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大最专业的纪实作品网站!
纪实中文网 申请入会 文学志 文集出书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文学馆 > 散文 >

写给我的外婆

发表时间:2011-12-17 01:41 内容来源:中国文学网 作者:阿刚

外婆是去年仙逝的,今若尚在人间的话,已该是94岁高龄了。

外婆出生于何年何月何地,我无从得知,但我可以笼统的肯定外婆是出生于清朝末年民国初期。

外婆善良贤惠,勤劳朴实,没有一点点修饰(就如我的文字),实为地地道道的山里人。由于外公去世得较早,所以就注定了外婆风雨飘摇的一生……

那个时候外婆尚还年轻,但她并没有再改嫁,一个人担下了家庭的重任,含辛茹苦,默默耕耘……

外婆有三个子女:舅舅,姨妈,母亲排行最小,我记得外婆常常叫母亲的小名为“小梦”。说起来还真惭愧,我连外婆叫什么名字到如今还一无所知,我只知道外婆也姓李。

我更不知道外婆是怎么把母亲他们拉扯长大的,因为在那样困苦的乱世年代,一个女人要撑起一个家谈何容易。但是外婆没有妥协,没有屈降,她还是以她那惊人的毅力把母亲他们从咿呀学语带到成家立业。那个时候人间虽然还不曾有我的存在,但是我可以想像得到,外婆一定在惊涛骇浪中经过了很多挣扎,桑田沧海中踩下了很多深深的足迹。

完成了为人之母的使命,外婆却孤独了,因为舅舅去了很遥远的山东踏入了铁路战线的工作,而姨妈和母亲也出嫁了,就只有外婆一人终日守着空荡荡的屋子,长吁短叹……

由于母亲是嫁在镇子里,所以我们都是镇里人。从我能记事的时候,外婆已经是70多岁的花甲老人了,外婆对我们几兄弟的疼爱,我真的找不到美丽丰富的言辞来形容了。

我还蒙胧地记得,每次外婆来镇子里赶集,总是拄着一根发黑的竹杖,尽管老迈龙钟,却还是坚持每个礼拜来赶集,为我们几弟兄带来连自己也舍不得吃的好东西。

每一次赶集,外婆都会背着一个夹背(背篼),夹背里装着烘干的玉米或玉米壳,每次在集上卖完这些东西换得钱,外婆总不会忘记给我们买可口香酥的米花糖,或者给我们几兄弟一毛钱零花钱,那个时候的一毛钱,可不象现在的一毛钱这么被人不屑一顾和嗤之以鼻……

儿时的我们很是嘴谗,外婆家屋后有一棵上了年岁的板栗树,和外婆一样的沧桑。每年板栗成熟季节,外婆来赶集又会给我们带来炒好的板栗。重阳节前后,当地习俗时兴做糯米粑,外婆也会给我们捎来如雪片般洁白的糯米粑,这些食物在如今也许算不上美味佳肴,但在那个年代对穷苦百姓而言却绝对算得上是垂涎三尺的可口食品。

外婆们那里有着很浓厚的乡土气息,四面环山,中间是田地和人家。每年春暖花开季节,好一派迷人的田园风光,好一幅多姿多彩的画面,简直另人心旷神怡。

每次暑假或寒假,我都是在外婆家度过的。

外婆德高望重,很受别人的尊敬,和邻里相处得很是融洽,我也沾了不少外婆的光,再加上因为我是镇里人,邻里的叔叔阿姨好像把我当成了名门贵族的公子少爷似的,所以他们也很疼我,经常给我好吃的。

时逢月朗星稀之夜,外婆家院子里总会七零八散地坐满了一群和我年龄相仿的小朋友,听外婆讲童话故事和鬼故事,每次大家都是听到意犹未尽才依依不舍地散去……

我喜欢外婆家后面的那座高山,山上松柏成林,苍翠青葱,奇花异草芬芳扑鼻,鸟语花香引人入胜。假使哪位文人****客身临此景,不吟上三句五句的话,那实在是人生一大憾事。

每次上山,我总会打死几只鸟雀或蛇虫之类的小动物带回去叫外婆给我清炖来吃,哈哈,因为嘴太馋,实在抵挡不住野味的诱惑,所以我才不管什么国家响应保护动物的号召了。记得有一次我抓蛇时被咬了一口,忍着痛跌跌撞撞跑下山,一个人藏在猪圈里拼命地吸着伤口流出的血,后来不知道外婆是怎么把藏在猪圈里的我揪了出来的,当时外婆先是一阵沉默,接着便是喋喋不休的埋怨,到后来却是更多的关爱,给我捣草药,为我包扎伤口……

还好,那一次咬伤我的不是毒蛇,否则只怕我命早已休矣!

每次爬上山顶,我就会尽兴高歌狂舞,疯累了然后就坐在那块我喜欢的嶙峋怪石上举目远眺,看世间万物,看人类丑恶的灵魂和尘世的荒凉……

那个时候,农业税收很是张狂,有钱的人家户交公粮款(现金),没钱的就嘿哟嘿哟背上背篼,管你路途遥远与否,也得把公粮交齐,交了还不说,还对你横眉怒目,龇牙咧嘴。那情那景,好像你吃了他的肉饮了他的血,出口就伤人,简直他妈的泯灭了人性。

外婆虽然已经是70多岁的人,但却有一股倔劲,每天照样背着沉重的粮食,走上好几里山路,虽然山路崎岖坎坷,但外婆却坚持不懈,因为外婆知道,姨妈家及我家家境也是一贫如洗,她不想让母亲和姨妈对她有所负累,于是常常瞒着她们偷偷去交纳公粮……

就在外婆即将接近80岁的那年,上苍和外婆开了个荒谬的玩笑,给了她双目失明的厄运,在那个年代想让眼睛重见光明,根本就是痴人说梦,医术落后不说,最主要还是因为经济拮据,所以全家人都没辙了,那情那景,又怎一个“痛”字了得。

仰首垂眉间,时间如白驹过隙,转眼我们都已长大成人,踏入了尘世为自己的前程而奔波,而外婆却也在黑暗中摸索着度过了十多年。

偶尔回故乡一趟总会给外婆买上她喜欢吃的食品,外婆还喜欢喝酒抽烟,但抽的是劣质烟,喝的也是价格低廉的烈酒。有一次我给外婆买了一条好烟,还有一瓶价格不斐的好酒,却遭到外婆一个下午的数落,我真是啼笑皆非,哎!外婆就是这样,天生的苦命,有了好东西也不会去享受的。因为那次给她买的好烟和好酒,她居然放了将近两年,导致烟发了霉变了质,不能抽了,我给她扔掉时,又遭到她的一顿“臭骂”。酒她一直舍不得喝,后来在一次祭奠外公时她把整瓶酒全倒在了外公的遗像前,可以想像,外婆和外公当年一定也是很倾心爱慕的……

每次给外婆点烟,我总是颤抖着双手,每一次却都压抑不了自己的情绪而泪光闪烁,一向坚强的我怎么在外婆面前显得如此脆弱呢?

后来舅舅退休回来,原本还以为可以好好的照顾外婆到终老,谁想舅舅和舅妈却是没心没肝的人,经常虐待外婆,对外婆肆意的谩骂,而外婆却从不吭声。每次母亲和姨妈来找舅妈兴师问罪,外婆却还偏袒着舅妈,不许母亲她们闹事,说什么家丑不可外扬……

外婆,您怎么就这么善良呢?打落了牙齿还要并血吞,您这是何苦呢?要是世人都象您这样,那世界就不会如此的肮脏了!

指望舅舅是无望了,于是照顾外婆的担子便落在了舅舅的儿子(我的大表哥)身上,大表哥属于孙辈,按理来说,照料父母应该是属于儿子的责任,可是看着舅舅这样的大逆不道,大表哥毅然承担了这个责任,大表哥已然成家立业,要养活老婆孩子不说,还接下了照料外婆的负担,此等胸怀,岂是凡夫俗子能有之。母亲和姨妈何尝又看得下去,即使家境贫寒,也常常明里暗里给大表哥一些钱财或物品,聊表寸心,其实母亲和姨妈的心,又有谁知道呢?毕竟母女连心啊!

去年,对我来说是最痛彻心扉的一年,苦命的母亲因病去世,享年52岁。本来不想把这个消息告诉外婆的,可是不知道哪个缺了心少了肺的家伙把这件事偷偷告诉了外婆。

得到这个消息,外婆并没有流泪,因为此刻的外婆已经是蜡炬成灰泪始干了,不难理解,白发人送黑发人的那种心情是何等的悲哀,何等的凄凉。加上母亲本来就是外婆最疼爱的女儿。

也许外婆可以活到一百岁的,只是母亲的去世对她打击实在太大,这对于一个日薄西山的老人来说,怎么还能接受如此噩耗?怎么还有意志力去受此创痛呢?

就在母亲去世不久,外婆也随之抑郁而终,与世长辞。更遗憾的是,外婆去世的时候,我居然没能从上海回去看望她最后一眼。

那天晚上我只是孤独无助地流泪,拼命的抽烟,忘我的灌酒,然后狠狠地砸碎了无辜的酒瓶。为什么好人总有太多的不幸和伤痛,而歹人们却整天伴陪着欢乐共享。同样的世界,为什么要存在着不同的命运……。

也许,这对外婆来说是一种解脱吧!一个双目失明的老人,终日活在无边的黑暗中不说,还要承受着痛不欲生,生不如死的那种感觉,这种心情试问有几人能真正体会?除了我的外婆……

??

外婆的一生,是曲折离奇的一生,也是富有传奇色彩的一生!

安息吧!外婆,您的孙子给您磕头叩首了,希望您在天堂能有一个好的归宿!

本文链接地址:http://www.zgbgwx.com/a/20111217/2645.html

(责任编辑:刘水晶)

作者申明: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同意"中国报告文学网"网站发表此作品,同意"中国报告文学网"向其他媒体推荐此作品。未经"中国报告文学网"或作者本人同意,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一旦传统媒体决定刊用,请"中国报告文学网"及时通知我。在不发生重复授权的前提下,我保留个人向其他媒体的直接投稿权利。

本站申明:本站全部作品版权为原创作者所有,页面版权为中国报告文学网所有!

上一篇:标本

下一篇:乡村的乞丐

热点资讯

评论区

精彩推荐

精彩推荐

纸磨坊文化 | 中国报告文学网 | 纸磨坊图书网 | 麒麟纪实中文网 | 麒麟文学网 |

关于我们 | 版权信息 | 合作伙伴 | 招聘信息 | 业务合作 | 投稿指南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本网站长信箱:zgbgwx@126.com 征文信箱:zgbgwxzw@126.com 投稿信箱:zgbgwxtg@126.com

Copyright(c) 2008 www.zgbgwx.com 中国报告文学网 版权所有

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主办 京ICP备0900800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060170

监督电话:400-618-2066 中国报告文学作家群:100487922 中国纪实文学群148038398 欢迎您的加入!