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大最专业的纪实作品网站!
纪实中文网 申请入会 文学志 文集出书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热书聚焦 >

《书城》:因为曲高 所以和寡

发表时间:2011-12-19 16:45 内容来源:深圳新闻网 作者:深圳新闻网

《书城》封面

报刊亭再见《书城》竟有故人重逢的悲喜交加,从它第三次休刊到复刊竟然又是半年的寒冬。再见它时,竟不再有以往的风华。一本杂志从它出生到今天,这是它的第14个春秋。在未来依旧飘摇的前路中,不知它是否会再次倒在途中?

历尽艰辛 曾经《书城》路

作为一位长期购买阅读人文类杂志的读者,张耐冬现在已经不再看《书城》了。一直没有脱离大学校园环境的他曾经关注过《书城》、《万象》,因为种种原因,现在只坚持看《读书》。

“现在基本不看《书城》,学校报亭摆放这份杂志时,就扫个封面。已经对它没什么兴趣。个人认为《书城》不如《读书》。每期杂志缺少一个明确的框架,不像《读书》。每次我只要从它的‘编辑手记’开始看起,就能大体明白这期杂志他们的主题纲领,编辑为什么选择这些稿件组在一起。”

即使遭遇尴尬,《书城》也跌跌绊绊走过13个春秋。经历了三起三落后,最近一次复刊的《书城》秉承“有思想而不艰涩,有趣味而不肤浅,有见解而不偏激”的主张,不再追捧小众文化,选择大众路线。

回顾《书城》以往的历史,也遭遇若干次转型。1993年,《书城》创刊。由现代文学研究专家倪墨炎主持,当时《书城》的撰稿人有舒芜、萧乾、金性尧等老文人。“资料比较丰富,写手多为名家”成为当时《书城》特色。5年后,《书城》由上海三联书店经营,进入了陈保平时代,走轻松锐气的路线。张爱玲、村上春树、伍尔芙的名字,取代了鲁迅、周作人,内容涉及经济、法律、建筑、艺术、电影等。人们用“小资”的标签给《书城》打上记号。《书城》的精神气质也更符合其杂志所在地的海派作风。此后不久,《书城》遭遇第一次停刊。

2001年底复刊的《书城》,注入21世纪报系的资金血液,编辑人员上引进了当时已在集团麾下的沈灏。当沈灏浓重的个人色彩开始在《书城》上涂抹时,那个长满了绿色藤条头发的女人(复刊后的第一期封面)也许并不如当时人们所期许的是生命力的象征。在今天看来,她本就是个怪异的混合体。也许是因为沈灏之前成功打造《城市画报》的经验,人们对他所在的《书城》充满了希望。

果然,沈灏时代的《书城》开始扭捏地走上学习美国人文杂志《纽约客》的道路,所谓“城市阅读”,提倡“文字之美、思想之美”的口号在那时喊起来。但起初定位为一份人文杂志的《书城》却没有《纽约客》的高调,也少了几分《城市画报》的热闹。

曾为《书城》撰写文章,如今也是杂志创办人、杂志主笔的许知远谈起那时的《书城》,他说道:“那是一份自由而有点轻佻的杂志,适合年轻人阅读。”

众说纷纭 读者话《书城》

《书城》的老撰稿人薛泳的批评干脆认为《书城》第三次停刊的最大责任在于编辑部的办刊方针——把“文人”当“人文”。“没有自己的调查记者,没有深入社会的基层,只是几个编辑坐在那里,找些气味相投、‘有层次’的人来写稿,有时不免风花雪月。特别是一些名校名人的文字,于老百姓无关痛痒,他们还是在那里兴致盎然。久而久之,就脱离了社会。”正如令狐磊在多年前预言般写道第三次《书城》停刊前编辑问题的症结:“在沈灏们带领下的《书城》看来,似乎仍然在追求轻化文字的《城市画报》路向,这在成为中产以致超脱‘小资’成为读书人共同的欣赏标准的‘旗手’刊物显得的确是太轻了。”(“奔向纽约客:关于新《书城》的理性观察”,2001年9月19日《磊周刊》)

复刊后,一位叫杨雨竹的读者来信写道(见2006年12月《书城》):“个人认为,新城不如旧城。”对复刊后的《书城》:“以前的文章更针砭时弊,更一针见血,而且每期一个主题,邀三两名名家共同探讨,从不同角度认识问题。现在的文章没有以前的文章精彩。”

英雄各有所见,不必尽然相同。但是,在《书城》改改停停的过程中,读者的流失却是不可挽回的损失。在变来变去的过程中,杂志也丢掉了自己的定位。一会儿从小众风雅到大众通俗,一会儿从精英案头到百姓枕边。杂志最后只有身份的尴尬。其实,读者是最不应该混淆,应该定位准确的,每个杂志都应该有自己独特的读者人群。正如《读书》锁定学院读者,《书城》是不是应该在茫茫人海中确定自己的知音?

许知远想得更多一些:“北京没有纽约的读者外部环境,同样也没有相应的作家队伍。中国作家还不习惯写非虚构作品。作为对一份杂志而言,主编以及编辑人员是起到决定性作用的。杂志其实是主编意志的延伸。”

对目前仍然处在挣扎阶段的《书城》而言,争夺停刊时被瓜分的读者也许真的不是首要的事情。“时间是最重要的元素,很多东西最终成功,不是因为它编辑得多么出色,而是因为它活了下来。”许知远说。

 

新发行渠道能否救《书城》

复刊后的《书城》以网络销售和地面发行两种方式上市。除了邮局征订和书店销售的常规手段之外,新《书城》将在99网上书城进行独家网络销售。

人民文学出版社发行部主任李春凯谈到:“严肃的思想类杂志发行应当锁定它的目标人群。通常这一类的杂志的目标人群是大学生和高校老师。因此,大学周遍的书店、报亭是重点投放的销售点。锁定销售网点,确定发行渠道,才能避免做无用功。”

《书城》的执行主编黄育海把《书城》的经营归结于发行。因而,他希望多渠道的销售能改善杂志的销售状况。

其实,销售也罢,内容也罢。究其根本还是作为小众读物的思想人文类杂志,在中国缺少必要的人文土壤,而这是中国真实的人文环境表现。“大街上尽是餐馆,而不见书店,人人都想迅速致富和娱乐,对于思想缺乏兴趣。所以知识分子的坚持变得更难能可贵。”许知远说。 (春秋)

链接

《书城》的三起三落

1993年《书城》创刊,属于上海市新闻出版局主办管理,运营资金全额拨给,发行量三四千册,远远支撑不了自身的成本支出。之后,《书城》转至上海三联书店主办,每年亏损二三十万元。

2000年,《书城》因为市场反响不好黯然退常为解决财政问题,三联书店于2001年11月引进21世纪报系的资金和人员复刊。

2004年底,《书城》非但没有实现赢利,相反已累计亏损300余万元,对于这本“看不到前景”的杂志,21世纪报系选择了放弃,《书城》再次遭遇停刊危机。

2005年在北京四家上市公司的赞助下,《书城》又勉强维持了一年。

2005年12月,21世纪报系退出《书城》,《书城》宣布休刊。

2006年年初,《书城》由上海三联书店的主管部门解放日报报业集团接手。

2006年6月,《书城》复刊。

[相关阅读]

人文期刊小搜索

在众多的老牌读书类期刊中,《读书》出道最早,1979年4月,《读书》创刊,出刊至今近三百期。它是当下惟一一种可以在大街小巷的报摊上很方便买到的读书杂志。进入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后期,《读书》杂志也不再那么风光,买的人多是老读者,有人抱怨《读书》没过去好读了,太深沉了。据悉,现在的销量为10万册左右。

《天涯》(月刊)的真正生命从1995年韩少功接手杂志开始。“改刊号”强大的作者明星阵容足以说明《天涯》撰稿人的高水平。此后,《天涯》的编辑思路实现了由单纯的文学到“大文学”、“大文化”的转换。这种变化有鲜明的时代烙印,也与当时文化界的思想分化如出一辙。《天涯》的转型,浓缩着中国社会、思想与文化观念的变化。自此,杂志在读者中获得了“北有《读书》,南有《天涯》”的赞誉。

《书屋》(月刊)由湖南教育出版社、书屋杂志社出版,有人说近年《书屋》风头之劲,几乎要超过老牌的《读书》了。读书类期刊原来三联韬奋书店最全,现在只剩《书屋》一种,而且常出现在排行榜上。

《万象》杂志1998年创刊,依托辽宁教育出版社,1999年为双月刊,从2000年起改为月刊,奉行着奉献思想美文、雅趣小品,满足广大读者的不同阅读情趣的编辑思想。不过,发行量也并不很大,2004年初也曾传出停刊的消息。

 

 

本文链接地址:http://www.zgbgwx.com/a/20111217/5939.html

(责任编辑:报告文学)

作者申明: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同意"中国报告文学网"网站发表此作品,同意"中国报告文学网"向其他媒体推荐此作品。未经"中国报告文学网"或作者本人同意,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一旦传统媒体决定刊用,请"中国报告文学网"及时通知我。在不发生重复授权的前提下,我保留个人向其他媒体的直接投稿权利。

本站申明:本站全部作品版权为原创作者所有,页面版权为中国报告文学网所有!

热点资讯

评论区

精彩推荐

精彩推荐

纸磨坊文化 | 中国报告文学网 | 纸磨坊图书网 | 麒麟纪实中文网 | 麒麟文学网 |

关于我们 | 版权信息 | 合作伙伴 | 招聘信息 | 业务合作 | 投稿指南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本网站长信箱:zgbgwx@126.com 征文信箱:zgbgwxzw@126.com 投稿信箱:zgbgwxtg@126.com

Copyright(c) 2008 www.zgbgwx.com 中国报告文学网 版权所有

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主办 京ICP备0900800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060170

监督电话:400-618-2066 中国报告文学作家群:100487922 中国纪实文学群148038398 欢迎您的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