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大最专业的纪实作品网站!
纪实中文网 申请入会 文学志 文集出书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文学馆 > 随笔 >

比干庙随想

发表时间:2012-02-13 10:53 内容来源:投稿 作者:段世东

比干,是我国古代著名忠臣,商朝沫邑人(今河南省卫辉市北)。他自幼聪慧,勤奋好学,20岁就以太师高位辅佐帝乙,又受托孤重辅帝辛。他从政40多年,主张减轻赋税徭役,鼓励发展农牧业生产,提倡冶炼铸造,富国强兵。商末帝辛(纣王)暴虐荒淫,横征暴敛,比干叹曰:“主过不谏非忠也,畏死不言非勇也,过则谏不用则死,忠之至也。”遂至摘星楼强谏三日不去。纣问何以自恃,比干曰:“恃善行仁义所以自恃。”纣怒曰:“吾闻圣人心有七窍信有诸乎?”遂杀比干剖视其心,终年63岁,被后世誉为国神比干。虽历经时间风雨的冲洗,其忠贞不渝的形象为历朝历代所赞颂,而其葬身之所也就成了历朝历代“爱国主义教育”的基地而成为名胜。比干庙就在新乡市的一个县区,虽然离得很近,但始终没有机会瞻仰这位“亘古第一忠臣”。

在我的想象中,比干庙应该是在一片荒野中、几颗苍老古树掩映的一座破败而又神秘的小庙。所以虽然动了几次心思,但始终没有成行。5月9日,卫辉友人邀请卫红、老秦和我等一帮曾同去平顶山开会的人去卫辉小聚,得以有缘走进了比干庙瞻仰这位忠臣。

在饕餮了一顿“全牛宴”之后,乘着微酣的酒兴,午后大家乘车前往比干庙。一路上,酒精作用下,大脑中在不断刻画着比干及比干庙的景象。

车行至比干庙前,的确给了我一个“意想不到”,没想到眼前的比干庙和我想象中的有如此巨大的差别。坐北朝南的比干庙占地之广让人咂舌,迎门而立金灿灿的“发财树”却又给人一种奇异的感觉。进入比干庙,一座巨大的比干雕像,让人仿佛又感受到了几千年前那种“舍命谏言、不惧暴君”的铮铮铁骨。沿中央大道前行,两侧傲然而立的神兽让我心里有一种怪异的感觉。哦,是比干的后人把这位老祖先当作了至高无上的皇帝了呀。这就是中国人,尤其是中国男人骨子里挥之不去的“帝王情结”吧,老祖先在世时虽不是“金口玉言、号令天下”的天子,但他老人家逝后,作为流芳百世的“亘古第一忠臣”,也要享受一下“皇帝”的待遇,否则后代子孙脸上也无光呀。其实何尝是林氏后人要让老祖先“过一把皇帝瘾”,放眼宇内,大大小小的人物,不都想“过一把皇帝瘾”?看来“帝王情结”已经融化在了我们的血液中,谁人能例外呢?想当年老袁若不是想“过一把皇帝瘾”怎会登基83天之后在一片“楚歌”声中“龙驭归天”?其实苍茫人世间,被“过一把皇帝瘾”害死的,岂止一个袁慰亭?

满目绿色、苍松翠柏掩映的比干庙内,不仅供奉着比干,也供奉着他的知名后人,其中就有我国清代著名的民族英雄林则徐。看着英武挺拔的林则徐塑像,我问导游,庙内可有供奉“林彪”?导游则幽默地回答,将来都要供奉的。哑然之间不由感慨顿生。比干庙内供奉的林氏后人,应该都是林姓之忠义之士吧,至于那些“非忠义之士”怎有资格走入这“圣洁之地”?其实这“忠义”二字经过了“风雨沧桑”,是不是也可以透彻审视呢?对此的忠义,对彼或许就有了“敌视或者无情”,由此及彼转换之间,这“忠义”二字又被注入了多少流淌的“人为思维”呀。

行至后院,钩心斗角、错落有致的大殿默然耸立,院落之间则香烟缭绕。院内,以前没有见过的一些花草在阳光下注目着往来之人。在大殿内,人们或驻足或留连或屈身跪拜,也许他们在以不同的形式表达着内心不同的祈求吧。

行走间,一座不算大的牌坊横在眼前,导游介绍说那是清朝乾隆皇帝专为比干修建的。绕过牌坊就看到了一块墓碑,那是比干的墓碑。据导游介绍,比干被纣王剖心而亡后,其夫人妫氏甫孕三月,恐祸及,逃出朝歌,于长林石室之中而生男,名坚。周武王灭商后,感比干之忠君爱国,封比干垄,垄为国神,赐后代林姓;比干葬于沫邑,孔子亲自为其题写墓碑;魏孝文帝拓跋宏立庙宇;唐太宗下诏封谥“忠烈公”、“太师”;宋仁宗为《林氏家谱》题诗、元仁宗为比干立碑塑像、清高宗祭文题诗、清宣宗修复比干庙正殿。

忽然想起在上学时看过一篇关于比干的文章,说比干庙中的墓碑上刻“比干莫”,为孔子所题。凑近一看,果然如此。细细想来,之所以不写“墓”而写“莫”,其意就是为了表示对比干忠义的褒扬,有“青山处处埋忠骨”的意思吧。然则,自古以来有多少“舍命谏言之士”,为了日薄西山的王朝,为了昏庸无道的“帝王”,为了那个“忠”字,而落得个身首异处的悲惨下场呀!尤其令人发指的是抗清大将袁崇焕死后竟然被崇祯皇帝 “传首九边”,让无数后来报国志士心寒。走过了历史的那一夜,回头看看,这些人忠是忠了,但是他们为之而丧命的王朝还是被后来者所替代,他们所为之抗争的行为是不是也可以看做是对历史潮流的抗拒呢?就像秦灭六国时六国之人也奋起抵抗,但是如果没有秦始皇的这一伟大举动,何来如今之“堂堂大中华”?或许这只是后人的想法,当时的人是“只缘身在此山中”吧。

转念一想,忠臣为何大多落得个如此下场?就像比干被剖心而亡,虽然他老人家几千年来,也算享尽了身后的哀荣,但是那种死法,那种场景,还是太惨了点儿。难道谏言必须舍命?或许是忠臣给皇帝提意见的方法、时机不当吧。作为皇帝,平时骄奢淫逸惯了,猛一下子跳出来个人对他指指点点说三道四甚至横加指责,不管这个皇帝是明还是昏,他都会受不了的,他都是要勃然大怒的,毕竟他可以让任何人“吃饭的家伙”“移植”到别的地方。很多时候我都在想,一个好的建议者,给别人提建议时,不仅要讲究方式方法、讲究时机,更要讲究效果,就是你的建议要被采纳、起到你提建议的效果。如果你的方式、方法、时机不对,你个人受损事小,耽误了大事要遗恨了。不仅要提好的建议,更重要的是要让被提建议者采纳,这才是一个好的建议者,这才叫一个“负责人的忠臣”。果如此,历史上将少了多少“腥风血雨”呀。不过,真的如此的话,我们的心灵就不能被那无数个“可歌可泣”所震撼了。也许,这就是历史吧。

阳光下,微风吹起。比干庙中那千年的古树在风中,摇曳着她的长发;满目的花草,依旧在静静地守护着历史的烟云。

带着对比干的思索,我们渐行渐远……

本文链接地址:http://www.zgbgwx.com/a/20120213/8735.html

(责任编辑:)

作者申明: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同意"中国报告文学网"网站发表此作品,同意"中国报告文学网"向其他媒体推荐此作品。未经"中国报告文学网"或作者本人同意,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一旦传统媒体决定刊用,请"中国报告文学网"及时通知我。在不发生重复授权的前提下,我保留个人向其他媒体的直接投稿权利。

本站申明:本站全部作品版权为原创作者所有,页面版权为中国报告文学网所有!

热点资讯

相关资讯

评论区

精彩推荐

精彩推荐

纸磨坊文化 | 中国报告文学网 | 纸磨坊图书网 | 麒麟纪实中文网 | 麒麟文学网 |

关于我们 | 版权信息 | 合作伙伴 | 招聘信息 | 业务合作 | 投稿指南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本网站长信箱:zgbgwx@126.com 征文信箱:zgbgwxzw@126.com 投稿信箱:zgbgwxtg@126.com

Copyright(c) 2008 www.zgbgwx.com 中国报告文学网 版权所有

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主办 京ICP备0900800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060170

监督电话:400-618-2066 中国报告文学作家群:100487922 中国纪实文学群148038398 欢迎您的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