领略了老刘单枪刺恶狼的神勇,也为这只受伤的狼不选择逃命、迎着人类明晃晃的刺刀困兽犹斗感到震撼。搏斗的过程是短暂的,结果也是可以预料的,那只狼被战术动作非常到位的老刘用刺刀刺得满身窟窿,在经过最后一声撕破夜空的嚎叫后,大睁着绿森森的眼睛死去。

这是一只成年公狼,我非常佩服它的勇气。就在我和老刘准备把死狼装上车时,忽然听到了不远处的草层后面有奇怪的响动。老刘再次把子弹上膛,用刺刀拨开草层警惕地搜索过去。发现就在那只被刺死的公狼蹲过的草层几米远处,一只和那只公狼个头差不多大小的母狼正在痛苦地分娩,一只小狼已经从母狼的体内露出了半截身体,刚才听到的声响就是母狼分娩时的痛苦呻吟。这时我们才恍然明白:我们闯入了狼的领地,那条公狼不顾性命和手持步枪的老刘搏斗,原来是在全力保护自己正在分娩的妻子和即将出生的孩子,它临死那声嚎叫,就是和妻子儿女的最后诀别。这世上伟大的爱呀,动物竟比人类有过之而无不及。

        我们最终没有伤害这只母狼和它出生的孩子,我们也没有把那只公狼的尸体作为战利品带走。老刘说,当年自己当兵参加战斗是抵抗侵略,保卫家园和妻儿,如今这只公狼也是用生命进行了一场殊死的反侵略战争,只不过侵略者是我们人类。我无语。老刘开车远远绕开那只母狼后,“啪啪啪”向天连开三枪表达了自己的悔意。

从那以后,老刘依然是我们电建队伍中最有故事的人。但在我的记忆中,他从来没向大家提及过刺狼的事迹。我知道,刺狼的故事,已经永远是刻在我和老刘灵魂最深处的痛和醒。

本文链接地址:http://www.zgbgwx.com/a/20120229/8930.html

(责任编辑:)

作者申明: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同意"中国报告文学网"网站发表此作品,同意"中国报告文学网"向其他媒体推荐此作品。未经"中国报告文学网"或作者本人同意,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一旦传统媒体决定刊用,请"中国报告文学网"及时通知我。在不发生重复授权的前提下,我保留个人向其他媒体的直接投稿权利。

本站申明:本站全部作品版权为原创作者所有,页面版权为中国报告文学网所有!

上一篇:水边人家

下一篇:雪落无声

热点资讯

评论区

精彩推荐

精彩推荐

纸磨坊文化 | 中国报告文学网 | 纸磨坊图书网 | 麒麟纪实中文网 | 麒麟文学网 |

关于我们 | 版权信息 | 合作伙伴 | 招聘信息 | 业务合作 | 投稿指南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本网站长信箱:zgbgwx@126.com 征文信箱:zgbgwxzw@126.com 投稿信箱:zgbgwxtg@126.com

Copyright(c) 2008 www.zgbgwx.com 中国报告文学网 版权所有

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主办 京ICP备0900800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060170

监督电话:400-618-2066 中国报告文学作家群:100487922 中国纪实文学群148038398 欢迎您的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