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大最专业的纪实作品网站!
纪实中文网 申请入会 文学志 文集出书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文学馆 > 散文 >

紫荷

发表时间:2012-02-28 11:34 内容来源:约稿 作者:冷梅

 

当季节又一次绿了荷塘红了莲蕖,紫荷又一次来到了这片翠湖湿地。“与你散发扁舟去”,还是这片水,还是这片青绿的芦苇,却再也寻不到了易轩的影子,却只有这句“与你散发扁舟去”,这句易轩的话语响彻在水湄,流淌在紫荷的心里。

那一季的花开,易轩把紫荷微微揽在了怀里,这个时刻象等待了几百年,一瓶红酒微醉,他们在这片荷塘里乘舟轻荡。一只只水鸟在水天一色中遨游,一片片荷花在小舟推开的波浪里起伏。粉红的荷花映着微醉的脸庞,让人沉醉。

或许是在一个错的时间里遇见了对的人,才那么刻骨铭心。在一个不经意的回眸,他站在岸边,微微冲着她笑着,那笑容象灿烂了几个世纪,久违了的笑容,久违了的身影,虽未谋面,似曾相识。或许上帝造人时,原是造就好了,他是她的另一半,可是阴错阳差,天各一方。或许是了一桩未了的缘,在这样的一个午后,在翠湖的湖光山色里,他们相逢相遇。他只身一人出发来这里,因车票耽搁了行程,来说翠湖游玩一下午。或许是为了这次翠湖的邂逅,她被闺密冯以熏携来,说到翠湖游玩,无奈一上午的时间冯以熏就被网友甜蜜地劫持,他们为她安排好游览路线,把她一人搁在了这里。

他发现了她,只身一人。她也看到了他,心里一怔。他手中的像机不失时机地拍下了她倚在栏杆上的身影。他问她为何一人出游,她也问他,你不是也一人么?没有乘上应该乘坐的大船,他们租一只小船。“与你散发扁舟去”他说。也许骨子里是喜欢浪漫的,她没有拒绝,她上了他的小船。“你会不会摇船?”他笑了笑冲着她点了点头。

翠湖湿地,由多个湖泊组成,一片一片的荷花,一片一片的芦苇,还有分隔而开的鱼塘,开始他笨拙地摇着,或许男人的自信和勇气多半是为了女人,他其实根本不会划船,但他却水性极好。当小船的双桨在他手里自如起来时,他和她的话语也多了起来。

他和她说起了家乡,说起那座山,他是山里的孩子,生日在五月,小时最爱吃的是母亲亲手包的粽子,那种自已家种出的黍米还有收藏好的红枣粽子,是他的最爱,可是母亲已经离世几年了,每当五月又飘粽香的时候,他品尝每一个所买的粽子,都不是家乡的味道。他象对一个老朋友一样对着她诉说,一点也不生疏,他们就象相熟了几个世纪一样。

她一身素衣,一袭长发飘到肩头。她清澈的眼睛盯着他看,也象认识了若干年。她倾听着,很想很想自己亲手包一个用黍米和红枣包成的粽子给他吃。“说说你自己吧”他说。她结婚了多年,一直没有生育,所以她忍着家人的冷眼过活。她不自信甚至还有点自卑,这些冷遇是把软刀子,把她的心灵划得伤痕累累。她脸色苍白,一副弱不禁风的模样,好象风一吹就要把她吹倒的样子。她说不出自己的苦恼,也不能说她的故事,她只唉了一声:“没什么好说的”。倒是他,滔滔不绝,似有一肚子的话想说给她听。他,有一个好强悍的老婆,他已经许久许久在家里不说话了,他只做一个倾听者。她,从侧面看去非常美,鹅蛋型的脸庞,高高的鼻梁,细长的眼睛,她是一个初看一般越看越耐看的女人,窈窕的身姿,细细的声音,他有一种冲动想保护她,想呵护着她。

“成家了?”“嗯”“有孩子?”“没有”“做什么?”“在文化馆”“哦”

小船悠悠荡荡地冲开波浪,在一片荷里穿梭,一阵清香扑鼻而来,而亭亭玉立的粉红色的荷花,在绿水中开得那样的极致。他轻轻地摇着,多云的天,给翠湖一片清凉,风微微吹来。她在他的注视下红了脸,是哪里来的那么大的勇气使她上了他的船,她整日压抑的心开始一点一点泛活,生机首先从她的脸颊向她的全身弥漫,今日今时,她象翠湖里的这枝红莲。

首先打破沉默的是她,她说起了她单位大院的那棵合欢花,就在她昨天离开时合欢花花枝间的那个鸟窝里传出一声声小鸟的啼叫,她太喜欢这棵合欢花了,一朵一朵盛开在了夏季,象极了一朵朵的鸟羽,她说合欢花在当地称芙蓉,因为她的名字叫紫荷,因为红莲一样都在夏日里散发着迷人的清香,所以她也非常喜欢这种花,她曾经做梦梦见一位武侠女子,手持芙蓉花扇,一步一轻摇的走过之后,步步生莲,在她的身后,撒满了一地的红色羽瓣,那些芙蓉花瓣上都刻着一个侠客的名字-是郭靖?是杨过?她记不清了,只记得那些花瓣纷纷飘起来,使得天空一片红云……

 “你也喜欢看武侠小说”

“不太喜欢,只看过一两本,是他们来借书时我也偶尔看一看”

她又红了脸。

他看着她,一种冲动想抱抱她,她那么惹人爱怜。而她看着他微笑的样子,双手那么有力,身影那么伟岸,那么亲切,他顶多也就三十多岁的样子吧。

 “我已经四十二了”他微微地笑着,难道他读懂了她的眼神、她的内心。“不象,我猜你也就三十多一点呢”

“我从部队转业回来的”他停下了划船任小船在一片绿水苍茫中飘荡,穿过一块块荷塘,远处一片葱笼点点红妆,那又是另一片荷塘,他要停下来,吸一口烟了。“你不会介意吧”他从口袋里拿出一只精致的烟盒,用打火机点上,深深地吸了一口。幽幽地歪着头看着她。“你很美,你知道吗?”

“我三十五岁了,呵呵,从没有人对我这样说”她这次真是难为情了。一片望不到边的水,一片清香的荷花塘,一个陌生的男子,她怎会就这样随他上了船,她有点神志不清,这难道真是这个人前从不主动抬头说话的夏紫荷么?或许是中午的那杯干红惹的祸,以熏不知和她的那个翠湖的网友去了何处,她满面含羞地说:“我们回去吧”

他扔下双桨,走向船头的她,小船歪了两下,惊呼的紫荷就这样被他拥住......

项南已是第二次来找宛平了。

“我快要结婚了,你不要再来找我了”宛平艳艳的口红在闪烁。

项南是在一次请工程队的质检喝酒时碰到了这个女人,那天她和质检一同出席了那个晚宴。项南在生意场上碰到许许多多的女人,唯有这个女人让她过目不忘。她就象一团火一样把他点着了。她很年轻,但却离婚带一个儿子。少妇的风韵在她身上展现的一览无余。她热情开朗另类,她是属于开放在夜色里的玫瑰,酒巴里买醉,迪厅里跳得天昏地暗。项南的工程有时要开到深山里,他在深山里见过一种树,树上缠满了绿绿的藤,他觉得他就是那棵树,而宛平就是那缠在身上的藤。在一次酒后,他们的身体互相纠缠在一起的时候,他想到了那棵藤缠树。

“项南,我不要这样做露水夫妻,我要和你结婚,我们长长久久地在一起”

当看到貌美如花的宛平,他只能顺从地点点头。这个女人天生尤物,没有哪一个男人能抵挡她涂满蓝色眼影长长睫毛下扑闪的眼睛,她努起的小巧嘴巴里,话语,时而夜莺一般软绵,时而珠落玉盘让人难以招架。在外打拼多年的项南,终于拜到在宛平石榴裙下,可当回家面对妻子紫荷安安然然的表情时,他又平静下来,也许每一个男子全都有过这样的两个女人,至少两个.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的变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还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的一粒饭粘子,红的却是心口上的一颗朱砂痣。此时的宛平便是项南心口上的一颗朱砂痣。当宛平把他从她租住的家里拥出来时,项南才真的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结婚?”他不相信这个女人能和什么人结婚,可就在他要离开楼梯的时候,一个瘦瘦的男人也来找宛平。项南回头看了看他,他也回头看了看宛平。

他有点恨恨的了。

当工程质检告诉他宛平真要结婚,近日就去登记的消息时,他才荒了神。宛平在项南的地下情人已经一年,她盼望项南离婚后和她结婚,可是项南总是一个又一个借口,无动于衷。人或许都是自私的,当自己喜欢的一件物品在没有争抢时,或许意识不到它有多珍贵,可当它即将落入他人之囊时,这件物品的价值就发生了改变。

“小姑奶奶,你怎么这样绝情,你就容我几日吧”

 女人一旦反脸,便象小母豹。这女人的吃穿用度,以前全是项南的,可就是最近她已不再接受项南的钱和物,她对他冷落冰霜。这边宛平一副拒人千里的样子,但是他知道这个女人是爱他的。妻子回来后他将怎样开口?他有点焦头烂额了。

中午的酒宴上质检是怎样走的,他不知道了,他喝的酩酊大醉,司机把他拉去宛平的住的地方,打开门,那位瘦瘦的男子也在。酒状忪人胆,他挥起拳头就一拳把瘦子打倒在地。     

“宛-宛-宛平是我的女人,小子,你马上给我滚!”

“项南,你干什么!”宛平拉起嘴角冒血的瘦男人。“谁是你的女人,项南,你清醒一点吧,我有我的自由”

“我-我-马上离婚!”项南说完就瘫倒在了地上。

“你快走吧,他喝醉了”瘦个子男人仓皇逃窜。

被宛平送回家去的项南在午夜渐渐酒醒,他看着卧室里和妻子紫荷的结婚照,结婚已经七个年头了,婚纱照里,妻子倚偎在他身边,笑得那么安然。结婚七年,她一直轻声细语,安静自若,虽然在外打拼,不乏女人,但他从没有想到要离开自己的妻子,她照顾着他的饮食起居,把家里收拾的不染尘埃。在床上,她也是被动淡漠,日子过得平静如水。认识了宛平,项南觉得自己的雄风和霸气终于有了用武之地。女人是须要征服的,宛平就给人一种时刻让人去征服的欲望,她会穿着高跟鞋和他作爱,她会在荒野里和他苟合,女人是红颜,女人是祸水,但项南只知在宛平的面前他无力抵挡女人的一切诱惑。娇语温香,软语昵喃,如果你要风她便是风,如果你要雨,她便是连绵雨。哪一个男人能抵挡这样的女人,狐狸精,此时,项南觉得真是遇上了一个狐狸精,他已被迷得五门六道找不着北了。可当真要下决心离开自己的妻子,打破这个已经存在了七年的家时,他的心软起来了,突然他的泪在午夜的寂静里肆无忌惮地流了下来。

小船在翠湖里随波飘荡,他和她并躺着依在了船头。“百年修得同船渡,我们好好欣赏翠湖的落日吧”

太阳从云朵里露出一小会,又钻进了云层,落日把一片桔红撒满了西边的整个天空,荷花的清香不时随风袭来,几只水鸟在被落霞染红的水面上空飞翔。他轻轻地拿过她的一只手,紧紧地攥在了手中。紫荷没有挣脱,她看着他的眼睛,那里面清澈又纯净。

 “你让我想到了小学同学英子,小时候我和发小英子一同去果园偷苹果,当我把苹果从果园的篱笆墙里递出来,钻出那个荆棘缠绕的篱笆时,和英子一同滑落在了篱笆外的土堰下,我们一同倚在了堰上,我第一次拉了英子的手,她那双眼睛那么多年一直在我心里,细长的清亮清亮的眼睛,看到你,我一下子就想起来了。”说完他使劲攥了她一下,她的手禁不住疼了起来。

她抽回了手。落日终于沉在了水里。霞燃烧了半边天,也燃烧了紫荷。她没有挣脱易轩的怀抱,被他紧紧地搂住。小船又荡进了一片荷塘,四面的荷花开得水水灵灵,小船溅起的水花落在了荷叶上,在荷叶上形成大大小小的珍珠粒乱滚,夜色为他们遮起一片幕惟,紫荷在这个男人怀里在这个陌生男人的循循善导下,完成了做为女人从没有过的幸福。晃动的小船,游荡的翠湖,一片片东倒西歪的荷叶,诉说着一个不能说的秘密,紫荷幸福得泪流满面。

当那弯荷塘月从云层里里钻出又钻进时,紫荷这才感觉到风大了,翠湖的夜微凉。易轩把自己上衣拿过来盖在紫荷的身上,紫荷紧紧地依偎着他,他们躺在似摇篮一样的船上,沉沉睡去。不知过了多久,易轩开始向岸上划去。

到了旅馆的房间,他们还是那样难分难舍,她安静地躺在他身边,听他讲小时候的故事,听他讲小时候的种种顽皮,那一次差一点捉住一只狐狸,那是一只很小的黄色的狐狸,看到他时它也在前面走着,走着走着佯装倒地而死,等他快走近时,突然起来箭一般地飞跑向旁边的山林里。

“那有可能真是一只狐狸精呢”

“那有可能我救了一只狐狸精,老天就派你来到我面前,你真好”他又紧紧地搂住了她。

第二天一早他就出去了,让她在这里等他。

等吃过早饭就要离开时,他和她谁也没有开口问对方的电话号码。离开时,他给她了一件礼物,她打开看了看,那是一件价值不扉的苏绣,苏绣是一幅采莲图,一位白衣女子在绿荷红莲中间惟妙惟肖。

她没有想到会他会送她礼物,她没有什么可以送他的,就把身上的一玫玉观音摘下送给了他。突然,在离开的时候,她眼睛里的泪水夺眶而出。

……

从翠湖回来后,紫荷和项南平静地离婚,在从登记处出来那时,紫荷突然觉得肚里一阵翻江倒海,她呕得似乎把所有的苦水都倒了出来,她怀孕了,她怀了易轩的孩子,她苦笑着,命运真会和人开玩笑。

很奇怪,她吃什么都会吐,只有吃黍米粽子不会吐,于是她就买来粽叶,买来红枣,买来黍米,她一遍一遍地包,终于做出香糯的黍米粽子,她把那一天所有的思念和回忆都包进去,再一点一点咀嚼吞咽下这全部的幸福。

 “小米,小米,不要跑不要跑”

当紫荷搬进水云居不久的一天,她在小区的花园里和儿子小米一起玩耍时,小米拿着的小花皮球滚落在了草丛里,

“给你,小朋友”一个熟悉声音。

 当紫荷抬头看时,看见那玫熟悉的玉观音和一张熟悉的脸。

“是你,真巧,你儿子?”

 “是啊----”她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爸爸快来啊扶我上去”那边一个十多岁的小女孩在冲易轩喊。

抱起小米,转身,泪水就这样迷朦了紫荷的双眼。不几天一辆搬家的车从小区离开,一只花皮球从一双小手里滑落,在草地上滚动了几下停在了一个人的脚下,那个人是易轩……

 

本文链接地址:http://www.zgbgwx.com/a/20120228/8924.html

(责任编辑:报告文学)

作者申明: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同意"中国报告文学网"网站发表此作品,同意"中国报告文学网"向其他媒体推荐此作品。未经"中国报告文学网"或作者本人同意,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一旦传统媒体决定刊用,请"中国报告文学网"及时通知我。在不发生重复授权的前提下,我保留个人向其他媒体的直接投稿权利。

本站申明:本站全部作品版权为原创作者所有,页面版权为中国报告文学网所有!

上一篇:茶缘

下一篇:水边人家

热点资讯

评论区

精彩推荐

精彩推荐

纸磨坊文化 | 中国报告文学网 | 纸磨坊图书网 | 麒麟纪实中文网 | 麒麟文学网 |

关于我们 | 版权信息 | 合作伙伴 | 招聘信息 | 业务合作 | 投稿指南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本网站长信箱:zgbgwx@126.com 征文信箱:zgbgwxzw@126.com 投稿信箱:zgbgwxtg@126.com

Copyright(c) 2008 www.zgbgwx.com 中国报告文学网 版权所有

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主办 京ICP备0900800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060170

监督电话:400-618-2066 中国报告文学作家群:100487922 中国纪实文学群148038398 欢迎您的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