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大最专业的纪实作品网站!
纪实中文网 申请入会 文学志 文集出书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作家访谈 >

昆德拉:以中欧为写作语境

发表时间:2011-12-17 20:51 内容来源:新京报 作者:潘小松

1989年夏季号的《当代小说评论》(The Review of Contemporary Fiction)刊登过路易斯·奥本海默(L. Oppenheim)采访昆德拉的文字。访谈的开头,采访人就提到《小说的艺术》中昆德拉对传统采访方式的谴责。米兰·昆德拉对访谈发表前不经被访人过目表示不满。他认为对话双方在给与取的过程中是在就共同感兴趣的话题相互真诚地交流思想。“现在媒体上出现的访谈只是大概记录被访人说的东西。假如不引用原话,(访谈)就不那么严肃……”昆德拉认为一切精确的东西都是在这种大概记录里丢失的。有一次他发现登出来的不只是不精确的东西了,干脆就不是他的想法。跑去抗议。人家对他说:记者引的是你的原话埃“我于是明白了一个简单的道理:一个作家的话一旦被记者引用,他就不再是话的主人。他不再有所说过话的版权。这当然叫人不能接受。”昆德拉后来的做法是:发表前要过目,然后注明“版权所有”。

奥本海默的采访内容很充实,只是因为版权问题不能全文翻译,我这里只能以读者的身份叙述一下。米兰·昆德拉的小说故事大都取材于捷克斯洛伐克,《小说的艺术》里诸多理论问题也往往涉及“中欧”的概念。在奥本海默看来,“中欧”对昆德拉来说很重要。昆德拉自己觉得谈“中欧”这个题目太大,他把范围缩小到小说领域。昆德拉认为中欧有四位伟大的小说家:卡夫卡、布洛赫(BROCH)、穆齐尔(MUSIL)和贡布洛维茨(GOMBROWICZ)。“自普鲁斯特以来,小说史上看不见有谁(比他们)更重要。不了解他们,就无从了解现代小说。”这些小说家是现代派,在探索新形式,“但他们并没有先锋派的意识形态(对进步与革命的信念之类)”。卡夫卡们从来不言巨变的必要,也不认为小说的形式用尽了。“他们只想急剧地拓展小说的形式。”这些作家在美国不太走红,因为美国有自己的“明星”,海明威、福克纳和多斯·帕索斯有着世界范围的影响。

昆德拉并不承认这些作家对自己的影响:“影响我?不,话得这么说:我与他们在同一片审美的屋檐下生活。不在普鲁斯特或乔伊斯的屋檐下,不在海明威的屋檐下(尽管我很崇拜他)。我讲的这些作家们相互之间也不影响。他们甚至相互不喜欢。布洛赫对穆齐尔批评得尖刻,穆齐尔讲布洛赫的话很难听,贡布洛维茨不喜欢卡夫卡,更从不提起布洛赫或穆齐尔。另三位也许根本就不知道贡为何许人也。或许如果他们知道我把他们放到一起会大怒呢。也许放对了呢也未可知。我发明这个明星俱乐部只是为了能在头上看见一片屋檐。”

关于“斯拉夫文化”,米兰·昆德拉给奥本海默的答复是:斯拉夫在语言上有同一性。但是,并不存在斯拉夫文化上的同一性。“斯拉夫文学”并不存在。“假如我的书处于‘斯拉夫’语境,我就自己也认不出来了。这种语境是人为的、虚假的。更精确一点讲,中欧语境是我作品的语境。”在昆德拉看来,即便是中欧语境之类也对把握小说的意义和价值帮助不大。他不断强调:惟一能揭示小说作品意义和价值的是“欧洲小说历史的语境”。奥本海默:“你不断讲欧洲小说,是不是说在你眼里美国小说总的来讲不那么重要?”昆德拉:“你提这个问题很好。我也很费神,找不到恰当的词。假如我说‘西方小说’,人家会说我忘了俄罗斯小说。假如我说‘世界小说’,则又掩盖了如下事实:我讲的小说只是历史上与欧洲关联的小说。所以我说‘欧洲小说’。”昆德拉的“欧洲小说”用他自己的话说不是地理概念,而是“精神”所指;这就包含了美国和以色列:“我所谓‘欧洲小说’指从塞万提斯到福克纳的(小说)历史。”

奥本海默突然想起昆德拉列举的对小说发展史意义重大的作家没有一个是女性作家。“你的文章和访谈里从不提及女性作家。能解释一下吗?”昆德拉:“小说里的性别让人感兴趣,作者的性别则不一定让人感兴趣。一切伟大的小说,一切真正的小说都是双性的(BISEXUAL)。也就是说它们既表达女性的世界观,也表达男性的世界观。作家作为肉身的人的性别是私人领域的事情。”

米兰·昆德拉所有的小说生动地记录了他在捷克的生活经历。当被问及是否想写另一种社会历史背景的东西(比如他熟悉的法国)时,他却没有正面回答,只是说30岁以后开始的创作生涯大半在法国度过,与法国的关系“比一般认为的更紧密”。

关于《小说的艺术》,米兰·昆德拉自认为那不是理论,而是“实践者的忏悔录”。他更喜欢听艺术的实践者谈论艺术。《小说的艺术》的美国版编辑曾经考虑用书的结尾部分“人类一思索,上帝就发笑”作标题,昆德拉却因为个人的一段写作经历用了《小说的艺术》。他曾经写过一本关于捷克小说家万库拉(VLADISLAV VANCURA)的书,书名就叫《小说的艺术》。虽然书写得“不成熟”,“但我想保留过去的一段岁月记忆。”

在结束奥本海默的采访时,米兰·昆德拉留给读者的话是:“到30岁我才开始写作,写了许多东西……我的写作是多方面的。我在寻找自己的声音和风格,在寻找自我。(写于1959年)第一部小说《可笑的爱》写完后,我就确定‘找到了自我’。我成了一名散文体作家,一名小说家。别的什么也不是。”

本文链接地址:http://www.zgbgwx.com/a/20111217/6122.html

(责任编辑:报告文学)

作者申明: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同意"中国报告文学网"网站发表此作品,同意"中国报告文学网"向其他媒体推荐此作品。未经"中国报告文学网"或作者本人同意,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一旦传统媒体决定刊用,请"中国报告文学网"及时通知我。在不发生重复授权的前提下,我保留个人向其他媒体的直接投稿权利。

本站申明:本站全部作品版权为原创作者所有,页面版权为中国报告文学网所有!

热点资讯

评论区

精彩推荐

精彩推荐

纸磨坊文化 | 中国报告文学网 | 纸磨坊图书网 | 麒麟纪实中文网 | 麒麟文学网 |

关于我们 | 版权信息 | 合作伙伴 | 招聘信息 | 业务合作 | 投稿指南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本网站长信箱:zgbgwx@126.com 征文信箱:zgbgwxzw@126.com 投稿信箱:zgbgwxtg@126.com

Copyright(c) 2008 www.zgbgwx.com 中国报告文学网 版权所有

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主办 京ICP备0900800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060170

监督电话:400-618-2066 中国报告文学作家群:100487922 中国纪实文学群148038398 欢迎您的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