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大最专业的纪实作品网站!
纪实中文网 申请入会 文学志 文集出书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作家访谈 >

荒林:精神的意义

发表时间:2011-12-17 20:40 内容来源:天涯社区 作者:水晶钥匙

荒林,首都师范大学文学院硕士导师,<<中国女性主义>>丛书主编,中国女性文学研究室主任.著有《新潮女性文学导引》、《女性独白》(合作)、《两性对话》(合作)、《用空气书写》、(随笔集)《与第三者交谈》(诗集)、《中国百家文学鉴赏诗歌卷》等,现居北京.

??

??

??实验的条件

??

??

?? 动意给荒林写信是在读过他与人合著的《女性独白》之后,直觉中感到她是一个敏感、孤独、前卫、执着的女人,有才华有能力,会让你在与她的交谈中启发智慧的女性。

?? 通过几次电话,没想到她的嗓音那么甜美柔和,完全不像她文字的犀利和思想的尖锐。读过她的诗,诗也冷峻孤傲,阅过她的随笔,随笔也飘忽多思,看过她的评论,评论也睿智泼辣,但那温婉、欢快、细致的语调总是无法让我和那些文字统一起来,她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呢?

?? 我来北京之前,她已给我联系好了住处,当我背包携子来到首都师范大学时,她风度款款地前来迎接。

?? 当她上着休闲尼装,下着及地长裙,披一头柔顺长发,甜美地笑着在傍晚的夕光里出现时,被等候的我一眼认出来了。她也远远的认出了我,招手致意。很快,我们一起来到了宾馆。

??晚上,她和女儿为我和儿子设宴接风,饭后我们在绿树红花的首师园里散步,浓郁的芬芳流溢在我们身边。虽然刚见面我们交谈不多,但却彼此感受着那份默契和喜悦。

?? 第三天我们才一起坐下来,促膝而谈。

?? 她语气轻缓但却非常自足地谈起她的现状:

?? “我现在既充当一个男人的角色,也充当一个女人的角色。虽然上有老下有小,但在没有人瓜分我的时候,我工作起来很愉快。我觉得当我处在一种复杂的关系里面,这种承担就变得很难受。在中国目前这种体制里,一个女人要侍候老人,要侍候孩子,还要侍候男人。但现在我减轻了一份,只侍候老人与孩子,而且父母还能够体谅你,不会打岔子。我是一个喜欢把生活简化的人,我愿意从复杂里走出来。

?? “现在我的观念跟以前不太一样了。当我从婚姻中摆脱出来之后,我想寻找一种生活方式,一个母亲带个孩子这种生活方式在古代母系氏族社会就有的,现在某些少数民族也这样。”

?? 我打断她的话说:“也就是现在的单亲家庭吧?”

?? 她说:“还不完全是单亲家庭,因为单亲家庭总给人一种不安全感。现在的情况不是我找不到丈夫,而是我不想这样做。坚守这样的一种生活方式,我要试一试我到底有多大的承担能力。这样我就感到比较充实,作为一个人也不用去考虑自己是个男人还是一个女人,自由去做,因为只要她可以养活自己和孩子,自己也尽可能求得最大发展。这个前提是条件都具备。一般人很难具备这些实验的条件。到很远的地方去上班对我来说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儿,而且孩子上学安不安全对我来说也是一件值得关心的事儿。如果你和孩子住在一个没有围墙的地方也是很可怕的,这个安全纯粹是一个偶然系数,这个实验也是玻璃罐里的一枝花朵,如果玻璃打破它根本不可能存在。所以一个女人必须先能生活,然后才是实验,对不对?”

?? 荒林的生存逻辑正如马斯洛在论述人的“需要层次论”中所讲的那样,一个人的健康成长,必须依次满足以下不同层次的需要:首先是生理的需要,其次是安全感,然后是接受和给予爱的需要,接下来的自尊、自重或为他人所尊重的需要,只有当这一系列需要依次得到满足,她才有可能追求自我实现的需要。

?? 她接下去说:“还有就是你也不是那么贪婪的一个人。如果贪婪,它又会打破平衡。因为你已经从一个很不安全的情况下求得了一份自由,一个能够实验你的条件,而且你要小心翼翼保护这种平衡不被打破,否则的话你会失去所有的机会,想去试探你自己的机会都没有了。你身处这花花世界,任何一种伤害都会打破你的平衡,所以我们要有好的心态。你自己拿自己想去做一个有意义的实验,但别人不会轻易允许的,你要做到别人不能伤害你。”

?? 此话何尝不是呢?但人生旅途布满了荆棘、暗礁、陷阱,你一不小心就会被伤害,被吞没,谁能时时保持智慧的头脑和愉快的心情呢?但你又不能因此畏步不前,不去选择生活之路。

??

??

??工作的意义

??

?? 很多人认为,一个女人,经历一次不幸的婚姻,是以让她元气大伤。荒林经历过两次婚姻,却仍然心态良好,她视两次婚姻为她的大学。她的样子让我想起垂柳这样一种植物,柔韧无比却又坚强无比。狂风可以把它的枝条吹上天,但只要不脱离安稳的树干,枝叶漫舞倒成了一副惊心动魄的壮丽景观;寒霜也可以把它的枝条冻僵,但只要连结着深厚的根系,枯枝落叶反而会催发 更多生机盎然的新绿。

?? 荒林的初恋构成了她的第一次婚姻。

?? T是她的高中同学,曾以全县第一名的成绩考入省属重点中学,而荒林是插班免考生,他们成了同校同学。当时荒林经常到学校旁边的一小片竹林里去朗读英语,为此T写了篇作文《绿竹》,在这篇抒情作文里,T反复提到了她的身影。一个17岁的少女,情窦初开,在当时那种不开化的封闭的环境,被T热情的文字冲昏了头脑,认为这就是爱情。为了T的缘故,她封闭了与其他男同学交往的全部渠道,直到与他结婚。

?? 结婚后她才发现,他们还是两个没有长大的孩子,几乎没有展开过正常的婚姻生活。当日常的磨擦出现,不断的争吵带来不断的伤害时,荒林才感到现实婚姻的可怕与忧伤。特别是当他们有了女儿之后,她全部的心思都用于工作与女儿身上,在心理与生理上完全自守着,最后他们分手。荒林与T在一起走过了少年到青年的历程,无知、单纯、彼此伤害,然而无辜。这一时期是她孤独无望的时期,也是她的自我慢慢回归的时期。因为爱情与婚姻让她受伤了,让她产生了怀疑。“如果你信任,自我不会出现,自我会消失……爱是信任,是自我的消融,中心移向对方,对方成了如此重要——正是你的生命、你的存在,甚至你不会有一丝一毫的怀疑……如果你不怀疑,思想就停下来了,如果你无法思想,自我会在哪里,又能怎样站得住脚呢?”当荒林的自我出现时,她就有了思想。她对我说出她的观点:

?? “我后来坚定地认为应该有女性的理论和哲学,因为女人生命中那些问题应该获得形而上的阐述。直到更后来,我才意识到女性主义教育中对于男性教育的重要性。”

?? 后来荒林在北大又认识了W,他年长荒林10岁,从年龄上符合了她内心渴望父性的关怀与呵护的愿望,他的成熟与智性深深吸引了荒林这样一个寻求成长的女性,但她对婚姻已心生恐惧,曾试着提出与W保持像萨特与波伏娃的那种关系,让人性与人的生活方式之间达成最大的和解。荒林提出这一设想时忘记了她在中国,忘记了中国男人是被传统思想喂养大的。她对于父式爱情的美梦恰恰是建立在对于父式男性和婚姻生活天真无知的地基上,其结果是,她不但与W进入了婚姻,而且还被要求做一个合格的贤妻良母。于是,生活向她展示了艰辛、劳累、痛楚的全部过程。操持家务,教养孩子,努力工作赚钱,成全传统美德,但就是不能成全自己。正如自由女性主义代表人物玛丽·沃斯顿克拉夫特所说:“女性当其为人女,为人妻、为人母的时候,她的美德便是循规蹈矩地完成这种单一责任。至于生命最大的目标——展露个人才华与个人尊严,则与女人无关。”想一想刚从第一次婚姻的痛定思痛中找到自我的人,怎么可能再一次被婚姻桎梏?怎么可能再一次让自我萎缩湮灭?她是个知识分子,她又开始了怀疑。她在操持家务之后,打开客厅的饭桌,看书、写作,从研究自己入手,研究婚姻生活中的女性,研究文学中女性的痛苦。当她清醒地意识到自救成为必须时,她再次放弃了婚姻。她感到婚姻只能让她经历痛苦,而不能让她成长,不给她健康成长的环境。男人畏惧女人成长,畏惧女人成为和自己一样能够独立面对人生、面对社会,具有独立思考力和行动力的人。荒林只记住了W说的一句让她感动的话:过去我们能好好相处,现在不能了,因为你长大了!

?? 成长使荒林怀疑既定的生活方式,怀疑使荒林付诸探索、实践,也使荒林跨出了一个围城,又一个围城。她感悟说:“人只有在黑暗中才知道自己有多少光明,如果一个人连黑暗的考验都不能经受,能经受什么?”对荒林来说,没有什么风吹折过坚强,没有什么雨打落过毅力,没有什么烈日炙灭过灵性。

?? 玛丽·沃斯顿克拉夫特早在两百年前就大声疾呼地为女权请命:“自由才是道德之母!女人如果不能呼吸自由爽朗的空气,生命力必然会迅速凋落。”两百多年后的今天,还有多少女人在为自由而“浸透了奋斗的泪泉,洒遍了牺牲的血雨”呵!

?? 对于一个不但要维持自身生存,而且还要抚养女儿的女性来说,工作是最基本的自立条件,也是获取尊严的最好途径。荒林切身体会道:“我深知做一个独身女人、单亲母亲,有一份职业是重要的,而有一份自己热爱的职业就很值得庆幸了。工作保证了我和女儿衣食无忧,虽然我们并不富有,但任何时候我们不必因经济向人屈服。而工作着也使我充满信心和勇气,因为除了为稻梁谋,我还有能力谋些别的什么,比如同事之间的友谊,思想,及共享自然的欢悦。同性之间的切磋人生,异性之间的交流感受,与朋友处,一杯茶一束花或一席美食,就有了基本的经济底线,也是很幸福的。”

?? 荒林现在是北京某高校的副教授,这是她大学毕业时选择的职业,多少年来矢志不渝。15年前的夏天,她大学毕业前夕,有人报名奔赴尚待开发的张家界,希望用自己的青春去点亮山区落后教育的黑暗。更多的人选择了较现实的公务职业,当时找到在出版社、报社、和党政机关位置的人欢呼雀跃,只有荒林当时惟一留下来任教于高校。15年后她仍然对自己的选择满意。她喜欢高校优雅的环境和与年轻人互相交流学习的感觉,喜欢从书中感受伟大思想和高尚人格的魅力,喜欢她的职业要求和自我条件的互塑互创。人的高度,有时在他选择职业时就已经奠定了基础,那么再用智慧和汗水一层层添砖加瓦,就会筑成一个人性的高楼大厦。

?? 随着思想的日臻成熟和人性的渐次丰富,她一部接一部的著作也出来了。著有《就潮女性文学导引》、《女性独白》(合作)、《两性对话》(合作)、《用空气书写》、(随笔集)《与第三者交谈》(诗集)、《中国百家文学鉴赏诗歌卷》等,就在最近,我刚刚收到她主编的一本《女性生存笔述》。她从自身经历出发,对女性生存与发展有了敞开性的关注与思考,并把这种关注与思考置入自己的作品。而作品缔建了一个世界,那么这个世界又是什么呢?海德格尔论述道:“世界绝不是在那里的可数或不可数,熟悉或陌生之物的简单聚拢。世界也并非由我们的表象加在这些给定事物总和之上的一个单纯想象的框架。世界世界化,世界的存在比我们自以为稔熟的可触之物的存在,还要丰足。世界绝非立于我们眼前的一个可见的对象。只要死生之道、祸福之路一直激荡着我们,驱我们进入存在,那么世界就永远是不可对象化的……作品把自己置回之所,以及在作品的这一自行置回的过程中涌现出来的东西,我们称之为大地。作品把大地本身移入世界的敞开并把大地保持在那里。作品让大地成为大地。”海德格尔之所以把作品称为人被置回到大地上,乃是给流浪的人一个栖身之所,一个安居的根基,让人在作品里生活和言说,从作品中建立一个完整的世界。所以当一个女人在婚姻里找不到家时,写作也就变成了回家的方式。

?? 荒林的成长经历告诉我们,作为一个女人,特别是一个女性知识分子,安居的形式不只是婚姻,还有写作、读书、工作、理想等等的价值体现,为此,西蒙·波夫娃曾对女性提出了三项建议:

?? 第一,女性必须去工作;亦即应该说到家庭外去劳动,而不是只在家庭内劳动,唯有如此,才能为女性开创潜力,肯定自我。

?? 第二,女性必须努力成为知识分子,成为妇女改革先头部队的一员。

?? 第三,女性可以为社会朝社会主义的转化,贡献其心力。女性在经济上自力更生,然后多从事公益与社会运动,才更能在捍卫社会正义的行动中,展现女性存在自主的意义与传统。

?? 另外,“人”是否有存在的意义与传统,还应看他是否有自主性与自由性。因此,女性也必须不断地追求自由与自主,才能挣脱被男性束缚的“第二性”。

?? 荒林似乎在追寻西蒙·波伏娃的生活方式。她对于中国女性问题的思考和研究,包含着她自己对于中国生活的独特体验,她的实践是思想和生活,知和行双重的统一。

??

?? 精神的意义

??

?? 荒林对爱情与婚姻有一个经验性的推论:在汉文化里,爱情几乎等同于婚姻。而婚姻,几乎就是爱情的杀手。

?? 由于对爱情与婚姻的清醒认识,荒林对生活的质量有自己的价值追求。她温婉地对我说:“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借助相爱的力量去探索自己和世界而不是画地为牢,这样的爱情观,我现在才形成。”

?? 她很信任地对我地谈起了自己对于柏拉图式爱情经历的美好感受,她认为精神向往能对个人产生深远影响,促进一个人向着一种自己也不明方向的高度接近。

?? 对她的精神生活产生较大影响,促进一个人向着一种自己也不明方向的高度接近。

?? 对她的精神生活产生较大影响的Y,是她的一位诗歌老师和批评者。当时荒林刚生过女儿不久,在婚姻中正处于受过伤害之后的空白退避期。

?? 而Y能理解她的诗歌中传达的孤独与忧伤,在心灵上成为她的知音。但她在婚姻中,在情绪的低谷中,不想在自己身上发生任何事,只将Y美化在她的想象中,并借此燃起精神之爱的火焰,照亮在她的人生和诗歌中。有一次Y借开会之机来看望她,她拒绝了现实的面见。她认为这是对所有人负责任的做法。因此他们之间的友谊一直纯洁地保持到至今。

?? Y的出现虽然对荒林的生活状态没有多大改变,但对她的精神状态却有了一个相当大的转变,使她悟到自己在家庭和孩子之外,甚至是在工作之外,还有能力去做一些有意义的事。虽然她当时还不清楚这就是强烈的自我意识,生命意识和女性意识。借Y作参照,荒林开始不断阅读、写作和渴望成功的努力,越来越明显地在超越旧我,建构新我。Y常给她寄来一些汉译学术著作,通过鼓励、暗示与期待,对她施加影响。Y成为了她的一个精神幻象,一个自我认同的标尺,让她从琐碎沉闷的家事中拔出,走向独立的成长之路。

?? 在第二次婚姻受挫后,荒林更专注于事业,一个从事妇女和儿童发展事业的男人H,被荒林作为一种美好男性的理想,同时也是作为一种美好两性关系的理想,在内心热爱着。荒林没有用任何言辞和行动去折损这种精神向往。

?? H的工作方式对荒林影响很大,荒林记住H在开会时对她的启发,记住用我们,我们是一种方式,我们平等、参与、分享。她说在她现在和将来的工作中,H都将是她最重要的参照之一。

??F走进荒林的生活被荒林称之为她生命中橄榄树一样美好的感受和奇迹。

?? F比荒林小10岁,是北京某著名学府的学士和文学硕士。也许是专业跨度使他思维开放,也许是他自己的人生令他善解荒林,也许是他成长于一个相对自由的年代。他们相识的时候,荒林已经历过两次婚姻,是个对爱情有了相当认识的女人,荒林觉得,是因为有了这些认识,自己才有可能懂得什么是欣赏,什么是质量。正如她在文章中所写:“我们所要的是关于人的知识:认识男人,认识女人,认识世界,认识上帝.通过认识男人认识自己和世界,或通过认识女人认识自己和世界,认识是对对象的经历和对自己的再经历。一个由浅入深,由少到多,由感性到理性的过程。”

?? 五月份我到北京的时候,没有见到荒林的这位朋友F,因为他到南方去旅游了。但并没有因为他的不在场,便停止了我们对他带来的一场感情问题的讨论。这种感情作为一个可供探讨的精神生活领域,在场的诗人林珂、杨如雪和我,都坦陈了自己的观点,表达了自己的主张,这些观点或理念或许会对荒林有所启示,或许对她用处不大,但作为一个在现时代里男女关系日渐丰富和多层次发展的现象,我们的讨论还是具有开拓性和浪漫主义色彩的,特别是对于知识女性内心情感世界的丰富宝藏,我们的探讨也许是冰山掀开了一角。

?? 马斯洛把对异性产生的钦慕、惊异、敬畏的感情称为爱情的终极体验,而这种终极体验多发生在健康的.自我实现者身上。他说:“我们在健康人那里看到的爱情,必须用自发的钦慕来加以描述,必须用我们在被一幅优秀的绘画作品打动时所经历的那种感受上的,一无所求的敬畏和欣喜来加以描述。这种钦慕是没有目的的,不求实用的,它与其说是主动的不如说是被动的,它几乎是一种天真而实在的接受。一个敬畏的感受者几乎完全听任于自己的体验,而体验强烈地影响着他自己……有时我们任凭海浪将我们冲倒,不为别的,只为了好玩,此时此刻我们只有一种热切的承受状态,或者更确切些,我们可以将它比作缓缓西下的落日在我们心中激起的那种不受个人情感影响的兴趣,此时此刻,我们除了怀着一种敬畏的心情被动地欣赏落日的余辉而外,几乎不能给它注入任何东西。一句话,自我实现者的爱情可以去寻求最高的个体和人种的本质的完成和实现了。这种人所做的一切事情都来源他们的成长,并且无须努力就可以将他们的成长表现出来。”

?? 对于寻求自我成长和自我实现的知识女性来说,中国现实的婚姻状态太令人压抑了,也太令人痛苦了。但爱情不通过婚姻去实现两性的结合,在中国又似乎有些离经叛道。在中国,谁能独立自在如波伏娃?而荒林的爱情观,是精神层面上的,是男女彼此欣赏陶醉而保持一定距离的美学观念,荒林是典型的柏拉图主义者,如果再进行实质性的零距离的接触,是否仍能明净澄澈如萨特和波伏娃?我不怀疑有那种人性高度的人能实现这种关系,我所怀疑的是中国人是在道德教化中长大的,有多少男性乐于欣赏并接受女人的这种探索?而且不带着私欲和占便宜的心理?荒林的爱情观其实包含着波涛汹涌的人性的翻滚与冲击,在这种颠簸中能领略到高峰的快乐,也会体验到谷底的幽暗,但它最大地激发了人的潜能,使自己成长为一个智慧的而经验丰富的船长,从此横渡茫茫的人生海洋。

??

??孩子也是一个有趣实验

??

?? 当我们坐在宾馆里的小房间聊天时,荒林的女儿典典也颇感兴趣,不时插上一两句惊人的见解。典典是个上初二的女生,个头已经跟荒林一般高了,她除了女孩子的秀美外,眉宇间还透着一股英气和智慧。我到北京的第二天,接近中午时林珂过来了,我们去吃饭的途中碰上了在校园里打电话的典典,就叫上她一起去吃饭。那天她扎着一个与她年龄极不相符的冲天小辫,很另类的样子。

?? 当时荒林不在,林珂跟典典也是第一次见面,就把她当小孩子一样一句句逗着玩,没想到典典那么幽默,在饭桌上把林珂逗得前仰后合。而典典自己却不笑,闷头抓紧时间吃东西。她的饭量惊人,最后我们都停下来看着她吃。即使这样,她也不会让我们闲着。当林珂说她好久没有这么笑过时,顺口说了一句:真是笑一笑十年少。典典就说,你可别再笑了,再笑你妈就来找我算账了。林珂笑着问:我妈怎么会找你算账?她严肃地说:如果你笑成婴儿,你妈还得抱你回去,我不成了罪人了?她这一句又让大伙爆笑起来,奇怪的是她仍然不笑,埋头吃东西。林珂连叫:奇人!奇人!林珂目前正在一家少儿心理教育杂志做主编,刚开始出于职业习惯用对待少年儿童的口吻跟她谈话,后来发现这孩子语惊四座,思想比有些成年人还成熟丰富,就不再小看她,开始用成年人的口吻与她交谈。我在一边听,也觉得这孩子让荒林培养得真不简单,小小年纪就自称是个女权主义者,并说自己将来想当个哲学家。

?? 午饭后荒林赶过来,我和林珂交口称赞典典,荒林就讲起典典给她的朋友们以深刻影响之事。

?? 她说:“我把教育孩子当成很重要的一件事儿,这样孩子就像一棵小树一样成长。其实我对孩子很严,我的孩子很怕我。因为她的缘故,让我的另一个朋友怀上了孩子。我的一个朋友从美国回来不想要孩子,我说有个孩子很棒的!我说今天中午我们跟我的孩子一起去吃饭,结果一个小时就把她说服了,以后她就打电话通知我她已经有孩子了,并请我和我的孩子吃饭,庆祝她有了孩子。”

?? 林珂释然:“昨天我就很惊讶,怎么你的女儿让别人怀上孩子?(众大笑),我都不敢说话,脑子里就在快速飞转,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 荒林接着说:“我这个孩子已经变成一个公共的实验了。因为这个朋友是学外语的,从国外回来,我们在一起就商量要这个孩子的事。后来她就读我的朋友的研究生课程,大家都说这个孩子一定特别聪明,在肚子里开始学习。”

?? “这个孩子现在已经成了我们的集体策划,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事儿,我愿意做这些事儿,她也挺配合的。有一次她向我转述她丈夫的话说,如果这个孩子出来的话,第一句话应该说:中国妇女解放万岁!(众大笑),如果她是个女孩,就说:我们就是妇女解放的成果!

??"有次她穿着孕妇服,挺着大肚子走来,我摸一摸,告诉她如果是双胞胎,就送一个给我。其实这是开玩笑,她肯定舍不得。现在这个产品绝对是共同体验的结果。

?? "我还有另一个美妙的想法,现在不都是独生子女吗?我们可以换着教养孩子,让孩子体验不同的家庭生活和教育观念;这样孩子再选择他们比较有益的生活环境,学习环境,大人之间也可互相切磋改进,这样的成长可能对孩子更健康、更理想。当然,这种方法只能在比较要好的朋友之间试行。这样孩子见多识广了,父爱母爱也博大起来了,不是一举两得吗?"她说着笑了起来。

??我对她的这种创意极为赞赏。母爱本来就应该是一种毫不自私的,只讲奉献不求索取的感情,她由爱自己的孩子扩展到爱朋友及天下所有人的孩子。正如冰心所赞美的那样:“母亲的爱”打千百转身,在世上幻出人和人,人和万物种种一切的互助和同情。这如火如荼的爱力,使这疲缓的人世,一步一步的移向光明!

??

本文链接地址:http://www.zgbgwx.com/a/20111217/6014.html

(责任编辑:报告文学)

作者申明: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同意"中国报告文学网"网站发表此作品,同意"中国报告文学网"向其他媒体推荐此作品。未经"中国报告文学网"或作者本人同意,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一旦传统媒体决定刊用,请"中国报告文学网"及时通知我。在不发生重复授权的前提下,我保留个人向其他媒体的直接投稿权利。

本站申明:本站全部作品版权为原创作者所有,页面版权为中国报告文学网所有!

热点资讯

评论区

精彩推荐

精彩推荐

纸磨坊文化 | 中国报告文学网 | 纸磨坊图书网 | 麒麟纪实中文网 | 麒麟文学网 |

关于我们 | 版权信息 | 合作伙伴 | 招聘信息 | 业务合作 | 投稿指南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本网站长信箱:zgbgwx@126.com 征文信箱:zgbgwxzw@126.com 投稿信箱:zgbgwxtg@126.com

Copyright(c) 2008 www.zgbgwx.com 中国报告文学网 版权所有

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主办 京ICP备0900800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060170

监督电话:400-618-2066 中国报告文学作家群:100487922 中国纪实文学群148038398 欢迎您的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