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大最专业的纪实作品网站!
纪实中文网 申请入会 文学志 文集出书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文学馆 > 散文 >

刘嘉棫:角落里的成长

发表时间:2011-12-17 02:00 内容来源:约稿 作者:刘嘉棫 按语:李迎兵

按语:刘嘉棫是一个独立性很强的高中女孩。她在贵阳上学,一直住校。记得有一次,我在贵州和她父母交谈,就提到她小时候的故事。父母忙,她站在小板凳上在灶台上炒菜做饭。她父亲说,她六、七岁,菜都炒得半生不熟,但他一边吃着一边泪都要流出来啦。正因此,嘉棫很早就有了生活的意识,也才有写作上的许多收获。在嘉棫《角落里的成长》就体现了她内心柔弱的一面。她父亲还说,嘉棫练过跆拳道,有时还保护弟弟妹妹。她外表清秀,内里刚柔并济,尤其在文字里充满了青春的活力和成长的叹息。她的生长,不仅仅是外在的,而是内里的,不断地走向成熟。(李迎兵)

天色逐渐暗了下来,忙碌了一天的躯体正在竭力地往家的方向行进着。我站在窗口,蹲在角落,静静地看着一切。

清晰可见,对面窗户透出的橘黄色暖光。那样宽阔的空间里,又是怎样的幸福画面。我并不喜欢书画类的东西,尽管会有人认为我是个没品味,没内涵的人。不过这样也好,至少可以不与那些假正经的人同流合污,玷污了那高贵圣洁的艺术品。然而此刻,我爱上那温馨的画卷。但是却只是别人的,角落里的我,仅是一个观赏者,只是一个人,在角落沉吟,痛苦,仅此而已。

房间不用开灯也可以将一切看得清清楚楚,我才明白所谓万家灯火的意义,即使现在理解错误,我仍相信,属于别人的温暖我也有可以拥抱到一丝余温。在这个角落里,我忘记了妈妈炒过的那些美味佳肴,开始渴望能回到他们身边,像以前那样,就算每天见面时间不长,也始终在一起。我愿承认我是个贪婪的人,想拥有着所有的幸福,然而现在的我只能在角落里独自哭泣。

我把坚强丢了,恐惧占据了我的心,它颤抖着,任我沉沦下去。

回想着曾经我是如何离开父母,如何远离我的朋友们,又是如何冷落着有助与我的人……我能听见有人说我是如何的冷血,但可笑的是,眼泪划过脸颊,无论是难过还是嘲弄,事实是我并不能坚强地面对这一切。

忘了是哪一首摇滚唱出了“Be tough!"的字眼,想激励每个人,可是能真正体会到的又有几个。我爱听着摇滚有几分疯狂的感觉,可是也有很多人说,别让重金属占据了自己的生活,那样像个傀儡。我不是不知道,或许那并不适合我,可它毕竟能让我感觉我存在着,算是一种依赖。在角落里,它能让整个世界喧闹起来。

有时候在属于自己的角落里,幻想着明天的自己身在何处。我会看见站在阳台沐浴阳光,一脸恬静的自己;会看见在拥挤的人群中找不到方向的自己;会看见伫立在海边,迷茫的自己……回过神才明白自己在无故的心情低落,角落已成谷底。

不要回头看,我始终这样提醒着自己。回头只会徒增悲伤,那些过往只能藏在心底,自己体会才会美丽。可是当自己忍不住回头看时,竟发现我未放在心上的还有很多,心里的角落缺失了太多。是否适时的回头也能给自己带来一些快乐,找到所缺失的那一部分。

会把自己的世界无端的封闭起来,将自己的信仰高高举起,坚持着自己对这个世界的看法,在自己的角落里,自己做主。也是因为这样的固执,我得罪了太多人,我听不进别人的话,我不在乎别人的感觉。那又怎样,我就是这样,我的角落里,不需要留下任何人的足迹,因为那仅属于自己。尽管自私,但是我愿背负这样的骂名,留着自己的一方净土。

玫瑰花安静的盛开,紫罗兰安静的谢了。野草安静的蔓延,一丝沉没与压抑,却是一种独特的品味。我喜欢这样的优雅,与那不言不语的生灵有所交集。它们总是香气四溢,即使是个封闭的角落,但是它们从不打扰任何一个角落的宁静,只有陪伴。来去无声,留下的脚步却意味深长,让人挂念着何时它们再归来。于是,角落里也不再没有牵挂。

我不擅长颓废,可角落里的世界总让人颓废着,忘记自己该做些什么,又或是做什么都不对。颓废并不是个词汇,而是个真正的感悟。这时不明白何为伤年已漠,安静的任其侵蚀着自己,颓废过后仍是角落里孤独的自己。

无人问津,我在角落里。这里是阳光照不进的地方,没有晴朗的天空,所以我开始不会笑,也无心笑。我仍然能够看到月光,因为思念,它被注入了浓郁的感伤,我将它自私地搂在怀里,有了几分安心,却仍旧冰冷。一缕月光透过漫天的繁星照进心底的最深处,动人心弦,却仍旧孤独。

有人说落叶看似飞翔却在坠落,就像是自己的心情,若是越开心就越难过。飞翔固然美丽,可是却离开了耐以生存的树,这个落叶的季节,又给这样寂静的角落增添了些许悲伤。看它渗透进土壤,曾鲜活的生命如此化为乌有,就如看见角落里的自己离开这个世界那一瞬,难过也无法告诉这个世界。

生活在一个告别的时代,在一起的人总会受到伤害,然而角落里不需要和任何人在一起。只能容纳一个自己,不必与谁有争执,不必拥抱着任何人来温暖自己,更不必与谁说再见。生活就像一列班车,永远不知道在去终点的路上会发生什么?有的人中途上车, 有的却下车, 可真正陪你的有几个?

而那个自己总是置身事外,不会听见再见这样的字眼,减少了一部分别人需要体验的盲目开怀后的纠结。不会因为无谓的感情而流泪,渐渐体会到角落里的快乐。

开始迷恋马哈苏德那样的世界破坏者,就像看《变形金刚》时能满足自己心里的破坏欲望。我可能只是个三岁的小孩,还很好奇一切被破坏后内在的到底是什么,即使什么也没有,仍然很期待。但是那样的过程却从不关注,只在角落里等待着未知结果。

午后时分,我在角落,睡得很沉。梦中,不知在何时何地下起了零星的雨,雨滴落河中,我听见那是怎样轻巧的合奏,不被人察觉。宁静很深,我开始清醒。雨后阳光普照,迷雾从身后穿起扣成水滴,干涸混沌此时被击破,世界焕然一新。

清晨第一屡阳光照在身上,暖暖的,我看见角落里的自己在笑,开始羡煞了自己的自由。

我站在窗口,蹲在角落,静静地期待着新的一天。

本文链接地址:http://www.zgbgwx.com/a/20111217/3029.html

(责任编辑:刘水晶)

作者申明: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同意"中国报告文学网"网站发表此作品,同意"中国报告文学网"向其他媒体推荐此作品。未经"中国报告文学网"或作者本人同意,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一旦传统媒体决定刊用,请"中国报告文学网"及时通知我。在不发生重复授权的前提下,我保留个人向其他媒体的直接投稿权利。

本站申明:本站全部作品版权为原创作者所有,页面版权为中国报告文学网所有!

上一篇:兄弟树

下一篇:梦萦百乐门

热点资讯

相关资讯

评论区

精彩推荐

精彩推荐

纸磨坊文化 | 中国报告文学网 | 纸磨坊图书网 | 麒麟纪实中文网 | 麒麟文学网 |

关于我们 | 版权信息 | 合作伙伴 | 招聘信息 | 业务合作 | 投稿指南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本网站长信箱:zgbgwx@126.com 征文信箱:zgbgwxzw@126.com 投稿信箱:zgbgwxtg@126.com

Copyright(c) 2008 www.zgbgwx.com 中国报告文学网 版权所有

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主办 京ICP备0900800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060170

监督电话:400-618-2066 中国报告文学作家群:100487922 中国纪实文学群148038398 欢迎您的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