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大最专业的纪实作品网站!
纪实中文网 申请入会 文学志 文集出书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文学馆 > 散文 >

榆树

发表时间:2011-12-17 01:59 内容来源:原创 作者:憨樵郎

公元1984年8月份的一天,我接到了大学录取通知书,这消息随即在村中传开。那时我走在街上确实有些得意。据我自己考证,我是从我们村走出去的第一个大学生。之所以说我自己考证,是因为我没有听说过别人有作这个考证的,也没有听说过别人考证过的结论会为我的考证结果证否。尽管如此,仍然忘不了当时本族一位长者问我的话:“四儿,听说你考上大学了?”我说“是”的时候还带着十分谦恭而真诚的得意。但后边我听到的却是:“可惜了,你这孩子的身板留在村里种庄稼肯定会出落一把好手”,我分明看见他在说这话的时候,表情是真的是深深地伤感而绝不是我希望的那种幽默。

二十六年过去了,这一幕还经常在我的脑海里浮现。每当不得意的时候,我总会想,是不是这位长者有先觉之明,料知我如果我不出村会有更好的前程。但思来想去,还是感觉我还是比较自知之明的。所谓农活,我大都见识过,而且绝对成不了好手。小的时候,一般大的孩子放学后的第一个作业,是上山拾草或拔猪菜。拾草的时候,我是属于这山望着那山高的一类,背着柴篓满山跑,直到太阳西下,总也凑不满篓系。但我观察到那些只在一个地方一把一把积攒着的同伴却总是能够有多的收获。这也是我后来网名起成“憨樵郎”的原因;拔猪菜我同样不是好手。开始总会去找象马齿苋、苦菜一类的好东西,直到天晚还盖不住篓子底,便会找一棵榆树掳叶子,好歹添成一个满筐,一便走在回家的街上不被人耻笑。

所以直到现在,仍然对榆树有着一种特殊的感情。这不仅来自于他在我不会做农事方面帮我做过遮掩,更重要的是在我的记忆里,它是即是好的饲料,也更是好的食粮。在胶东地方以地瓜为主食的年代,离了榆树必会少了许多美味。有了它,地瓜干磨成的面粉,也能够做出面条、水饺、包子等众多花样的饭食来。所以,这东西也就与母亲、与我们小时候的生活紧密地联系在一起。母亲辈从更老一辈的母亲们那里传承了一个法宝,榆树皮轧成的粉末和地瓜面和到一起,这种混和粉就和白面粉一样的筋道,非常听人摆布。

非但如此,春天刚至,榆树就会挂满钱状的花荚果。这东西生吃就粘糯甜鲜,对于那个吃不饱的年代的孩子,一点也不比现在的街头小吃差多少。更何况巧手的母亲用它来攒饼子、打稀饭、包菜角、蒸菜饽儿,用尽各种方法,获得各种吃食,真会让你体会到“春天来了,日子就好了”的那种企盼。这种生活,一直可以延续到榆树叶儿老到没法再吃的时候。

早就想写一篇关榆树的文章赞美一下榆树,于是便到网上搜了一下关于榆树的诗句,有是有的,但以我的理解,这些诗句往往都透着一种无奈的情愫。“阳春三月麦苗鲜,童子携筐摘榆钱”想必描述的就是青黄不接的情形,“近榆钱兮妆翠靥,映杨柳兮颦愁眉”也只不过借喻女子自恋的心态,“桃花颜色好如马,榆荚新开巧似钱”却巧喻出人类本贪的潜质,“杯盘汤粥春风冷,池馆榆钱夜雨新”也只看到了春天动人的一面,“南枝北枝春事休,榆钱可寄柳带柔”无非表达了一种浪漫的情怀,“乍似榆钱飞片片,湿尽烟花,珠泪无人见。江水添将愁更满,茫茫直与长天远”好歹说出一点多情的忧思。有一个想赞美一下榆树的唐代诗人施肩吾却偏偏在诗题上加了个“戏”字,写成《戏咏榆荚》:“风吹榆钱落如雨,绕林绕屋来不祝知尔不堪还酒家,漫教夷甫无行处。”只有郭诚在《榆荚羹》中赞美的“自下盐梅入碧鲜,榆风吹散晚厨烟。拣杯戏向山妻说,一箸真成食万钱”的味道和蒲松龄在《奂山道上书所见》中描写的“十里烟村花似锦,一行春色柳如腰。榆钱雨下黄莺老,麦信飞来紫燕飘”的景色,还让我感觉到是对榆树真诚的赞美。

不过让我宽心的一点是,不知谁在百度上介绍榆木时,却用了诗一样的语言和情怀,道出了我心中想要的对榆树的那种情感。他说:榆木素有“榆木疙瘩”之称,言其不开窍,难解难伐之谓。其实,不管是王榭堂前,还是百姓后院,都见它的潇潇伫立的身影,豪放爽朗的笑声,点缀装饰的才情。雅俗共赏的老榆木,以自己坚韧的品性,厚重的性格,通达理顺的胸怀,赢得了众人一致的好评和赞赏!榆木与南方产的榉木有“北榆南榉”之称,且材幅宽大,质地温存优良,变形率小,雕刻纹饰多以粗犷为主。是木中的伟男,大丈夫。

其实,榆树让人钦佩的还在于他的生命力,你既可以在行道旁、乔木林、百花园看到它葳蕤的倩影,也可以在杂丛中、沟壑边、荒坡腰、岩缝中见到他挣扎的雄姿。

虽则如此,我对榆树的感情,还是在于它在那个年代助人度饥的贡献。真到现在,也仍然有人和我一样感激着这朴实的物种给人的恩惠。本市竹林寺下有个饭庄,每到春天时节,就会经营一段时日的包括以柳芽、榆钱一类的野菜为原料的传统饭食,按时节前来品味的人也不少,大都和我一样有过吃这种东西的经历。在我看来,这种饭食本身的味道已经没有什么意义,营养也谈不上怎样有效。前来的人只不过在找一种感觉,一种对自已过去生活不能忘怀的感觉,一种通过这种形式一起寻找和品位自身经历的感觉。

本文链接地址:http://www.zgbgwx.com/a/20111217/2868.html

(责任编辑:刘水晶)

作者申明: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同意"中国报告文学网"网站发表此作品,同意"中国报告文学网"向其他媒体推荐此作品。未经"中国报告文学网"或作者本人同意,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一旦传统媒体决定刊用,请"中国报告文学网"及时通知我。在不发生重复授权的前提下,我保留个人向其他媒体的直接投稿权利。

本站申明:本站全部作品版权为原创作者所有,页面版权为中国报告文学网所有!

上一篇:浊世清莲

下一篇:槐树与碾

热点资讯

评论区

精彩推荐

精彩推荐

纸磨坊文化 | 中国报告文学网 | 纸磨坊图书网 | 麒麟纪实中文网 | 麒麟文学网 |

关于我们 | 版权信息 | 合作伙伴 | 招聘信息 | 业务合作 | 投稿指南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本网站长信箱:zgbgwx@126.com 征文信箱:zgbgwxzw@126.com 投稿信箱:zgbgwxtg@126.com

Copyright(c) 2008 www.zgbgwx.com 中国报告文学网 版权所有

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主办 京ICP备0900800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060170

监督电话:400-618-2066 中国报告文学作家群:100487922 中国纪实文学群148038398 欢迎您的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