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大最专业的纪实作品网站!
纪实中文网 申请入会 文学志 文集出书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文学馆 > 散文 >

怀念祖父

发表时间:2011-12-17 02:01 内容来源:且听风吟原创网 作者:萧萧疯子

好想有个家,一个不需要多大的地方

这歌唱得心里不是滋味,听着也颇为无奈。如浮萍一样在岁月中漂泊了多年,家在记忆中早越来越模糊,而今也只是残留着一点儿时的珍藏了。

记得祖父在世,祖孙三人相依为命,虽然清苦,但至少日日相对,也不觉孤单寂寞。可能是孩提时容易忘却烦恼的缘故,因而记忆中愁苦无几,欢笑尤多。即使是在父亲去世,母亲离家改嫁时也仅只是受了委屈一样只苦得片刻便作云烟了。反而是祖父扛住了我们生活中所有阴云,用他的容颜苍老、心身疲惫换来了我们童年的纯真无忧。如今想起来,那时真是不孝至极了。

祖父的爱也是在走过了许多路,经历了很多风尘之后方明白透彻,然而也更加的思念祖父,不仅仅是因为愧疚,还有我对他的怀念。幼时太过无知,怎知道亲恩情重?!而今再次忆起,可要追悔莫及了。

有时总在问,难道世事真地如此吗?想了很久也想不明白,也没人给我答案。

那年冬天,突然来场罕见的大寒,整个自然被冰凌摧残得支离破碎,即使是坚强的松柏也不得不弯了腰、折了枝干。家门前那棵老梨树也终于经受不住,倒在了一个悄无声息的夜晚,砸了邻家的瓦片。那时候,祖父身体开始虚弱,在这严寒里惶惶度日,而老梨树的猝然倒下岂不是预示着祖父的暮年命运吗?我不是迷信的人,但总是提着心的生活。那时正是高中,在学校的时候,必须每日打个电话回家问一下,然而别人家的电话终究是别人的,不是自己的,也因此在我的一再要求下,家里终于装了电话,也没必要低声下气请别人去通知祖父接电话了。后来干脆回家了。那几天里也许是我和祖父走得最近的的时候,他像个小孩一样被我照顾,现在回想着,当时看着他浑浊的目光与迟暮的老态,忍不住泪流满面。

那个冬季很平常。现在看来,那也许是上苍的一个玩笑,就这样愚弄了我,然而却也让我胆战心惊。祖父平安度过的同时我也放下了悬着的心,要开始学习,再一年就要高考了。我知道祖父对我期望很重,只是我还没有考上大学祖父就永远的辞世了。真是讽刺!高考那年的早春,祖父依然无险的走过了严寒,却在这个万物复苏的早春走了,居然也是在一个夜晚,走得悄然,也很无奈!这一切很漠然。

祖父的去世让我无措,已经记不清楚葬礼那几天是如何走过来的,在每日操心丧事之后,只知道要在祖父的棺前烧香,然后静静的沉沉的思索一些我原来不可能接触的事情与责任。或许也是在发呆,因为我根本不知道怎样处理。一个人失去了昔日里的庇护,而那些责任与重担却突如其来,让你不知所措!这时候,你才明白,那些你不明白的东西是如此沉重,至少也并不如你想象的那样轻松!

四年已经过去,在好心人的帮助下,我读上了大学,可祖父知道吗?

夜寒深重时总想起你过去的点滴,可为什么你的身影总也看不真切呢?难道我早忘却了有关你的所有记忆?我惶恐不安,也不敢相信,我知道我不会真的忘记所有关于你的记忆,因为那留给了我太多沉重的东西。或许是被我潜意识的忽略将它尘封了罢。毕竟都是些不人卒读的片段,是文字无法宣泄的感情。

是啊,为了掩藏自己的脆弱无助,我不敢触摸深藏心底的记忆,害怕潮涌而来的愧疚将我浸渍在悲痛中难以自拔,这都会让陌生人明白:我,原来如此的不坚强。

是的,我明白:我不敢,是真的不敢,为了自己在生活中显的独立,为了漠然回应陌生人冰冷的眼光,更是为了保护自己,我都不敢,也都不会触及那些片段。

就让它尘封了罢,其实,一个人静静地品这不小心逃逸出来的淡淡的哀伤早已足够,因为祖父曾用他的一生告诉我,要坚强的生活。孤独也罢,寂寞也罢,不就是这么一回事吗?!

如记忆果真可以尘封,那么,一切的一切,都变的毫无意义. 当伤痛袭击你,势如破竹. 一瞬间,世界仿佛悄然静止; 一刹那,沧海桑田...

迟早,我也会死的,一杯黄土而已,我如此怀念我的祖父,可是,我死之后,祖父在哪里呢?生命果如过客匆匆,没有痕迹啊!!!

本文链接地址:http://www.zgbgwx.com/a/20111217/3379.html

(责任编辑:刘水晶)

作者申明: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同意"中国报告文学网"网站发表此作品,同意"中国报告文学网"向其他媒体推荐此作品。未经"中国报告文学网"或作者本人同意,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一旦传统媒体决定刊用,请"中国报告文学网"及时通知我。在不发生重复授权的前提下,我保留个人向其他媒体的直接投稿权利。

本站申明:本站全部作品版权为原创作者所有,页面版权为中国报告文学网所有!

上一篇:21寸的纸鹤

下一篇:一日看青岛

热点资讯

相关资讯

评论区

精彩推荐

精彩推荐

纸磨坊文化 | 中国报告文学网 | 纸磨坊图书网 | 麒麟纪实中文网 | 麒麟文学网 |

关于我们 | 版权信息 | 合作伙伴 | 招聘信息 | 业务合作 | 投稿指南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本网站长信箱:zgbgwx@126.com 征文信箱:zgbgwxzw@126.com 投稿信箱:zgbgwxtg@126.com

Copyright(c) 2008 www.zgbgwx.com 中国报告文学网 版权所有

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主办 京ICP备0900800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060170

监督电话:400-618-2066 中国报告文学作家群:100487922 中国纪实文学群148038398 欢迎您的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