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大最专业的纪实作品网站!
纪实中文网 申请入会 文学志 文集出书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作家访谈 >

铁凝:文学是一种担当 不是简单粗糙的社会情报

发表时间:2012-02-20 09:30 内容来源:凤凰网 作者:

文学新气象-网络文学

2011年,中国内地电影院里的“黑马”是《失恋33天》,电视遥控器搜索的是《步步惊心》,网友上网发帖议论的是《裸婚时代》,这些当下最热门的影视剧并非出自于哪位名家的名著名篇,更没有文学奖项的光环,而是改编自拥有数亿点击率的网络小说。这些网络小说不仅深受读者的欢迎,也得到了张艺谋、陈凯歌等大导演的青睐,屡屡被搬上大银幕,由此有人说,网络小说已经成为了中国文坛一股不可小觑的文学新势力。  中国网络文学目前有1.94亿读者用户,有一百多万人在从事网络写作。但是,即使拥有如此庞大的作家和读者群,网络文学仍然被一些人看作是非主流文学,有传统作家质疑"网络文学有大量低俗内容,难以卒读",也有一些作家表示他们暂时不会追看网络小说,认为,"里面有益处的东西并不多"。

记者:您平常您会看一些网络文学吗?

铁凝:我还真的看了一批他们那个网络作品,有一些网络流行语,我觉得很有趣,我就觉得那个什么"有木有","童鞋",就同学,有木有那种,有木有有木有在不停地问,我就觉得其实我们自己心里有没有那种,焦急的那种质问呢,我对这个有木有,我觉得我当时我感受挺深的。所以,当然这个是不是就已经涵盖了,就是这些网络流行语就是网络文学的全部呢,当然不是,那么我现在倒觉得我们现在总是比较容易纠缠于,网络文学是良莠不齐是吧,然后或者有一种很极端的说法,那没什么可看的都是垃圾,或者有一种说法就是传统文学已经落花流水,这个天下是网络文学的天下,其实我想这都是太极端的一些说法。

同期声:面对网络文学和传统文学融合困境,近几年,中国作协也在不断地探索两大文学团体的融冰之路。2010年6月,唐家三少成为了第一个加入中国作协的网络作家,2011年11月,在第八届全国作代会上,唐家三少、当年明月当选为中国作协全国委员。

记者:唐家三少吧,他不但是成为了作协的会员,而且成为我们的全委会的委员,晋升的速度还是比较快的,因为他2010年才加入作协,他的晋升是跟他的这个网络作家的这样的一个特殊的身份有没有关联。

铁凝:我想当然跟他的代表性有关联,当然可能跟他在他写作的领域里边的他的表现当然也有关联。网络文学我这样看,说网络文学良莠不齐,那是的,是可以这么说的,我也承认,但是,是不是就是传统文学就很整齐了呢,我倒还真不这样认为,就是你的作品如果没有读者,就你说我写,就为了给我一百年以后看的,我就是写给我自己的,看不懂的人都没资格看,那你作家的意义又在哪呢,就不产生意义,所以我们现在在说网络文学良莠不齐的时候,传统作家也要自问一声,我们对这个社会,对这个时代,有担当吗,我们还能够有多大的现实感和想象力和从巨大的生动的现实感里面产生出来的非常重要的原创力,这也是传统作家应该郑重思考的事情。

同期声:近年来,社会上对于中国当代文学的担忧和质疑不时出现,各个文学奖项作为衡量当代文学发展的重要指标,向来备受人们的关注。这其中,茅盾文学奖这个在中国内地文学的最高奖项,频频引发热议。

记者:在2011年的茅盾(文学)奖8月份公布了,这次有很大的一个变化就像您提到不断地要公开透明,所以这次是实名制来投票,不过也有人开始有不同的说法,实名制很好,但是这里所有的作家肯能就抬头不见低头见,会不会有人盯人这种情况发生,而这样子的投票方式到底是好处多还是会有弊端发生?

铁凝:应该说实名制不是唯一最好的办法,因为人在行使他的民主的最真实最自由的这个权利的时候,可能是匿名的,但是实名制我们希望考量一个评委的,他真正在这种时候的对他是一个挑战,他有没有真正秉持一个公证和一个学术的良心,另外呢实名制也确实可以过程的一个,我们希望透明,你说我空说我很透明,你怎么来证明你这个透明,总得有一个,一个可操作的一种办法,实名制可能也就是在这样的一个前提下诞生的。

同期声:本次茅盾文学奖,在得票前10名作品的作者中,省一级作协的主席、副主席占了八位,由此有人戏称:"茅盾文学奖成了主席文学奖"。

记者:您做了主席之后,立刻写了封信给书记处吧,说你以后的作品都不在中国作协的奖项当中去评选,所以当时您是不是预见了确实是有可能有这样的争议?

铁凝:我没有那么高的预见性,我也没有那么深远的眼光,当时有一步作品就是我的一部长篇小说叫《笨花》就面临着这个茅盾文学奖的评选,当我知道这个消息以后,我忽然意识到我必须得说这件事情,所以我就给书记处写了一封信,我说在我做这个作家协会主席期间我不参与中国作家协会的任何(文学奖项的评选),从我这要杜绝腐败,你在这个位置上呢,资源就在你这呢,你还弄一个跟那么多的作家去争一个,况且优秀的作品也确实很多。

记者:既然社会上也会讨论说为什么评奖出来有时候评委的奖项,自己是做评委,自己是做裁判,然后自己还是球员,这种情况在奖项当中会出现,未来会不会可以成为一个改革的方向?

铁凝:当然必须要改的,但是至于作家协会主席,有一些省的作家协会主席的作品入围评奖,社会上有一些疑问我不这样看,为什么呢,你是一个作家,你就不要回避这些,你不要避讳这个,你就可以就是很自然地去参评,评上了就评上了,评不上就评不上,所有的各省的作协的主席,他们都要像我这样,我还真倒是不主张,因为实际上大部分各省的作家协会主席的选举,选出来的,客观地看一看,他们都是他们,不仅仅是他们本省的,有实力的,而且正在写作旺盛期的作家,他们其实在中国文坛上,也都是有着广泛的影响的这样一批优秀作家,那么他当主席也不是一个纯粹官员的考量,他们最初的根基是因为他们首先是一个好作家,文学活动是他们的正业,他们当然可以理直气壮的,他们的自己的作品拿来就是参评。

中国文学走出去

串场:独立纪录片《外国人眼中的中国人》片段:“说起中国人,我联想到的字就是卡啦OK。”

“提起中国人,我首先想到的是姚明。”

“提起中国人我首先想到的是很多很多人。中国是一个很大的国家,当然有很多中国人。他们吃猫和狗,还有他们的眼睛都是这样的”

同期声:当中国在世界经济舞台上赢得万千瞩目的时候,一个文化中国的形象似乎仍然不太清晰,中国与西方发达国家之间的文化交流存在明显的"入超"现象,同时西方国家对中国文化的"误读"也时有发生。

近年来,中国作协为中国文化的对外交流不断的做出各种尝试和努力,铁凝说,她希望能通过文学的方式,让世界对中国更少一些误解,多一些真切、生动的感知。

铁凝:人和人之间最能够相互打动的,确实是文学和艺术,就比如说丹麦这么小的一个国家,在地理概念上它是一个小国,但是因为它有了安徒生,它就是一颗火柴也能点亮世界,你不能说他是一个文化的弱国,文学的弱国,我觉得世界对今天的中国也有很多误解。比如说有一次,我们接待克罗地亚的一个作家团,然后他们都第一次来北京,然后他们就说中国,挺繁荣的,但是我想给中国提一个意见,中国是不是太喜欢日本的产品了,日本的洗衣机,日本的什么什么。后来有一个中国作家就笑了,说那是30年前,那时候出国都要带几大件是吧,那他们可能看到的信息,就是这个发问就是说明了一个什么呢,说明他们获取的信息是老信息,那又说明什么,后来他们在中国旅行了有十天,再回到北京,我说怎么样,你们感受什么,那不一样了,就是他们觉得,他们有很多东西,其实在他们来中国之前是不知道,或者是被误导的。

同期声:2009年以来,中国作协先后推动了首届中美、中法、中德、中西和中日韩三国文学论坛,这些文学论坛虽然是初探性的开始,但都取得了意想不到的成果。

铁凝:我们做西班牙那个文学论坛的时候,莫言去了,当时驻西班牙大使,他说你们做完这个论坛以后,能不能再加一场,就是到使馆来,使馆的这些工作人员,包括司机、包括厨师,真的都对中国现在的文学,我们得到的这个信息还是有限的,这些作家来了,我们很想见见,能不能再跟大家聊聊天,结果莫言,那天就跟我说他说我今天有点不舒服,因为他连续疲劳旅行,后来说我说那我们还是去吧,结果莫言就去了,我们在使馆两个半小时,就是跟大家对话,他们就是不愿意离开,一直到晚上,大使要请吃饭的时候,莫言就昏倒在使馆了,实际上他当时是轻度的已经胃穿孔了。我们就大家赶快就是把莫言送到一家离使馆最近的私人医院。输了很多血,用他后来给我发短信的话叫做"我三斤欧洲血,一颗中国心"他说"三斤欧洲血,一颗中国心",最有意思的就是那么有一个,他的主治医生,一开始就说一个中国病人,他也无所谓。然后他有一天看床上挂那个小牌子,他拼那个音,他说莫言,啊!你就是那个中国的,那个作家莫言呀,我刚读了你的一本,西班牙文的你的长篇小说,所以他的主治医就是他的读者,莫言在西班牙生病,遇到了他的读者,而这个读者就是给他治病的人,所以这种时候,你会觉得,你不出去你不知道这一切,而这一切那个医生也非常感动,所以我想,不是作家协会再为作家做了什么事情,而是这几年,这个中国作家的群体,实际上是为中国文学的繁荣,做了大量的一般的人所不知道的事情。

铁凝:去年我们在做第二届中法作家论坛的时候,我们(就问他们)鲁迅文学院要不要来看看,他们说(鲁迅)文学院是干什么的,作家能教出来吗写作,后来我说不是教给作家写作实际上是作家充电的一个地方。所以法国人来了以后,说他们在墙上就是找到了五位法国作家,他们就觉得很惊奇,他们觉得很高兴说中国人办的文学院,居然在这么不长的两边的墙面上就有五位法国作家。然后他们说那么我们法国作家能不能也到你们这来交流交流,授授课,或者我们听听课,或者互相中法两国的年轻的作家在这,我们现在正在做这种探讨。

同期声:2006年,中国作协正式启动"中国当代文学百部精品对外译介工程",在这之后,社会各界发起的"中国文学海外传播工程"、"经典中国国际出版工程"等项目也渐次展开。

铁凝:那么现在呢我们就是对外推介的这一个方面实际上就是选择了一大批,好几百部文学作品,把它放在网上,吸引一些对中国文学有兴趣的这样的汉学家来选择他们喜爱的这个中国作家的这部作品,然后中国作家协会拿出钱来

记者:支持

铁凝:给一些翻译资助,我有的时候出国就做这个文学论坛,我自己有亲身的体会,比如我那一年去德国那个参加论坛有很多资深的汉学家,他们就在他们的地方,默默的几十年如一日的翻译中国文学,有古典文学,有当代作家的文学,小说或者诗歌。没有人强迫他们,他们完全是自愿的,而且也没赚什么钱,因为翻译的费用是非常低的,所以这个时候呢,我就想到,应该给自觉的关注和推介中国当代文学的这一大批翻译家和汉学家,给他们应有的礼遇,跟他们沟通,请他们来。让他们跟他们也许从来没见过的中国作家见面,所以我们在就2010年我们8月份就是中国作家协会,邀请了13个国家的30多位汉学家到北京,那是中国作家协会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国际汉学家翻译大会。所以这些人呢,他们在这件事情上,他们确实感受到了这个就作家协会做这件事情是有益处的铁凝:心里默想一句话,你以为你是谁

记者:您是怎么跟冰心老人结缘的?

铁凝:结缘,实际上我并不敢认识她,因为我那时候是一个20多岁的人,写了一篇小说获得了这个全国短篇小说奖,之后呢,就是小说选刊的一位老编辑就说铁凝啊,说冰心老人有一天看见我,跟我说,她读了我这篇小说,就说这个听说是一位年轻的女作者,我觉得她这篇小说写得挺好的,就是你能不能问问她,她愿不愿意到我家来啊。

记者:特别谦虚。

铁凝:我就是对前辈作家,我永远觉得你不必认识他们,你远远的敬仰着他们,读他们的作品就可以了,所以这件事情。后来以后我有机会,我就会到家里去看望她。

串场3:在我和铁凝的问答中,她不止一次的提到很多老作家对她的关怀、扶助和提携,令她感念至深。这其中,也包括了她的文学启蒙老师徐光耀。

徐光耀是当代著名作家,他的代表作《小兵张嘎》承载了中国内地50到80年代几代人的共同记忆。文革期间,徐光耀被打成右派,在河北农场接受劳动改造。当时年仅17岁的铁凝,写了一篇7000字的作文《会飞的镰刀》。在父亲的引荐之下,铁凝拿着这一篇作文,拜访了大作家徐光耀。铁凝说,那时的徐光耀,连自己作品的署名权都没有,但是却"奋不顾身"的肯定了她这篇中学生的作文,而正是徐光耀的肯定,开启了铁凝的文学之路。

记者:记得您刚才在跟我提到,您拜访的文学的第一位老师,徐光耀老师的时候,您给的那篇作文,其实就不是当时很主流的作文?

铁凝:是,因为那个时代,写作品有一个原则,在你要所写的这个人物里要突出主要人物,在主要人物里要突出英雄人物,在英雄人物里要突出主要英雄人物。大概就是这么一个三突出,这是我记忆里边的,但是我那时候呢可能心灵的负担,年龄还小,也确实是,就是这个生活当中的这个人和事情本身感动了我,而不是三突出感动了我,所以我就斗胆,当时也没什么功利心,所以我就当时是一种自然的心情,把它写出来了,那么我现在想来呢这种自然的心情,也许对当时的我,或者对今天成为一个作家的人,它是太幼稚了,就是浅层次的,但是在那个时代呢,我觉得这个起步,应该说,就是它奠定了我对文学本身的一种真诚。

同期声:铁凝出身于知识分子家庭,父亲是著名画家铁扬,母亲是声乐教授。文化大革命开始,父母相继进入五七干校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小小的铁凝开始学会独立生活。然而在那个非常时期,父母留给铁凝的,不是失望和孤单,而是对生活的信仰和希望。

铁凝:我觉得我至今感谢我的父亲。我的父母他们当时所能给我的,真的没有什么别的,但是给了我一个,就到今天我不能忘记的就是他们告诉我你不能对生活失掉兴趣你要有一个爱好。我是出生一个知识分子家庭,我父亲那时候也是灰色人物,就是也不敢,他也不可能画画,但是他在那个时候呢,当他发现自己的孩子,有就是这个作文,怎么有点像文学作品,怎么有点像一个小说,就是作为自己境遇也不好的父亲,还是给了自己的女儿,我觉得一种,就偷偷的但是非常坚决的肯定,这里有什么呢,有我觉得就是这一代知识分子,他们骨子里的对当时的那个文化荒凉的那种反抗,和他们期待着就是,有点冒险性的期待着自己的下一代不要那么无知,不要那么没有艺术的熏陶,没有文学,没有绘画,没有音乐,他觉得是很可怕的。

同期声:1982年,年仅25岁的铁凝发表了小说《哦,香雪》,一举成名,之后铁凝进入她文学创作的高产期,陆续发表小说《麦秸垛》、《笨花》、《玫瑰门》、《大浴女》等,作品不仅多次获奖,还被翻译成西班牙文、法文、英文等多国文字。

记者:当时写作第一部长篇小说《玫瑰门》的时候,80年代那时候还是钢笔嘛,就是在稿纸上一个字一个字的写写完一天也会,因为一天不讲话嘛,到晚上放下笔就开始说话的时候也会失声,就是突然,过一段会好的,人们说写作是脑力劳动。实际上当一个作家开始进入长篇小说的写作的时候,他也是一个很强的体力劳动。

记者:你是两重身份,你一个是作家协会的主席,一个是作家铁凝,但是呢作为这个作家在最旺盛的时候,最有创作欲望的时候,当然我觉得我不能用最这个字,因为我相信你未来还有很多,但是在你很想要把内心的创造吐出来的时候,但是你却没有这样完整的时间。会不会也有遗憾?

铁凝:我没有资格这样抱怨,但是呢我想这样告诉你,一旦有时间,我会把更多的时间投入到写作当中。我就经常每天有的时候很累,但是晚上回到家里我会就安静20分钟,然后会心里默想一句话,什么话,你以为你是谁。我想呢就是文学也需要这样自问,我作为一个写作的人,我也应该就是养成自己,自省的这种能力,因为确实是一个作家在文学上你要有野心就是你应该写得更好,但同时也要对自己保持警惕,尤其要警惕自己,成为一个流水线上的素材加工者,而文学确实它也不是简单的粗糙的社会情报,也的确不应该是一般的这种时髦意见的表达,好的文学,它确实应该体现一种担当,一种情怀,一种良知和一种责任。

 

 

本文链接地址:http://www.zgbgwx.com/a/20120220/8843.html

(责任编辑:陈慧文)

作者申明: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同意"中国报告文学网"网站发表此作品,同意"中国报告文学网"向其他媒体推荐此作品。未经"中国报告文学网"或作者本人同意,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一旦传统媒体决定刊用,请"中国报告文学网"及时通知我。在不发生重复授权的前提下,我保留个人向其他媒体的直接投稿权利。

本站申明:本站全部作品版权为原创作者所有,页面版权为中国报告文学网所有!

热点资讯

评论区

精彩推荐

精彩推荐

纸磨坊文化 | 中国报告文学网 | 纸磨坊图书网 | 麒麟纪实中文网 | 麒麟文学网 |

关于我们 | 版权信息 | 合作伙伴 | 招聘信息 | 业务合作 | 投稿指南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本网站长信箱:zgbgwx@126.com 征文信箱:zgbgwxzw@126.com 投稿信箱:zgbgwxtg@126.com

Copyright(c) 2008 www.zgbgwx.com 中国报告文学网 版权所有

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主办 京ICP备0900800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060170

监督电话:400-618-2066 中国报告文学作家群:100487922 中国纪实文学群148038398 欢迎您的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