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大最专业的纪实作品网站!
纪实中文网 申请入会 文学志 文集出书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文学馆 > 散文 >

槐树与碾

发表时间:2011-12-17 01:59 内容来源:原创 作者:憨樵郎

近几次回到家乡,发现有两件事不见了。一件是槐树,一件是碾子。

槐树,一棵虽然枯着的,但仍葳蕤着的槐树。我少的时候,她已经中空着的,只是树上的枝叶还每每泛着绿意。我与我的伙伴,常到其中空且枯着的地方寻找着有关火的理由:因为那时,我们就是用着这棵老槐树枯着的身体,燃以为香,点响我们手中的可以升天的爆竹。

碾子,给我的记忆总是神圣的。我们村两百左右的人家,都离不开这村中的两盘碾子。

记得村里碾屋的底座,是用村中最常见的石头垒成的。两座碾屋一样:低矮、古旧、深沉,永远是一个样子。我曾问过我的父亲,这两座碾屋是什么时候有的?他老人家告诉我,他少时候也问过,都是一样的这种回答。

关于那棵槐树,曾经有一位通事理的教师问过我们村里的长者,想知道她的历史可能有多长。我记的一位须发皆白的老者回答说:没有人知道。

关于那两个碾屋,一直有人打听是什么时候有的。结果都是一样,总有白胡子的老人说他们小的时候也问过这个问题,回答总也是一样:他们的长辈也问过,也是他们少时候就有了的问题。

我记得一点:我们小的时候总是与这老槐树在一起。因为总在这槐树底下玩闹,因为老人们总在这槐树底下讲着过去的故事。

我永远不忘记的一点:我们小的时候总是在这碾屋里渡过。这里边更有许多习以这为常的故事。比如入伏时节,我姐姐会从几家里取水到碾盘之上,再把我放到碾盘之上的水里洗澡,目的是可以让我不惊;比如每到春天或夏天的时候,比我稍大一点的姐姐会拿一筐榆树钱或是榆树皮或是我父亲种着的一种象是麻一样的叫做榆皮的东西,放到碾盘上去用锤子打,为的是筛出一点细粉可以放到诸如地瓜面一类的东西里做出可以下咽的食品来,这正是全家人甚或是待客的口粮。

正是如此,我想念故乡的槐树,想念故乡碾屋。因为毕竟,我在这些回忆着的故事中活着。

记得,也记着。

本文链接地址:http://www.zgbgwx.com/a/20111217/2869.html

(责任编辑:刘水晶)

作者申明: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同意"中国报告文学网"网站发表此作品,同意"中国报告文学网"向其他媒体推荐此作品。未经"中国报告文学网"或作者本人同意,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一旦传统媒体决定刊用,请"中国报告文学网"及时通知我。在不发生重复授权的前提下,我保留个人向其他媒体的直接投稿权利。

本站申明:本站全部作品版权为原创作者所有,页面版权为中国报告文学网所有!

上一篇:榆树

下一篇:夜会美

热点资讯

评论区

精彩推荐

精彩推荐

纸磨坊文化 | 中国报告文学网 | 纸磨坊图书网 | 麒麟纪实中文网 | 麒麟文学网 |

关于我们 | 版权信息 | 合作伙伴 | 招聘信息 | 业务合作 | 投稿指南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本网站长信箱:zgbgwx@126.com 征文信箱:zgbgwxzw@126.com 投稿信箱:zgbgwxtg@126.com

Copyright(c) 2008 www.zgbgwx.com 中国报告文学网 版权所有

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主办 京ICP备0900800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060170

监督电话:400-618-2066 中国报告文学作家群:100487922 中国纪实文学群148038398 欢迎您的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