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大最专业的纪实作品网站!
纪实中文网 申请入会 文学志 文集出书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纪实文学 > 纪实文学 >

马祖光,一束让世界瞩目的“激光”

发表时间:2011-12-21 02:29 内容来源:未知 作者:齐光瑞

一晃儿,我国著名的光电信息科学家马祖光教授离开我们就快四年了,每年一 到这个时候,哈尔滨工业大学的师生们就会来到他家,或在校园,纪念这位在国际上有一定影响的大科学家。现在,让我们 穿越时空,再把日历翻回到2003年7月15日。

这是一个普普 通通的日子,可就在这一天,世界的目光都投向了东北亚,一个叫哈尔滨的地方。这天的上午九时40分,一个人的生命之光在北京停滞了,可他的单位——哈尔滨工业大学,却让世界关注了。因为,那个人为之奋斗了一生并让 世界瞩目的,那束射透红尘的美丽激光,还在这所学校里熠熠耀目。这个人就是在1986年曾被某国列为科技危险人物黑名单的中国科学院院士,哈工大光电信息科学与技 术的首席教授马祖光。

阴霾低垂,苍天流泪。淅沥的小雨,几乎同时在北京和哈尔滨滴下,也许是老天也感到吃惊 和难过,昨天刚刚从哈尔滨来北京讲学的他,今天咋就突然的离去了呢?

不相信,没有人愿意相信。是啊,平时那么可亲可敬的老人,他咋 说走就走了呢?

可残酷的现实击碎了所有人的美好梦境,人们曳着他为之奋斗了差不多一生的美丽激光,穿 越时空遂道,缅怀起了这个可敬的老人——

激光削铁如泥,无远弗届,可谓“神光”。但此光并非上帝无中生有 的“要有光”,而是原子潜在能

量受到激励而发生的神奇辐射和放大

智慧女神的猫头鹰总是在夜晚起飞,但此刻的哲学王国却 在梦中。这是1981年7月的一个深夜,德国汉诺威大学的激光实验室里,中国的访问学者马祖光,已几乎是 连续工作了5个昼夜,关于钠双原分子第一三重态跃迁 近红外光譜的研究只剩这最后一搏了。

世界总是以“要有光”开始,1960年,梅曼以第一束红宝石激光切分了新时代的元年。1971年,哈尔滨工业大学在国内就首批建立了激光技术专业,刚刚摘下 “反动学术权威”荆冠的马祖光,放弃了随核物理专业并入中科院高能所的机会,受命组建这个 专业。当他有机会以访问学者的机会来到德国,这设备较国内先进的地方时,他哪能不珍惜时间啊!

70年代末,美国的konowalow提出钠二聚物 在波长为825.0纳米至900.0纳米近外光区有可能获得可调波长的激光。但由于碱金属族二聚物能级结构的限 制,连它的荧光也没有人见过,为此,美国、意大利、日本等国的科学家都迷失在这个神密的区域。

一个访问学者 ,能提出做这个试验的精神就够让他们钦佩一阵子的了,他们表示同意,但同时提了个条件:因为几个课题组同用一个实验 室,马祖光只能排在晚上6点后工作,早9点前必须将仪器复原。

在德国的这段时间,马祖光夜晚钻进实验室,白天则消失在图书馆。神秘 的光譜,古老的校园、寂静的大楼使他有飘离现世之感。错过了午夜末班车,那从学校到宿舍的几公里路就只有步行。

3个月过去了,他经历了几千次的失败。难道真的像德国人说的那样,第三世界做这个课题是徒劳吗?他,不服气。在 许多次失眠中,他苦苦搜寻着:成功只有一次,剩下的全是失败。失败并不等于离成功更远。他想,所有的科学家做这个实 验都失败在直接激发上,应该大胆地试试间接高能级激发。就在这时,实验室的负责人认为他做这个课题已没有希望,要求 他马上改另外的课题。马祖光坚决而委婉地请求:“请给我最后10天时间。”德国人同意了。

10天,只有最后的200多个小时!马祖光想起了中国3位登山队员在海拔8000多米高的山上召开党小组会的感人情景。自己是共产党员,在异国他乡攀登的是科学高峰呵。在最紧张的日子里,他 把一天三餐压缩成两餐。时间一天天过去,眼睛盯着各种仪器,苦战了7个昼夜的马祖光,大脑处于受激状态,思想如群鸟飞翔。三个多月来的实验和失败告 诉他:神秘的光譜就在不远处闪烁,那是美丽的物质之诗,能量之诗呵!

午夜时分,记录纸沙沙作响,示波器闪烁逶迤。就在他已经熬得心力交瘁 时,突然,一个新的波峰出现,马祖光的全部感觉在瞬间进入“跃迁”状态:成功了!中国人的第 一个“国际首次”!他想呼唤他的同事,他想流泪高唱!他终于发现了各国科学家梦寐已求的近 红外连续谱区!这时的马祖光兴奋地看了看手表,正好是午夜12点,他赶紧打开带在身边的收音机,7月 13日,北京时间早7点。马祖光呵,你苦了自己,却为祖国争得了荣誉。

到德国以来, 他每天两顿饭,已经吃了150多斤挂面,无味无觉,而那天清 晨,伴着北京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新闻联播,他吃了一碗挂面,幸福得一塌糊涂。

离开德国前, 马祖光被迫签了一个“不平等条约”:他独立完成的研究,在论文上却排名第三。人家的项目, 人家的设备,自然有人家的道理。在国内他就是以礼让出名,发表文章或申请课题,他的名字总在最后,他说那是 “楚人失弓,楚人得之。”可这次他却不依不饶,“这是为国争光啊!”最终,维林教授为吗祖光写了个证明。回来后,他就宣布:“我们要与世界各国的科学家比个高低!”

天工开物,七彩综合。而激光器则从物质内部激发出单色光波,它颜色极纯,它品质高洁。当一束激 光透过滚滚红尘,其宁静与超然之美足以让人洗心净目

当美丽的激光射透红尘的时刻,外行们很少去想它是怎样产生的。1971年,哈工大高精尖的光电子专业作为我国第一批激光专业刚刚组建的时候,简直有 点废品收购站的意思。没有资金,没有资料。别说专业设备,就连一台示波器也没有,到废旧物资里捡了一台,却没有示波 管。那些日后都已成为优秀学者的教授们,竟然不得不借了一辆手推车,走了十几里路,从废品收购站运回一车玻璃瓶子作 实验容器。这也不难理解马祖光在德国吃面条搞科研,为什么不以为苦反而乐在其中了。

可这外表看起 来很普通的光电子研究所,到现在,里面却汇集了一批国内光电子精英。并拥有了一批国际先进水平的仪器。仅一台飞秒激 光装置就价值38万美元,其固定资产以千万计。一位美籍华人 来这里参观后,半开玩笑地说:“看着那座简陋 的房子我都不想进去了。可是走进实验室看到这里的先进设备并了解到国际一流的科研成果在这里诞生时,使我感到真是了 不起,了不起!”

实验室武装得好,大家是要付出代价的。“别的专业搞科研,个人都能得到一些钱,可马祖光有钱就买设备武装实验室。 跟他干的人分不到钱。但我们都愿意跟他干。” 跟他创业的人尽管苦,但都没有意见,他们说:“马老师更苦,他不以权谋私,不搞权钱交易,不搞歪门邪道,一心扑在工作上。从不拿公家的钱乱派用场胡乱花。本是公 家的事,有时还自己掏腰包。”

有一次,系主任在一次专业会上说:“你们激光专业得弄点钱,看你们一个个黄皮腊瘦的,怎么行?”工作人员赵小燕去学校物资处报表,一位领导说: “你们马老师有点钱就变成固定资产,在全校就 属你们的资产固化率最高。马老师带着你们这些人,就象地主,置房子置地,口袋里却没钱。”

马祖 光每次听到这样的话都会说:“我们专业必须有先进的 设备,该买的买,不该买的就不买。仔细算省下钱再买最需要的。”为了武装实验室,大家没奖金,马老师也着急。他作为“863”领域专家顾问,得到4000元津贴,他把本属于自己的钱当奖金分给大家,当时没有人知道

这是马老师自 己的钱。而马祖光家需要钱的困难却无法想象:岳母、爱人都卧病在床,儿子也有病.

 

有十几个国家 的高校与研究所主动和他们建立学术交流关系。美国莱斯大学蒂特教授,美国依阿华大学斯瓦利教授,德国汉诺威大学光学 研究所所长、全德物理学会副主席威廉教授以及日本、俄罗斯、意大利、南斯拉夫和巴基斯坦等国家的激光专家先后到哈工 大光电子技术专业实验室参观。他们惊叹、刮目相看这个专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取得的成就。

国际 著名意大利物理学家阿芒道和阿里格里尼教授夫妇说:“看到你们这样前沿性的工作,我们感到特别高兴!”他们从中国回去不久就给实验室寄来了在国内买不到的超纯锶。

日本东京电气通讯大学威达教授说;“我在北京的朋友告诉我,你们的实验室是中国最高水平的实验室之一,我也这 样认为。我参观了你们的实验室并与你们的学生进行了讨论,对你们科研方面的活跃以及一批高水平的教授和学生留下了深 刻的印象。”俄罗斯克拉斯克亚尔斯克大学校长 、俄罗斯科学院院士布罗沃罗夫教授和新西伯利亚科学院分院克拉斯克亚尔斯克地区物理研究中心主任、工程院院士萨巴列 夫教授与他们建立了长期的合作关系,双方每两年举办一次国际会议。美国RICE大学的一位著名教授在与哈工大的合作项目书中写到“哈工大与RICE大学课题组间的科技合作将是最好的配合。”

1986年,美国曾公布了一个黑名单,把马祖光列为科技间谍的危险人物。

红宝石激光器输出的脉冲,击穿2厘米厚的钢板,所需能量仅相当于普通白枳灯点亮1秒钟。其奥妙在于:激光能在专一的方向内,集中起所有的能量

马祖光的学生 都知道刘连满的故事,这是马老师给博士生上的第一堂课。刘连满是我国登山队的队员,在攀登珠穆朗玛峰时,他自告奋勇 地用冰镐在前面刨台阶,用双肩搭人梯,把战友一个一个托上去。他体力耗尽了,在离顶峰只有一百米的时候,他自愿留了 下来,在缺氧的情况下,他毅然关掉氧气筒,把生的希望让给了战友,把登上珠穆朗玛峰的荣誉让给了别人。

马祖光老师是 想让学生懂得,做学问也好,做事情也罢,首先一定要做一个高尚的人。在攀登科学高峰的征程上,要顾大局、做人梯、让 荣誉,要具有无私、无畏的精神。马老师要求学生做到的,也是马祖光有口皆碑的人格魅力。

马祖光的学生遍布世界各地,对于已经毕业的学生,马老 师依然关心他们的成长。学生们也很信任、想念马老师,常常写信来告知马老师的近况。看到学生的每一个进步,马祖光都 发自内心的为他们高兴。学生有什么困难,他总是尽最大努力帮助他们。前几年他的一个学生张春娥毕业后去了四川工作, 去年准备出国,打电话来请马老师帮她整理成绩单、写鉴定。马老师一丝不苟,跑图书馆,跑教务处,一样一样地帮助整理 好,给她寄去。马老师家的保姆小马是位农村妇女,不识字。马老师和夫人很为他着急,说:“不识字怎么行,不识字就要受憋呀。”马老师和老伴就教她识字、背唐诗、学算术,有时马老师忙没时间,

就对老伴说: “你教她学算术,等我们去了,她会算术就能做点小生 意。”小马的孩子读初中,每个暑假马老师和老 伴都要让孩子到他家,给他补习功课。孩子说:“马爷爷可好了,他总是给我讲故事,启发我,鼓励我。”现在,小马比以前懂得知识多了,她的孩子也考上了职业中专,可是马老师去了。“他关心所有的人,就是不关心自己。”回想起马老师手把手地教她识字的情景,小马总是抑不住泪流满面。

马老师时刻不 忘培养年轻人,尽管他在激光教研室德高望重,但他从没以此自居来教训别人。他总是能够耐心地听取别人的意见和想法。 “不管马老师有多忙、多累,他总是能很耐心、认真地 听取我们的想法,从不打断别人。等我们讲完了,马老师为我们分析,帮我们指路,我们常常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有一次教研室开研讨会,一位年轻的教师谈跑 了题,一说就是一个多小时,其他同事都有点不耐烦了,马老师依然耐心地听这位年轻人讲下去。

马老师的家人 、同事和学生都说:“马老师是个好人,”马老师不是好在他的语言上,是好在一件件小事上。春雨润 物细无声,马老师就是那滴春雨,他能湿润人的心田,他能让周围的人自觉的感化,那滴春雨就是我们的眼泪,总是在想到 马老师的一件件小事时,自然的为他流淌

………

“做学问就来不得半点马虎,要能经得起别人的考问,经得住时间的考验, 科学不能有半点马虎。”马老师治学严谨,在学 校是出了名的。

激光实验室成 立后,马老师想到要重复他在德国做过的“纳原子三重 态跃进”的试验结果。他委托助手在自己的实验 室来完成这个试验。助手夜以继日地忙了一个月,可是怎么也没有做出试验结果。马老师也很着急,究竟问题出在哪里呢? 他和助手一起检查设备,研究试验方案,从头开始一步一步检验。最后终于发现问题出在导线上,由于连接实验设备的两根 导线的长度相差一米,不能同时实现激光撞击,所以总是做不出试验结果。我们知道光的传输速度是36万公里/秒,一米导线一秒钟所能传输的光距离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然而就是这一米的导线差距,就做不出试验结果来 。马老师深有体会地对助手说:“科学确实来不 得半点马虎呀。”

 

博士生做实验,马老师都是亲自参加。去年,马老师74岁了,心脏病越来越严重,有个博士生论文的课题要做毛细管放电试验。马老师审阅了他的论文后,觉得有个 数据还拿不准,就与学生一起研究,从概念的确定,到制定出试验方案,学生说:“马老师,我们知道怎么做了,您先回家吧,等试验数据出来我就打电话告诉您 。”马老师不同意,坚持与学生一起做实验。实 验一做就是6个小时,马老师一刻也没有离开过实验室 ,时刻盯着测试仪器。数据终于出来了,马老师高兴得像个孩子。这时天下起雨来,马老师在学生的搀扶下深一脚浅一脚地 回家……

对于培养学生,马老师从来没有马虎过。博士生、硕士生答辩,马老师都必须参加。去 年4月,马老师心脏病发作,脚浮肿了一公分高,同事和家人 都劝他住几天院吧。正好这时有个博士生答辩,马老师坚持一定要参加了博士生的答辩之后再去住院。在博士生答辩一天的 时间里,马老师从早到晚都坚持下来,认真聆听、提问。晚上回家,马老师满头是汗,家人赶紧把他送到了医院。

马老师坚决反 对看了别人文章的数据后再去做论文,他强调“必须要 有自己的数据”,即使有的试验做过了,也不能 直接利用别人的数据。“试验结果不能光听,一 定要亲自去做,亲眼看到,我们是在做科研,不是听故事。”去年7月份,试验室要做一个激光大气传 输的试验,这是个新课题,以前没有做过这个试验。因为试验的性质,只能在夜里23:00以后开始 做,年轻的同事都知道马老师的心脏不好,都劝他先回家,他们会随时向他通报试验进展的情况。“这哪里行,不亲自操作,不亲眼看到,这叫什么试验。 ”马老师与同事们一起,接线路,操纵机器,观 察数据,1个小时、2个小时、3个小 时,一直到凌晨6点,试验数据终于出来了,马老师这 才高兴地回家。6点钟的哈尔滨已是清晨,校园里出现 了很多晨练的老人,有熟悉的人和他打招呼:“ 你也出来晨练啊?”他笑了笑,点头应到: “是呀”。

激光的亮度亿万倍于太阳,而将一束激光发射到月球,光斑的直径才两公里。激光频率一致,相位差 恒定,

方向性强,相 干叠加性极好

去过马祖光家 的人都对他的家留下深刻印象。作为一名为中国科学事业奋斗了一辈子的老科学家,马祖光的家太寒酸了。

一张沙发用了 几十年,弹簧早就失灵了。书架颜色暗红,似乎比里面的书还要老。屋子里面没有任何新家俱,也没有什么电器。只有几个 大鱼缸,和卧病在床很多年的马祖光爱人孙老师作伴。

这是他们前年才搬过来的新家。据说,原来的旧楼没有一件像样的家俱,连个简易的沙发也没有,更 谈不上什么书柜了,屋子里堆满了书,用塑料布一遮了事。屋子里面阴暗潮湿。

学校多次在住房方面给他开出优惠条件,动员他搬进新家。例如,学校为 他这样的老专家,新修了一栋复式楼。只要他愿意,完全可以要一套,安享晚年。但是作为全国知名学者,他仍坚持在恶劣 的环境里,每天工作到午夜1点。马祖光不愿意享受吗?对于 过去的苦难,马祖光有着深刻的理解,他说:“ 正是这些苦难锻炼了我的意志,让我在以后几十年的生活与学习中始终坚持着一种信念;现在的青年人生活在这么好的时代 环境中,一定要好好珍惜这一切,要牢记我们的民族曾经走过的那段艰难历程,在开放中提高自己的鉴别能力和抵御诱惑的 能力,在学习中鞭策自己不断进步。”

正因有着坚强的信念,从山东大学毕业时,马祖光,选择 了最偏僻的哈尔滨。

那时,哈尔滨 的条件还非常差,冬天屋子外面零下30多度,滴水成冰,家里 还没有暖气。马祖光爱人刚到哈尔滨,就得了很重的风湿玻那时候没有公费医疗,马祖光没有钱,只能一边借钱,一边背 着妻子去医院看玻妻子的病还没有好,他就欠了很多债。

但他从来没有向任何人透露过一句困难的话,更没有向组织伸过手,当组织上了解到这 些情况决定给他一些补助时,他说什么也不收。后来他父亲病故,组织又决定给他补助一百元钱,他坚决地把这笔钱退了回 去。

说来有趣,马 祖光大学毕业15年后,才买了生平第一块表。这块表是他和爱 人用来计算上课时间的。他们约好谁上课谁戴表,马祖光自己戴着手表的时候,非常小心,甚至左手都不敢晃,生怕弄坏了 。

十年动乱中, 马祖光被打成反革命,天天被批斗。全家三代人挤在一间仓库里,生活条件非常艰苦,只有一个床铺,书架还放在床上,脚 只能蜷缩在书架下。后来落实政策,学校给了马祖光两间房,却离学校较远。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学校给他三屋一厨, 他十分满足。前年学校又盖了一批新房,这时马祖光已经给实验室一位工人跑下了两屋一厨,正在给另一位女同志跑房子。 学校通知他搬进四屋一厨。他说:“我再搬是锦上添花 ,如果给别人是雪中送炭。”他请求把这一间拨 给那位女同志。学校说,这次主要是照顾有影响有贡献的教授。马祖光说:“我是党员,不需要照顾。”拖了一年多,所有的讲师、工程师包括那位女同志都搬进了新居,马祖光才搬 了家。谁都知道,他住大板楼,一住就是20年。

1981年11月30日,马祖光从德国载誉回国。航天 部外事局、教育局安排他住在友谊宾馆休息。第二天早晨,他就跑到航天部招待所去了,他说:“那儿一晚上宿费几十块钱,太贵了!”结果,他坚持住在航天部招待所。考虑到马祖光要向部里及有关领导做汇报, 要写总结,需要一个安静的地方,因此,又把他安排在国务院招待所一个每天只收9元的房间里。第二天去找他时,他又不见了,他自作主张调换了一个每天只收 5元的房间,这4元钱,他也要为国家节省下来。

每次出差,按马祖光的职称和地位,可以坐软卧、坐小车,但他一直坐硬 座,坐公共汽车、电车。马祖光在坐公汽的时候还老挨骂,因为他有心脏病,追车跑时不迅速。

1985年马祖光和同事从成都参加完一个教材编委会的会议,坐飞机回到北京。那时航天部招待所已经没有地方了。 同事考虑到马老师心脏不好,还有腰椎间盘突出,建议去外面找住处。马老师却坚持说:“这地方便宜,不用找了”。于是他就在潮湿的地下室住了两宿。

他虽然生活并不宽裕,但是对于钱,马祖光看得很轻。他 需赡养长年瘫病在床的母亲和岳母,再加上给患病的爱人、儿子看病,可就这样,马祖光还经常拿出几十元、甚至上百元, 周济有病的同志。

马祖光曾任了 4年的省技术物理研究所兼职所长,所里送来一笔酬金,他立 即派人送回。人家又送来,马祖光说:“我做点 工作,为什么非得要钱不可呢?党给我的钱够多的了,我没理由再拿报酬。”最后这笔钱还是捐给这个所的图书室买书了。

1986年马祖光出国参加国际会议,作特邀报告,大会发给他500美元奖金,他当即用这笔钱给实验室买了一套实验用的“中性衰减片”带回国。还有一次他出国回来后,到航天部一结算,应该发给他200多美元的补贴。但他坚决不要,这钱至今仍保存在会计手中。

马祖光的爱人 说:“儿子要考托福,需要20美元的报名费。家里没有,我为难地到处去借,人家都不相信,说老马出过国连 这点美元都没有?”

作为一名院士,马祖光的生活标准出乎意料地低:有床睡,有馒头吃,有 几件衣服穿就行了。谁能相信,他们家已经好几个春节没吃饺子了,过年还出去买馒头,因为他没有时间去享受。

很多人认为著 名科学家总是高不可攀。但接触马祖光的人会发现,他很平易近人、待人随和,甚至和小孩说话,他都非常认真。

大家都说马老 师就像个家长一样,因为他总是把集体的事看得很重很重,把自己的事看得很轻很轻。

马祖光英语非常好。学校决定让马祖光翻译一本英文教材。他为了提高大 家的水平,把任务分配给教研室的几个年轻人,由每人负责一章。其实,这是一件很费力的工作,因为这些年轻人刚开始由 俄文改学英文,底子很差。马祖光不仅要指导他们翻译,而且还要给他们翻译好的文字详细校对。这项工作要比自己翻译累 得多。最后稿费每人一份,给马老师的一份他却坚决不要。

马祖光是一名党员。他的组织观念特别强,教研室有什么决定,他对学科、教研室有什么想法, 他都会主动和支部书记交流,征求党委的意见。支部开会,他来不了总忘不了请假。他出席党的十三大代表大会回来后说: “离开了集体,一个人啥也干不出来。哈工大有一大批 兢兢业业、水平很高的好同志,我只是其中的普通一员。”

马祖光有很重 的冠心病,腿肿得一摁一个坑。每次出差,老伴的心都悬块石头,直到他平安回来才落地。因为同行者曾回来“告密”:“这回他又犯病了。”清晨,陪伴瘫痪的母亲 睡的爱人一看马祖光坐着睡了,书散在被子上,就知道他夜里又犯病了。因为他一犯病,就坐起来靠看书来减轻痛苦。第二 天却照常上班。

但就是在生病 发烧时,马祖光也坐在床上指导研究生或与年轻教师研究工作。除夕之夜,马祖光也总是和同事们一道在实验室里忙碌着。 在实验室里,在家里,在出差的车船上,他都可以工作和学习。他最喜欢的门就是实验室的门。他觉得实验室里时刻都会出 现新的东西。马祖光说,激光是一个新的专业,稍一停就落后,我必须抢时间。

霓虹灯花哨轻狂,只能照亮自己,迷惑别人。而激光的来源却很朴实,光 束很纯,很静很美,且志存高远,能量集中,不发散。因而,有人形象地将其喻为:“彩虹女神”

“马老师是累死的。去世前的一段时间,他做的事太多了。多次召开学科规划座谈会,召开教授会,对学科的发 展进行规划。”一位老教师一提起这些就忍不住 流泪:“马老师走了,对我们这个学科的发展损 失太大了!太可惜了!”

马祖光的学生,也是他的秘书菊友伦说:“马老师本来已经病得很重了,我几次劝他去医院,可他总说 去医院耽误时间……”

马祖光7月15日去世,可就在7月11日的晚上,他还给和他一起创业的老教师王雨三打电话。王雨三一提起这件事就泣不成声:“马老师在电话里对我说,希望我参加这次教学计划的修订工 作,在教学上辅佐一下年轻教师,把他们带上来。他说,他还亲自拟定了一份教学计划,下周一起讨论。他对专业在 21世纪前30年内如何发展,均有设想。我们在电话里谈了很长时间……他嘱咐又嘱咐,就是对学科发展放不下心,我万万没想到这竟是 我最后一次和马教师交谈……”

保姆小马说: “马老师是累死的,每天都要看那么多书,还不停地写 ,什么人能受得了!”有时小马给马老师打来一 盆热水烫烫脚,忙碌的马老师连这点时间都没有。一盆热水凉了,小赵就再加一点热水,催他好几次,还不见马老师脱鞋子 ,最后也就不了了之了。有时马老师看书或者与学生谈话,该吃饭了,老伴叫了几次,他还是不到饭桌上来,老伴有时也很 生气:“老马呀,你吃过饭再忙不行呀,都热了 好几次了。”马老师不愿惹老伴生气,这才匆匆 吃上几口,又开始忙碌起来。

去年春节过后,马老师因为劳累心脏发玻家人劝他去医院住几天,马老师不愿意去,他说大过年的去了还要麻烦医生、护 士,自己心里过不去。这样一直拖到正月十五,马老师才住进医院。医生生气地责问马老师怎么来得这么晚,再晚一个小时 就可能有生命危险了。住院期间,

马老 师还不忘读书学习。护士经常进来告诫他,好好休息吧,现在不能太劳累了。马老师笑呵呵的对护士说好,好,把书收起来 。等护士一出去,马老师又认认真真地读了起来。

“马老师一辈子都是个学生,他总是有一种危机感。”老伴说。有时家人劝他,身体这么不好,就多休息休息吧, 谁也不能一天就做完所有的事情。马老师总是笑呵呵地说:“明天还有明天的事呀。”

7月14日去北京之前,他连续参加了几天的硕士生论文答辩。中午吃了个盒饭,晚上持续到 了7点多。回家了还要工作到午夜。近一个月来他的心 脏非常不好,已经联系了住院却始终没时间去,同事们都很担心,但谁也劝不动他。

在马祖光的履历上写着这样的话:

——马祖光长期从事激光介质光谱、新型可调谐激光、非线性光学及应用研究, 取得一系列创新性成果,在国际上有一定影响。他在国际上首次实现激光振荡10项,观察到新荧光谱区17个,新非线性光学过程7个。

——马祖光共获国家自然科学四等奖1项,部级科技进步一、二等奖9项,发明专利1项,并发表主要学术论文 141篇,被SCI、EI录用 71篇,引用51人次,培养博士生27人,编撰著作3部。

……

毋须 面面俱到,在他的灵堂上,来自各单位和有关领导送的169个 花圈,就已充分说明了他的人生。

一代宗师,风骨长存。马祖光教授离去了,但他的办学思想、治学态度、他的敬业精神、他的奉献精 神、他的探索精神、他艰苦奋斗、克已奉公的高尚品德,他的音容笑貌将永远永远留在我们心中。

马老师呵,让 我们再送你一程!

 

 

 

 

本文链接地址:http://www.zgbgwx.com/a/20111217/951.html

(责任编辑:报告文学)

作者申明: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同意"中国报告文学网"网站发表此作品,同意"中国报告文学网"向其他媒体推荐此作品。未经"中国报告文学网"或作者本人同意,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一旦传统媒体决定刊用,请"中国报告文学网"及时通知我。在不发生重复授权的前提下,我保留个人向其他媒体的直接投稿权利。

本站申明:本站全部作品版权为原创作者所有,页面版权为中国报告文学网所有!

热点资讯

评论区

精彩推荐

精彩推荐

纸磨坊文化 | 中国报告文学网 | 纸磨坊图书网 | 麒麟纪实中文网 | 麒麟文学网 |

关于我们 | 版权信息 | 合作伙伴 | 招聘信息 | 业务合作 | 投稿指南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本网站长信箱:zgbgwx@126.com 征文信箱:zgbgwxzw@126.com 投稿信箱:zgbgwxtg@126.com

Copyright(c) 2008 www.zgbgwx.com 中国报告文学网 版权所有

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主办 京ICP备0900800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060170

监督电话:400-618-2066 中国报告文学作家群:100487922 中国纪实文学群148038398 欢迎您的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