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大最专业的纪实作品网站!
纪实中文网 申请入会 文学志 文集出书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文学馆 > 小说 >

别走远了(小说)

发表时间:2012-02-07 10:19 内容来源:作家在线 作者:霍虎勇

迷途的纠结纷乱了幸福的脚步,当命运的死结终于用代价打开,一切都为时已晚。善良地人呦,不要轻易放纵自己,让生命陷入绝境。

 

                                                                                                       ——题记

 

古人云,父母在,不远游。红尘滚滚,诱惑交错,蓦然回首,往事如梦。

 

离别的车站,人流涌动。一双苍老的手拎着大包小包的行李匆匆拥挤在人群中。一个文静的青年,戴着眼镜,挎着皮包,不急不忙的嚼着口香糖跟在后面。

 

“儿子,到了学校要好好学习呦!你看咱这光景过的摇摇晃晃,你又去那么远。可要注意身体,饿了就吃,别舍不得。家里这情况你也清楚,千万别胡折腾,咱玩不起呢!”

 

“知道了爹,你都说了n遍了!”青年不耐烦地答道。

 

“年轻人总是恃才傲物,心高气傲,你切忌浮躁,不要惹事!”老头依旧语重心长的叮嘱着。

 

“爹,放心吧!我这么大了,会处理好一切的。”

 

“对,俺相信儿子的能力,这一点俺不含糊!爹是舍不得你呢,你娘哭了一宿,我都没让她来送你,就怕惹你哭!”

 

“恩,儿子知道爹的良苦用心!”

 

…………

 

“噢,总算到地儿了!”他艰难地将行李一包包放下,昏眩的靠在车座上喘着大气。天呢,那是怎样一个历经沧桑的人呀?骨瘦如柴,头发花白,苍白的脸上爬满皱纹,矮小的个头几乎和行李一般高!

 

“爹,喝点饮料吧。”青年递给老头一瓶红茶。

 

“别,你路上喝,爹不渴。”老头摇头摆手地躲开了。

 

“你看你,都这么大年纪了,还这么犟,跟儿子也客气呀!”

 

“这——”老头犹豫了一下,“好吧,俺听儿子的!”他憨憨地笑了笑,干裂的嘴里露出了零星的几颗牙,然后咕嘟咕嘟一饮而尽。

 

“爹,儿子不在您身边,二老要注意身体哦!”青年拍着父亲苍老的手嘱咐道。

 

“放心吧,俺们会照顾好自己的,你甚也甭想,爹在,天塌不下来!”父亲慈祥的摸着儿子的头。

 

“时间到了,儿子该走了!”青年转身看了一下站台上的钟表说道。

 

“嗯,照顾好自己呀!”父亲沙哑的说着,手却在微微颤抖!

 

“嗯,放心吧!”青年转身欲走。

 

“梦诗——”父亲下意识的拽住了儿子的衣角,然后又不舍地轻轻松开,“千里之外,望儿平平安安,学业有成,俺会每天向上天祈祷的……”

 

“爹,早点回去吧,儿子过年就回来看二老,别挂念啊!”梦诗艰难地对父亲笑了一下,然后转过身,泪似开闸的洪,顷刻湮没了他的心田。

 

清脆的汽笛声勾起了太多不舍与无奈,而车,渐行渐远……江老头木讷地站在那里,往事一幕幕浮上心头……

 

旅途的颠簸,离别的思念,让刚进大学的江梦诗憔悴了许多。“大学是一片创造天堂的乐土,是一个展现自我的平台,是实现自我价值的舞台……”他在日记中这样写道。

 

哲人说,寒门出才子。江梦诗是那么的优秀——他人长得帅,又成绩优异;文采好,又社交广;他既是文学社社长,又是学生会主席。在别人眼里,他几乎是个完美的白马王子。在这个人才济济的大学里,想要出类拔萃谈何容易,而他却实实在在地做到了。就这样,他一天天向着自己向往的方向进步着,发展着,梦想的彼岸变得越来越清晰!流过多少泪,受过多少伤,付出过多少艰辛,只有他自己知道。

 

就在这时,一个女孩闯进了他的生活,她是一家公司总裁的千金,人长得漂亮,又聪明伶俐。机缘巧合,两人便如胶似漆地坠入了爱河。他才华横溢,翩翩风度;她冰雪聪明,豪门望族;两人的结合,堪称绝配。这是一段令人望尘莫及的浪漫爱情,而他们在别人眼里是那么幸福!

 

古人云,贵不与骄期而骄自至,富不与奢期而奢自来。他被这突来的幸福砸晕了,渐渐迷失自己,渐渐狂妄奢靡。海口是一个充满诱惑而美丽的城市,而他是那么的醉生梦死,花天酒地。他以各种虚假的花费向家里索钱,为的只是留住自己所谓的面子。但是他不知道,就在离别的那一天父亲就倒下了,而这一年多他既没有回去,也没有往家里寄过一封信,每次打电话也总是催钱。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正当他春风得意,唯我独尊的经营着自己的势力圈的时候,灾难也在悄悄走进他的世界。他是那么的优秀,优秀的让太多嫉妒的烈焰都纷纷燃向了他。终于,在一次酒吧中,他被那些所谓的“兄弟”强制注射了毒品,从此便沉湎于“神仙”的生活,慢慢堕落着……渐渐地,他面黄肌瘦,形同枯槁。当女朋友得知他吸毒之后,几番劝说无效也渐渐将他疏远。失恋,吸毒,绝望,洪水猛兽般袭来,他就这样被吞没了,一天天落魄者,一天天向死神靠近。

 

“江梦诗,你的电话!”他被室友从睡梦中叫醒。

 

“几点了,还打电话?”他睡眼惺忪地问道。

 

“都中午十二点了你还睡,快点吧!”室友催促道。

 

“喂,请问您是哪位?”

 

“俺是你爹,你娘去世了,你快点回来吧!”电话中泣不成声。

 

“去世?这怎么可能!?”他感觉晴天霹雳!

 

“从你走后,俺就全身瘫痪了,家里一直是你娘在撑着。你那儿的开销惊人,你娘又累又想你,可是她一直不让告诉你,怕耽误你学习。前几天,你说你急用钱,她实在没办法了,就偷偷去卖血。孩子,你说就她那单薄的身子能行吗?回来她就病倒了,终于积劳成疾把咱爷俩撇下了。

 

“啊,天呢!孩儿不孝,孩儿不孝呀!爹,儿子这就回来,马上回来——”他说着晕倒在了地上。

 

醒来时,周围一片寂静,他环视四周,一片苍白,原来自己躺在病床上。她起身欲走,却被剧烈的头痛狠狠地摔了回去。

 

“同学,你终于醒了,都昏迷十几个小时了,真吓人!”护士关切地说道。

 

“哦,我怎么会——”

 

“你晕倒了,是同学们把你送到医院的。”

 

“我得了什么病呢,怎么这么头疼,这么无力?我的同学们呢?”

 

“你别着急,好好休息。他们都在外面等着你呢!医生说你得留院观察一段时间。”

 

“不!我有急事要办,现在必须回去!”他艰难地坐了起来,任凭医生护士,老师同学劝阻,都无法留住……

 

第二天,他坐着飞机,带着太多沉痛与思念飞过茫茫海域,飞过万水千山,回到了久别的山西老家。

 

萧索的寒秋,百草凋零。北风呼啸,黄叶飘零,他感觉寒风刺骨,痛彻心扉。家里满院狼藉,一片惨淡,苍老的父亲僵卧病榻,吊丧的亲人表情沉重。看着这一切,她失声痛哭,跪倒在父亲面前,“爹,逆子回来了,逆子该死,逆子来晚了……”

 

“孩子,去灵堂看看你娘吧!她至死都眼睛睁着,你知道她有多想你吗?你说过年会回来的,可是你一去就是两年多,你知道俺们有多心痛吗?其实你并不是俺们亲生的,你是俺从路上捡来的。那是一个大雪飘飞的中午,俺做生意回来,就在咱那村头发现了你,那时候你快要冻僵了,我就把你抱了回来。你娘担心你以后会被别人取笑,就谁也没告诉,也决定不再生育,只要你一个,可是今天却……你知道有多少个日日夜夜俺老两口在等儿归来吗?你知道你娘每天都去村头一趟干啥吗?你知道她在一次次望眼欲穿的期待中换来多少失望吗?”父亲老泪纵横。两年多的思念,藏了多年想说的话,此刻他终于出口了!

 

“爹——娘……”他抱着灵柩将所有的内疚与痛苦都说了出来,然后昏倒在了地上。

 

浪子回头的泪珠感动了太多太多的人,却没有打动死神。当他沉重地迈着步子走出医院的那一刻,太多悔恨,太多无助,都已太晚!那苍白的诊断书上血淋淋地赫然写着:AIDS。

 

而他告诉自己,我走得太远了,远的难以回头……

 

作者简介:霍虎勇,笔名云袈裟、霍扬志、指纹,山西省永和县人。中国当代诗人、专业作家(国家一级)。现担任中国报告文学网、麒麟文学网、《紫檀文学》编辑,海南第一站网总编等职。系中国诗歌学会会员、海南省写作学会会员、望月文学会会员、海南省作家协会琼台校园文学创作基地(紫檀文学社)骨干成员、檀诗文学社社长、《望月文学报》《紫檀文学》特约作家等。作品散见于《中国诗歌》《山西日报》《中国当代汉诗年鉴》《当代精英诗人三百家》《望月文学·散文卷》《散文诗》《青春男女生·少年作家》《临汾日报》《望月文学报》《紫檀文学》等书刊。诗集《山楂树的春天》被中国国家图书馆、中国戏剧出版社、海南省图书馆、山西省图书馆、海南大学图书馆、海南师范大学图书馆、琼台师范学院图书馆等收藏入编。著有《山楂树的春天》《指纹作品选》《别走远了》《天涯无崖》《哑春》《一个死人的心跳》《云袈裟诗集》等。

    

本文链接地址:http://www.zgbgwx.com/a/20120203/8672.html

(责任编辑:报告文学)

作者申明: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同意"中国报告文学网"网站发表此作品,同意"中国报告文学网"向其他媒体推荐此作品。未经"中国报告文学网"或作者本人同意,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一旦传统媒体决定刊用,请"中国报告文学网"及时通知我。在不发生重复授权的前提下,我保留个人向其他媒体的直接投稿权利。

本站申明:本站全部作品版权为原创作者所有,页面版权为中国报告文学网所有!

上一篇:光棍之死

下一篇:城里要有房

热点资讯

相关资讯

评论区

特别推荐

谁在背后:道
[摘要]《谁在背后》讲述官商[详细]

精彩推荐

精彩推荐

纸磨坊文化 | 中国报告文学网 | 纸磨坊图书网 | 麒麟纪实中文网 | 麒麟文学网 |

关于我们 | 版权信息 | 合作伙伴 | 招聘信息 | 业务合作 | 投稿指南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本网站长信箱:zgbgwx@126.com 征文信箱:zgbgwxzw@126.com 投稿信箱:zgbgwxtg@126.com

Copyright(c) 2008 www.zgbgwx.com 中国报告文学网 版权所有

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主办 京ICP备0900800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060170

监督电话:400-618-2066 中国报告文学作家群:100487922 中国纪实文学群148038398 欢迎您的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